最新网址:www.236n.co 后缀换成 co
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在诡秘之主考科举 > 正文 第十六章文学沙龙
    “为什么?”听到威廉姆斯的回答,阿尔文感觉有点意外。

    “哦,别误会”威廉姆看到他的表情,笑着摆了摆手说到:“最近普利兹港突然来了许多外来非凡者,他们可不是那么守规矩,你这样的新人现在去参加聚会没什么好处。”

    “好吧………”阿尔文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只是没想到最近普利兹港这么不太平,自己平时要小心一点了。

    过了一会,他又斟酌开口道:

    “那最近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事情”

    威廉姆斯坐直身体,摸索了一下胡茬开口到:“是该给你说一点这方面的事情了,免得那天你一头扎上去。”

    阿尔文也认真的倾听了起来。

    “最近闹的最大的事情就是,6月28日凌晨,“白星”事件,最近北大陆各国,隐藏非凡者突然开始活跃,大多都与这个事件有关”随着威廉姆斯话语传出。

    阿尔文猛然一惊,心底掀起惊涛骇浪:“6月28日,那不是自己晋升,也是克莱恩降临的那天吗,难道是克莱恩降临造成的?不可能呀,这么重要的事情,原著没有记载?女神妈妈可是执掌隐秘权柄的,不可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难道是自己?那就更不可能了,自己只是晋升序列9,蝴蝶效应?发生了一些原著中没有出现的事情?”

    “小子,阿尔文,你在想什么”威廉姆斯叫醒了还在沉思的阿尔文,看着他。

    被叫醒的阿尔文慌忙解释道“哦,我在想“白星”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这么多人上心。”

    威廉姆斯不疑有他,接着说到“我也想知道,有些势力对这个消息都开出了10万金磅的悬赏,啧啧,10万。”

    “还有就是普利兹港最近出现的“疯狂暴徒”不过他对普通人的威胁很大,没有发现是非凡者的痕迹,对了前几天在棕榆街附近,风暴教会的代罚者在那里击杀了一序列9的刺,不过他们好像在那里丢失了一件重要东西。”

    “棕榆街?那是自己居住的附近,那里复杂的地形优势,现在看来倒成了是非之地”阿尔文捕捉到了这个熟悉的词,脑海里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

    “别的就没有什么了,有也距离你太远,知道了也没什么用,这次消息算我送你的,免费!下次就需要支付一些费用了”威廉姆斯摊了摊手笑着对阿尔文说到。

    “谢谢”阿尔文起身道谢。

    “我还需要100发子弹”阿尔文接着说出了自己的需求。

    威廉姆斯转身拿出一个盒子放到他面前的桌子上“9苏勒”。

    “好的”阿尔文从风衣内测掏出1磅递了过去。

    “不找你了,剩下的明天给你换成子弹”威廉姆斯接过钱,随手扔到抽屉里,说到。

    “可以,我就先离开了,我还要去老师家完成今天的练习,”阿尔文起身,起身告别。

    威廉姆斯也准备起身,脱帽送别,却看见阿尔文拿起那杯葡萄酒,一口倒入口中,嘴角一抽,又坐了回去。

    阿尔文走到门口,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回头问“威廉姆斯先生,我一直好奇,你的酒吧怎么没有狗捉老鼠的游戏?”

    “哼,要你管,老子不喜欢那么蠢的游戏,我的酒吧是用来喝酒的,不欢迎那种如同牛饮一般,不懂得品酒的人”威廉姆斯生气的对阿尔文大声说到。

    阿尔文“………”

    “你说归说指着我干什么,你不应该指你自己吗?”

    走出酒吧,上了出租马车,悠米直接上了他的肩膀,对着马车夫说到:“北区”。

    车夫应了一声,马车缓缓而动。

    “刚刚在酒吧没有看见杰克,如果没有意外杰克一伙今晚就会动手”阿尔文用手摸了摸自己腋下的枪袋,透过窗户看向车外,思绪发散。

    出租马车在阿尔文的示意下,停在了杰洛特老师家的门口,不出意外,阿尔文在铁栅栏门外就看见了,老师杰洛特一身园丁服,在花圃里劳作。

    阿尔文走到大门口,在大门上拍了两下,直接推门而入,肩膀上的悠米,也不知道是在他的肩膀上待烦了,还是被老师小院里的景色吸引住了,离开家第一次主动离开阿尔文的肩膀,刚进入小院里就迫不及待的跳了下来。

    杰洛特听到声音,直起身子,看到阿尔文带着一个小猫,从大门走了进来,笑着开口到:“我本以为你下午才会到,不错的猫,你养的?”

    “昨天捡的,好像是被人抛弃了,所以就留了下来,现在看起来好像还不错”阿尔文一边答话,一边走向仓库的位置,准备换衣服。

    “晚上有一场舞会,所以我打算早上过来完成今天的练习,老师今天我需要做些什么”换好衣服的阿尔文,走到了花圃边对杰洛特问道。

    “祝你晚上会有一场不错的体验,那么在此之前,今天早上你需要给这些花浇水,完了我们再做其他训练。”

    中午1:30,完成一系列训练后,和悠米在老师家吃过午餐后,阿尔文拖着疲惫的身体,坐上了出租马车。

    期间就是悠米被枪声吓到一次,再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回到柑橘街的出租公寓,阿尔文打算休息一下,练习会书法,之后为参加晚上罗莎·博纳尔太太的文学沙龙做准备。

    晚上8点,阿尔文乘坐公共马车,准时抵达了茉莉花街17号的罗莎·博纳尔太太家。

    看了一眼,格局典雅的花园和映着灯火的小喷泉池,阿尔文整了整风衣背着画板,跟平时摆摊时的打扮没啥区别,就是肩膀上多了一只好奇四处张望的猫。

    阿尔文手里拿着一个包装还算精美的画轴,走进了大门,刚进来就看见,罗莎·博纳尔太太和她的贴身女仆玛丽迎了过来。

    贴身女仆玛丽看向阿尔文的眼神有点躲闪,阿尔文也不露痕迹的瞟了她一眼,发现对方不敢与自己对视,然后移开了目光。

    罗莎·博纳尔太太,穿着当下鲁恩最流行的女士立领长裙,领口和袖口都有白色的荷叶边和少见的蕾丝,露出了白皙的脖颈和少半边肩膀,而玛丽还是那身女仆装。

    阿尔文把画轴递到了罗莎·博纳尔太太的女仆玛丽的手中,然后行礼道:

    “抱歉,迟到了几分钟。”

    这其实是鲁恩宴会常见的事情,人宁愿迟到一段时间,也不能早到,因为也许主人还在忙碌地做宴会最后的准备,这种时候不适宜招待人,当然,迟到也尽量控制在几分钟之内。

    如果不是原著中提到过这方面的常识,阿尔文肯定会礼貌的早到一段时间。

    “没关系,沙龙还没有正式开始”罗莎·博纳尔太太瞄了一眼贴身女仆玛丽手中的画轴,微笑着摇了摇头。

    在鲁恩这种社交场合里,初次参加对方举行的宴会,必须送主人一件小礼品,其中以酒类最受欢迎,阿尔文不懂酒,中午的时候,打算在威廉姆斯那里购买一瓶他的珍藏,询问了一下价钱,默默放弃了。

    阿尔文看向罗莎·博纳尔太太,见她微扬起了右手,于是上前一步,执起她的手掌,弯腰虚吻一下道:“你的美丽照亮了整个派对。”

    “你的到来同样如此,还有这个可爱的小家伙,它可真漂亮”罗莎·博纳尔太太微笑回应。

    悠米好像听懂了似的,小声叫了一声“喵”

    然后,领着阿尔文穿过门廊,走进大厅,优美的音乐早已在这里回荡。

    前行了几步罗莎·博纳尔太太看了一眼悠米,小声对阿尔文说“要是你换一身正装过来,我一定会认错你,没有人告诉你,你的礼节完全是舞会才会用到的吗?这只是文学沙龙完全可以随意一点。”

    阿尔文尴尬的笑了笑说到:“额!是吗,您知道的,这方面我完全不懂,这还是找人专门请教过的结果,我还是觉得在码头帮人画画更自在。”

    “呵呵,没关系的,今天来了许多文学领域都很有成就的人物,你可以多交一些朋友,这对你很有帮助,对了还有很多不错的小姐。”罗莎·博纳尔太太小声对他嘱咐到,说到最后还对他眨了眨眼睛。

    罗莎·博纳尔太太边领着阿尔文向布置有沙发的厅区域走去,“今天我还请到了一位小有名气的作家,最近很受广泛称赞的《暴风山庄》就是她的作品,她是一个很不错的女士。”

    “罗莎·博纳尔太太,我怎么感觉你是在给我相亲阿!”阿尔文心里无声吐槽了一句。

    “不过《暴风山庄》这个名字有点熟悉啊!”阿尔文皱眉思索。

    “等会可能需要你作画,这可是在众多绅士和小姐们面前展示自己的绝佳机会”罗莎·博纳尔太太看了一眼阿尔文身后的画板,对他微笑说到。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绘画,阿尔文内心是拒绝的,看着对自己一向很照顾的罗莎·博纳尔太太还是没有开口拒绝,微笑说到:“当然!这是我的荣幸。”

    看到门口又有人前来,微微一笑说声抱歉,向大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