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236n.co 后缀换成 co
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在诡秘之主考科举 > 正文 第六章铁甲舰
    正看着阿尔文书不时口中默默念着,眉头时而皱着一下两下,四周嘈杂的环境都没能影响到他。

    “噔噔”敲击画板的声音传来。

    他发誓两辈子加起来学习都没有这么用功过,突然被打断了学习思路,有点不爽的抬头看去。

    只见前方站着两个身穿黑色有白格制服、戴徽章软帽的警察,其中一个肩章三个V,哈桑·拉希米,码头区的一名警长,有着魁梧的身躯,野兽一样的气息让人情不自禁的感觉有点畏惧。

    这个家伙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能在码头区这样复杂的环境里站稳脚跟,头脑手段少了那个都不行。

    他的枪法还相当不错,阿尔文就曾经亲眼看见过,眼前这位开枪射杀过一位劫持人质的抢劫犯,当时他没毫不犹豫直接开枪射。

    庆幸的是人质被安全救下,真不知道他当时是真的有把握,还是根本不在乎那个人质安危。

    虽然有时候会搞点副业挣钱,不过办事还是很靠谱的,自己的身份就是他给解决的,花了自己整整10磅,鲁恩王国的居民证明。

    如果要经过正常程序申请成为鲁恩居民,太麻烦,需要的时间也太长,阿尔文必须要在鲁恩居住达到三年以上,才能提出申请,另外还要提供以前的身份证明,这些他都没有,所以只能花钱解决。

    阿尔文合起书本站起身,看着身材彪悍的哈桑·拉希米,微笑并开口“拉希米警长,今天的你看起来还是那么精神,今天过来,是想我为你画上一幅?”

    “很显然铁言先生,我们今天来的目的并不是来找你画画,是有事情向你讯问”哈桑·拉希米微微摇摇头,指了指身上的制服说到。

    听到哈桑·拉希米的回答,指着凳子说到“哦,那么请问拉希米警长有什么事情需要我配合,或许你们可以坐下来,抱歉我这里没有红茶或者是咖啡,你知道的,我只是一名街头画家”

    阿尔文的潜意思是说,我只是一位很普通的街头画家,知道的东西不多,要是你问得事情,我不知道那就很抱歉了。

    “不需要那么麻烦,只是一些简单的讯问”哈桑·拉希米说着对着旁边的一名警员点了点头。

    旁边那位警员从口袋里拿出一张褐色纸张,上面写着“通缉”两个打字,中间写着,嫌疑人戴夫,性别男,年龄35,1379年6月20日晚上十点多,在贝克兰德乔伍德区斯维尔街19号的房屋内,杀死自己的曾经的经理一家四口,其中包括一个5岁的男孩,还有一个女仆。

    上面配有画像,这画像着实有点抽象了,这张画是出自吴老二吧,估计就算这个戴夫也认不出来这张画上的人这是自己。那个年轻警员打开那张抽象画让阿尔文辨认后,开口问。

    “铁言先生,请问最近有没有见过他”

    阿尔文看着那张画沉吟了一会说“这张画络腮胡画的不错”

    气氛一下沉默,哈桑·拉希米摆了摆手让年轻警员收起了通缉令。

    “你知道的,不是什么人都能跟着卷毛狒狒学画的”警长先生丝毫不觉得尴尬,顺便还幽默的嘲讽了一句。

    阿尔文在心里说到“警长先生,看你的样子好像对这种事情都已经习以为常了,看来在来我之前还发生了不少有意思的事情”

    接着面色严肃的说“你经常在码头区活动,希望你留意一个,栗色头发,身高大概175-180的男子,鲁恩人,额头有一道疤痕,是杀人当天留下的,现在应该还没有那么快愈合”

    哈桑·拉希米缓了一口气接着说到“要是发现这样特征的人,立刻联系我们,要是线索准确,当然我们也会给出相应的报酬5磅,要是能直接抓住10磅,但是我并不建议这么做”

    哈桑·拉希米的描述,对于阿尔文现在的记忆力没有任何压力。

    “我可不认为一星期的时间,这个罪犯还会在普利兹港停留,不跑等着被抓?”阿尔文心里默默吐槽。

    脸上笑容不减的开口“没问题,我会留意的,难道就是因为这个人,这两天街上的警察才这么多的吗?”不经意把话题引到街上的巡逻警上。

    哈桑·拉希米一只手搭在腰间的皮带上,语气不屑“当然不是,这样的货色完全不值得我们这样认真对待”

    停顿了一下接着说到“铁言先生这两天好像并没有看报纸,皇家海军基地有军事演习,今天国王陛下,许多贵族,大臣,包括下院议员好多大人物,都会过来参观,我们需要维护一定的治安”

    “我说嘛,昨天到今天街上的巡逻警突然多了起来,原因在这里”听到这个消息阿尔文瞬间明了。

    “是吗,这两天有点事情太忙了,甚至都忘了看报纸,看来我错过了一个大新闻”他笑着摇了摇头。

    “那这个逃犯”

    “只是排除不必要隐患”

    “那么十分感谢你的配合铁言先生,祝你有个愉快的一天”。

    说完抬手扶了扶头上的徽章软帽,和和同伴准备转身离去,没走几步的哈桑·拉希米突然回头开口说

    “如果铁言先生下次要练习绘画,最好不要在盥洗室隔间的木板上,毕竟不是谁都有那么特别的墨水”

    留下这句话在没有丝毫停留直接离开了。

    阿尔文本来还挂着微笑的脸,听到这句话瞬间僵住,看着哈桑·拉希米两人渐渐远去的背影,眼神幽幽,渐渐变得面无表情。

    “呵!排除不必要隐患”

    “跟踪我?,还是特意过来警告”

    阿尔文坐在凳子上打开书遮住面部,打开灵视,朝着两人望了过去,视线内两个人的三体表层没有什么异常,看着两人逐渐远去灵视也随着关闭。

    “没有什么特别,应该不是非凡者,看来只是单纯过来讯问,顺便警告自己,毕竟自己的身份证明是他给办的”

    把书本放到风衣口袋,抬头看了看四周,今天看来没不会有什么什么人了,应该都去橡树岛那边凑热闹了,去目睹乔治三世的绝世容颜了。

    “可惜去的人注定要失望了,人家乔治三世坐的可是飞空艇,直接降落到橡树岛皇家海军基地,那里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所以你们什么都看不见”这两天因为晋升的事情错过这次热闹,所以语气发酸的吐槽。

    不过也许有机会看到一些平时只能在报纸上看到的大人物,还有美丽的贵族小姐,比如霍尔伯爵家的“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但也只能远远的看到,根本接近不了”

    打开银制怀表看了一眼时间,十二点正,既然今天没有什么生意,阿尔文便开始收拾东西提前收摊,等下乘坐公共马车去玫瑰区,鹈鹕街勇士与海酒吧找哪里的老板威廉姆斯,顺便在哪里解决午餐。

    坐在公共马车车厢内,阿尔文又看见了那些衣冠得体,努力保持举止优雅的男士与女士们,这次他没有吐槽,而是陷入沉思。

    需不需要以儒家的行为标准来要求自己呢,儒家中的六德六行六艺,这些自己虽然都不懂,但是阿尔文有感觉这些以后肯定都需要自己一一学会并严格要求自身。

    或许自己应该试试,以儒家学子的品行来约束自己了,阿尔文有感觉这对自己将会很有用。

    名称是打开序列的钥匙,童生,凡是习举业的读书人,不管年龄大小,未考取生员(秀才)资格之前,都称为童生或儒童。

    那么现在需要把自己当做一个真正的求学者,一个读书人。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阿尔文感觉灵性都活泼了不少。

    不能好高骛远,他在口袋里拿出《人间悲剧》,这次他没有看《论语》,而是在书页上显现出儒家蒙学《弟子规》《三字经》,《千字文》,开始仔细阅读了起来。

    ——————

    普利兹港,橡树岛,皇家海军基地。

    众多贵族议员的人群中,站着一位有着柔顺的金发,个子高挑,面容精致,和一双蔚蓝宝石般眼睛的奥黛丽??霍尔正体态优雅的站在那里,

    看着高台上的首相阿古希德的演讲接近尾声他停顿了一下,接着抬起双臂,激昂喊道:

    “女士们,先生们,巨舰和大炮的时代来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