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236n.co 后缀换成 co
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在诡秘之主考科举 > 正文 第十章跟踪
    看他的穿着和粗糙的皮肤,也不像居住在这里的人”男子来到这里,确实让阿尔文有点疑惑。

    到了这里,他已经跟了快二十多分钟了,他感觉自己的太阳穴,微微有点刺痛,可能是灵视开的时间过长。

    “这是要去哪,这么长时间还没到”阿尔文揉了揉额头,显得有点急躁了。

    现在街道上的行人已经很少了,尤其是富人区,街道宽敞,路边还有煤气路灯,要不是前面的人更业余,自己这种跟踪,估计早被发现了。

    又走了几步,头部又传来了刺痛的感觉,他只能先关闭灵视,每走几十米就打开观察一次,确保不跟丢。

    “不确定这家伙还要走多远,只能先这样了”看着前方醉汉的背影,阿尔文叹了口气。

    又过了十多分钟,醉汉先生在一家带有花园的别墅前停了下来,然后又绕到了别墅后门方向,在一处阴影里躲了起来,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阿尔文没有靠近,停在了不远处,偷偷观察,看了看四周,觉得有点熟悉,这里是“茉莉花街17号,房东罗莎·博纳尔太太的家”。

    虽然他只是办理租房的时候来过一次,但绝不会记错。

    罗莎·博纳尔太太是一个漂亮优雅,有教养有气质,又非常善良的女士,对自己还特别照顾,偶尔也会到码头找自己画画,出手又特别大方,阿尔文总觉得她对自己太好了,以至于阿尔文有点不敢接近,怕对方有别的目的。

    “万一是魔女怎么办”。

    盯着不远处的阴影,阿尔文有点疑惑“他怎么会来这里,难道罗莎·博纳尔太太与这件事有关?”他有点不太相信。

    夜色下的茉莉花街,显得格外的安静,路边的煤气路灯发出昏黄的灯光像无数的眼睛,静静的注视着这里的一切,时而一阵凉风吹过使人格外的舒爽。

    不过阿尔文没有心情感受,此时的他显得有点焦躁,在他又躲过两波巡逻警,赶跑第N个想吸他血的蚊子之后,罗莎·博纳尔家的别墅后门突然被打开了。

    他立马提起精神,连忙开启灵视看了过去,视线中别墅后门走出来一个人,手里还拿着些东西。

    开门那人的衣着外貌,都出现在了阿尔文的眼中“穿着女仆装的女士,发色视线里都是黑白看不清,年龄大概有三十多岁,个子大概在165左右,这是好像是,罗莎·博纳尔的贴身女仆玛丽女士”。

    他眼神一凝,微微眯起,“贴身女仆特丽竟然给那名醉汉食物,两人好像在对话,距离太远完全听不清,两人都压低着声音”。

    阿尔文没有尝试靠近,照现在的情况看来,这件事应该和罗莎·博纳尔太太没有关系,如果要是这位房东想要找一名街头画家的麻烦,以她的社会地位和人际关系,完全有许多更体面的办法,不会用这么LOW的手段,更不会去找一名醉汉。

    阿尔文摸索着下巴皱着眉想着”他现在很好奇这俩人到底想干什么,自己一个街头画家,有什么让他人窥伺的,美色?”

    “酒保杰克有没有参与其中,如果参与他又在里面扮演什么角色?”

    茉莉花街,一间带有花园的别墅后门,不远处的阴影里,罗莎·博纳尔太太的贴身女仆玛丽,看起来表情有些愤怒,但又努力控制着自己压低声音,咬着牙说到:

    “罗德,我昨天就告诉过你,不要再来这里了,这里不是教会的济贫院,不会每天提供给你免费的食物”。

    那名叫作罗德的男子,头发乱糟糟的,身上沾满了尘土,还有一股好几天没有洗过的酸臭味,让玛丽又忍不住退后了几步。

    男子根本没有听玛丽在说些什么,眼睛一直盯着特丽手中的食物,吞咽了一口唾沫,舔了舔嘴唇,快速伸出双手“快把它给我,为了盯住那个小子,我都一天没吃饭了”。

    看着他伸过来的手,指甲里,手掌上全是黑色的污垢,玛丽眼里满是嫌弃,一只手捏着袋子顶端,把手中的食物递了过去,生怕那双手触碰到自己。

    看到递过来的食物,罗德快速抓到了手上,接着就迫不及待的打开袋子,伸手抓了进去,拿出一块白面包,就往嘴里塞。

    嘴里还说到“瞧瞧这个白面包味道真的不错,在面包店我从来都不敢问这种面包的价格,有钱人家的一磅面包,就算码头工人辛苦一周都买不到,啧啧”。

    一旁的玛丽没有接话,而是看着白面包被罗德手掌抓出来的黑色手印,让她忍不住皱着眉,扯了扯嘴角。

    吃了几口肚子不那么空了,感觉脑袋回复了运转,罗德掂量了一下手中的袋子,抬头看着女仆玛丽,有些不高兴的开口:“这比昨天少了许多,根本无法让我吃饱,你回去再给我拿点出来,最好能多拿些,我留着明天早餐吃”

    听到罗德的话,玛丽气的深呼吸了两下,眼睛瞪着罗德,控制着音量说“你是没有睡醒吗?罗德先生,那里不是我的家,里面的一切都属于罗莎·博纳尔太太。”

    “厨师今天早上已经发现食物少了,要不是太太仁慈不想查下去,今天我可能就会被查出来,这是最后一次,下次你去你的兄弟那里,别再来找我了。”

    罗德笑着伸手又在袋子里抓了一块食物,扔到口中,一边吃着食物含糊不清的说到:

    “放心,只要我们的计划成功,这种情况马上就会结束,到时候你还是那个,在有钱人家工作体面的贴身女仆,你的家庭,因为事故造成经济危机,也将得到改善,达到各自的目的之后,而我们以后都不会再见面”

    听到这句话,女仆玛丽也情绪舒缓了下来,深深看了罗德一眼“最好是这样,后天罗莎·博纳尔太太,打算在家里举办一次小型文学沙龙,到时候会邀请铁言先生为她和几位太太画像,以罗莎太太的慷慨,到时候可能会支付铁言先生5磅,或更多。”

    “5磅或者更多”罗德眼中闪过一丝贪婪,狠狠咬了一口手中的面包,讥笑到“她慷慨?她的慷慨只针对那些英俊又落魄的男士,呵呵,你在这里工作了快5年了,你的家里出现经济危机,也没有看见她多给你1苏勒,她就是个失去丈夫的荡妇。”

    说完还看了一眼这豪华的别墅,想到了罗莎·博纳尔太太拥有的财富,妙曼成熟的身姿,保养极好的白皙皮肤,想到了那个幸运的外乡人,眼睛里闪过渴望,淫秽,嫉妒的神色。

    罗德语言中的嘲讽,和对自己雇主的侮辱,玛丽本能的就想反驳,可又想到了自己最近的遭遇,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

    几天前丈夫在下班途中,不知道被哪里冲出来的疯子打断了手臂,还丢失了那周刚发的薪水,罪犯到现在都没有被抓到。

    这让她本来就不富裕得家庭一下子陷入了经济危机,断掉右臂就意为着不能工作,想要恢复最起码需要三个月,一个普通的家庭,一周不工作都会陷入困境,更不要说三个月,还好丈夫的公司并没有辞退他,他伤好以后可以继续回去上班。

    他丈夫的医疗费,孩子的学费,家里的一系列费用,压的她快要喘不过来气了,她不能让孩子辍学,不能让全家搬到肮脏的下街,那会让她在亲戚朋友面前颜面尽失。

    “罗莎·博纳尔太太那么富裕,每次去找码头那个画家,一幅画就能给1到3磅,为什么就不能对我慷慨一点,我为她服务了5年”可能是觉得这样想自己的雇主不太好,玛丽赶紧左右看了看。

    “我要回去了,我是贴身女仆,不能离开太久,会引起注意的,你们最好过了后天就动手,那个画家花钱可不是一般的快,还有你一会离开的时候小心巡逻警,这几天因为疯子暴徒的原因,附近的警察也多了好多”说完玛丽转身走向别墅后门。

    “当然,等他拿到后天的报酬,我们就会动手,那可是我们的钱,怎么能让他花完”没有理会身后罗德传来的声音,玛丽来到门口轻轻打开房门,闪身走了进去,调整了下呼吸,挺直腰背,仿佛又成了那个一丝不苟的贴身女仆。

    “呸”看着关上的别墅后门,罗德一口浓痰,啐到地上,嘴角冷冷一笑“还想分钱,呵!”

    不远处的阿尔文,看到女仆玛丽从罗莎·博纳尔太太的别墅,出来拿给那个醉汉食物,两人又聊了几分钟,又返了回去。

    看着两人他忍不住骂到“不是吧大哥,你晚上跑这么远,在外面蹲这么长时间就是来吃饭的?”

    期间距离太远他什么都没有听到,两个人交谈的时间又短。

    正在阿尔文犹豫着要不要,偷偷砸罗莎·博纳尔太太别墅的玻璃,以此提醒这个好心的女士,家里的仆人不怀好意。

    也能恶心一下这个盯了自己一天的醉汉,最好能吸引来警察,把他们都抓走,就在阿尔文低着头找石头时,醉汉与玛丽已经谈完,女仆玛丽返回了茉莉花街17号别墅内。

    “真不愧是富人区,街道打扫的真干净,一块碎石都没有”看着干净的地面,挑了挑眉,无声叹息。

    阿尔文打开怀表,看了一眼时间,十点半了,猜想道“看来他们今天晚上是不会有所行动了。”

    “那么自己也要返回了,就是不知道,这个业余的醉汉先生还会不会继续守在自己家门口。”

    阿尔文倒要看看,自己到底有什么东西值得这两个人图谋的。

    看见那位醉汉开始动身,阿尔文直起身子,整了整衣服,开始返回。

    ————————@

    阿霍瓦郡,廷根市,铁十子街。

    刚做完噩梦的克莱恩,打算起床去一趟公共盥洗室,解决个人问题,

    扭开房门,他来到昏暗的过道上,就着微弱难辨的月光,他看到走廊尽头的窗户前看到了一个人。

    那人影取下黑色礼帽,幅度很小地鞠了一躬,低沉微笑道:

    “重新认识一下,廷根市,值夜者小队队长,邓恩.史密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