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236n.co 后缀换成 co
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在诡秘之主考科举 > 正文 第十五章钓鱼
    早餐过后,收拾完毕,阿尔文身穿黑色薄风衣,拿好钥匙,收起左轮,把《人间悲剧》收入口袋,肩膀上还趴着一只黑色的小猫,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晚上他要去参加罗莎·博纳尔太太举办的文学沙龙,还要应付晚上有可能的危险,所以他决定早上再去杰洛特老师哪里练习一下射击。

    悠米这个小家伙看到自己出门,直接爬到了自己的肩膀上,不肯下去,索性就只能把它带上了,不过在此之前先要去一趟威廉姆斯先生那里,购买100发左轮手枪的子弹。

    “果然锻炼过后的第一天,下楼梯才是最难的”无视掉某猫嘲笑的眼神,姿势怪异的走下楼梯,阿尔文站在楼梯口叹了一口气。

    “咦!那个醉汉不在?不知道昨晚突如其来的暴雨,这位大哥怎么样了,愿女神庇佑”左右看了看没有发现那位醉汉,幸灾乐祸的想到,然后再胸口胡乱点了四下。

    阿尔文迈步向巷口走去,皮鞋小心地远离水洼。微微有些腥味的海风,混杂着泥泞的味道。

    到巷口拐角,突然匆匆跑进来一个人,差点和阿尔文撞上,来人身穿比自己体型略小的亚麻衬衣,一条不知道缝补过几次的裤子,棕色蓬乱的头发,五官普通。

    看到来人,阿尔文眼睛微眯,手不自觉的向腋下抢袋靠近,这人正是蹲了自己几天的醉汉大哥。

    醉汉看清楚来人是阿尔文后,手往腰后缩了缩,又马上低下头说了一句“抱歉”。

    没等阿尔文回应,匆匆向巷子内走去。

    醉汉那瞬间的动作,当然也被阿尔文捕捉到了,人在遇到危险时,会下意识靠近那些自认为保证自身安全的事物或地方。

    用抬起的右手,整了整风衣,没有说话,看着醉汉的背影,心念一动,灵视开启,接着关闭。

    “刀”

    看清楚醉汉腰后的事物后,阿尔文轻轻笑了笑,没有理会,转身走出巷子。

    “鲁恩人,身高在175左右,竟然还穿着杰克昨天穿过的那件亚麻衬衣,呵呵,鱼儿已上钩,看来行程需要改变一下了”经过短暂接触,脑海自动浮现他的信息。

    醉汉转过头准备看一眼阿尔文,发现那个外乡人肩膀上的猫歪着脑袋,一双竖瞳盯着自己,好像在探究什么,这个想法吓了他一跳,再看去时那个外乡人已经拐出了巷子,什么都没有发现,不由自嘲的笑了笑,“呵呵!太紧张了,自己吓自己。”

    随后赶紧跑出巷子,朝着阿尔文离开的反方向棕榆街跑去。

    罗德气喘吁吁的跑到棕榆街,找到了一个手臂环吊在脖子上的男士,快步走上前去。

    断手男子看到罗德走来,两人一起往不起眼的角落里走去,小声开口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按照之前说好的,我们三个人中跟踪最好的你,应该在盯着那个外乡人才对。”

    罗德没有解释,神色急切的说“出了问题,我在巷口差点和他撞上,不适合跟着了,现在需要你去”。

    那名男子皱了皱眉说:“我根本不会跟踪,怕会搞砸,那个外乡人我甚至都没见过他,而且我的手臂还有伤,怕跟不上。”

    罗德毫不在意的说到:“他穿着一件黑色风衣,肩膀上趴着一只黑色的猫,我们现在只需要确定他去了银行就行,如果他去了银行,你就回来,我们三个人晚上就动手,而且我跟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跟丢过,他完全没有什么警惕心。”

    “那好吧”男子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答应。

    “那么他现在在哪里?”男子问道。

    “柑橘街街口,在等待公共马车”罗德回想了一下回答到。

    “我们的经费给我1苏勒,我需要它来乘坐公共马车”受伤男子想到了什么突然开口道。

    听到受伤男子的话,罗德面色一僵,小声说到:“那个钱用完了。”

    听到罗德的回答,受伤男子先是一愣,随即愤怒的,用那没有受伤的手,指着罗德的胸口低声吼道“什么,罗德你干了什么,三天时间你花掉了1磅,那是我们和杰克凑出来的,为此我们都有了负债,你不会拿我们的钱去那该死的赌场了吧。”

    他拿了钱的确去了赌场,而且输完了,但是这怎么可能承认,罗德拍开对方的手,面色不改的说着早就准备好的理由:

    “那个外乡人,不管去哪里,都要坐无轨公共马车,那可是一笔不小的开销,我每天还要吃饭,为了盯住他,我甚至会睡在他家楼下,看看我身上,昨晚我还淋了一场大雨。”

    受伤男子并没有完全相信罗德的话,而是深深看了他一眼,开口“最好是这样,不过这次的损失,在我们得手之后需要退还给我。”

    眼看糊弄过去,罗德马上开口“当然,如果一切顺利你今晚就能拿到。”

    男子瞪了一眼罗德没有说话,向柑橘街的方向快步走去。

    柑橘街口,肩膀上趴着一只猫的阿尔文,在街上的回头率不是一般的高。

    还好公共马车从远处行驶而来,让他远离了被人当做卷毛狒狒观看的尴尬,跟售票员再三保证不会打扰到其他乘,才让阿尔文上了马车,就在马车要走时又上来了一位胳膊受伤的男人。

    那名男子上车之后眼睛扫了他一眼,快步走向了车厢后面。

    对方没有盯着自己,阿尔文也没有注意,拿出书看了起来。

    受伤男子跑的气喘吁吁,终于赶上了公共马车,上了车之后准备确定一下那个外乡人的位置,视线刚接触到那个黑风衣青年,男子肩膀上的猫突然回头,盯着自已,让没有经验的他,吓了一跳,视线赶紧移向别处,坐在车上的二十多分钟,他能感觉到那只猫一直盯着自己,使得他有点坐立不安,倍受煎熬,心里骂道“臭猫,太邪乎了。”

    这一切阿尔文并不知道,他在售票员呼喊中起身走下了马车,下了马车阿尔文径直走向贝克兰德银行,再走进银行时,他感觉到有人注视自己,嘴角微微翘起,没有停下脚步。

    在银行柜台把上次没有用完的钱,又存进去了30磅,除去购买左轮用掉的3磅5苏勒,又给了老师一周晚餐费用,每周1磅,他的银行存款是80磅,身上有16磅2苏勒,因为需要购买训练用的子弹他就多留了一点。

    顺便借用了一下银行的公共盥洗室,阿尔文走出了贝克兰德银行大门。

    为了节省时间他直接租了一辆马车,去威廉姆斯的酒吧。

    走进马车他打开灵视,透过车厢看见了那位注视着自己的人,“鲁恩人种,手臂骨折,穿着有些旧,但还算得体的正装,结合这几天的线索,可以猜测这个应该是罗莎·博纳尔太太贴身女仆的丈夫,嘶!自己这么好欺负?一个残疾人都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跟踪自己?”

    阿尔文身吸了一口气,忍住了拔出左轮,冲下马车,把那个残疾人暴揍一顿的冲动。

    十分钟后,威廉姆斯正坐在椅子上,小口小口品着自己的珍藏,瞥了一眼推门而入的阿尔文,随意说到“看来你和杰洛特那老头相处的还算不错”

    因为悠米拒绝进入这个酒吧,阿尔文只能把它放在出租马车上,一个人进来找威廉姆斯,反正出租马车是计时收费,车夫很乐意等待,前提是给足够的钱。

    阿尔文走到威廉姆斯对面坐了下来,点了点头如实说到:“嗯,杰洛特老师人很不错。”

    “呵,那老头也有被人夸还不错的时候,我猜他肯定让你干农活了”威廉姆斯笑着对阿尔文挑了挑眉。

    阿尔文没有说话,在酒柜旁拿了个高脚杯,一把抄起桌上的酒瓶,拔开塞子,在老头惊愕的目光下给自己倒了满满一大杯,塞上瓶塞,坐在椅子上,学着他的样子小口小口的呡了起来。

    威廉姆斯站起身,心疼的拿起酒瓶摇了摇,看着下去一大截的液体,指着阿尔文:“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跟杰洛特那老头学的,我现在后悔把你介绍给那老头了。”

    “那么威廉姆斯先生,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阿尔文笑了一声,看着眼前的暴躁老哥说到。

    “哼”威廉姆斯眼睛翻了他一下,没有回答坐回到椅子上,没有开口。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是非凡者的,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知道在哪里露出了破绽”阿尔文认真的询问到。

    威廉姆斯把手里的酒瓶放到远离阿尔文的地方,语气不爽的说:“呵,看来杰洛特那老头告诉你不少啊,这并没有什么不可说的,两天不见你,身上就出现了浓浓的书卷气息,在这之前并没有。”

    “你虽然以前也有一点这样的气质,完全没有这么明显,能在几天就让你个人的气质获得改变的,除了魔药我想不到别的,除非你换了一个灵魂。”

    “当然我也做了一些确定”

    “原来这样也可以?通过一个人突然改变的气质也能初步判断,刚晋升的非凡者,比如占卜家等于神棍”阿尔文恍然,心中的疑虑少了很多。

    “一些确定?是神秘学手段?占卜之类的?”阿尔文泯了一口酒,好奇的问到。

    “嗯,当然,没有你的贴身物品和画像,占卜只得到模糊的象征,只看到了一本书,那位占卜家解读你可能是阅读者,或者学徒途径的非凡者,又占卜了我和杰洛特最近不会遭遇什么危险。”

    “这一年和你的接触,才是我下定决心的关键因素”威廉姆斯说了一大堆之后,拿起酒杯喝了一口。

    “非常感谢,威廉姆斯先生”阿尔文起身行礼。

    威廉姆斯摆了摆手,表示不用在意。

    “威廉姆斯你知道的我是阅读者,将来肯定需要反复的练习魔法仪式,需要更多的材料,你能带我去那些地下交易市场看一看吗?”阿尔文用正当的理由请求道。

    “不行”威廉姆斯放下酒杯说到。

    接着又补充到“最起码最近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