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236n.co 后缀换成 co
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在诡秘之主考科举 > 正文 第五章灵视
    离开巷子,阳光撒在了阿尔文的脸上,让他感觉到灿烂与温暖,不由的抬头望了望天空。

    柑橘街虽然不是主要大道,但看起来还算宽敞,这条街是不允许摆摊的,卫生方面还是比较干净的,治安也相当不错,街道上时不时还有巡逻的警察。

    站在街道路口等了一会,一辆无轨公共马车从远处缓缓行驶而来,阿尔文从口袋拿出银制怀表,打开看了一下时间,我说今天怎么这么累,原来是自己起早了。

    等到马车停下,阿尔文抬起脚踏上了公共马车,在口袋里直接拿出4个便士递给售票员,说“你知道的”。

    售票员接过钱看了他一眼“当然,码头,船区,像你这么有个性的乘,每天几乎同样时间,同一个地点,很难不让人印象深刻”

    阿尔文耸了耸肩,没有说话,朝着车厢内走去,把肩膀上的绘画工具拿到了手里,这时候马车的人并不多,很快就找了个没人的位置随意坐了下来。

    在这一层的男士女士们多是正装端坐,也有穿工作服和悠闲看报纸的,但几乎没什么人说话,相当安静。

    打量着这些人阿尔文心里不住吐槽“坐公共马车都需要这么标准的坐姿,你们不累吗,看起来可真体面,呵呵”

    心里突然想到自己晋升以后灵视好像还没有尝试过呢,于是他半闭眼睛,脑海勾勒出一个竹简进入冥想状态,并心里默念。

    忽然阿尔文眼中白光闪过,眼前的世界有了变化,视力在原有的基础上又提升了一点,脑袋思维明显边快,这是车厢外面的街道…………。

    “嗯,不对呀”?

    “原著不是说灵视能看到,气场变化,情绪颜色,星灵体,以太体,和精神体的颜色变化吗,我怎么都只能看到模糊的一点”看到自己的灵视与原著中描写的不太一样,搞得阿尔文有点不知所措。

    而自己视线中所呈现出来的世界,和原著所讲完全不同,是一片黑白色的世界,透视这一幕有点熟悉啊。

    “白眼”?突的想到这熟悉来自哪里,搞得阿尔文有点懵。

    “只不过没有360视角”

    “弱化的白眼和加快思维,只能初步看到三体表层,没有办法向占卜家和窥秘人那样可以看到精神体和星灵体,以太体,详细变化”?

    “真的要是这样,这个灵视还是要谨慎使用的好,万一看见不该看的东西,脑袋自助运转解析,那可不得原地起飞”

    “难道每个序列的灵视效果都不一样吗?这个原著中完全没交代啊”现在这种情况搞得他也有点无奈,知识储备不够啊。

    “自己知道的隐秘是不少,基础性的知识完全是一片白纸,看来需要尽快加入塔罗会,交换到这些基础的知识”

    “今天最好的机会,下午“愚者”就会在灰雾之上拉人了,如果自己把握好机会颂念咒文,有很大可能“愚者”会直接把自己拉上去,等到以后他对“源堡”的掌控加深,学会了聆听,观察时,就不太好混进去了,一会尝试的时候,需不需要买个单片眼镜带上………”本来正在想问题的阿尔文,最后都差点笑出声来。

    “白眼,在战斗时还是有很大的帮助的,我记得后面好像坐了一个相貌相当不错的女士,怎么能有这种想法,这一点也不绅士”阿尔文一脸正经的身体侧移,从衣兜里拿出《人间悲剧》遮住面部开始学习,并开启了灵视提高学习质量,在没有去管身边的人来来往往。

    一站一站又一站,在阿尔文专注学习的情况下,时间飞快,一声来自售票员的声音叫醒了他“码头区”到了。

    迅速把书放到口袋,拿起自己的画板工具,并快步走下马车。

    站在街道边,阿尔文看着远去的马车,叹了一句“书中自有颜如玉,古人诚不欺我也”

    说完背起画板向着码头区的东边走去,期间路上又遇到了两名巡逻的警员,阿尔文疑惑的嘀咕到“今天的警察异常的勤快,早上出门到现在都遇到三波了”

    普利兹港码头区分为,西边的仓库区,和东边的游区,作为鲁恩王国最繁华的港口,每天不仅有大量的货船在这里进行进出口贸易,也会接待到不少游。

    阿尔文每天赚取的金钱,大部分就来自于这些人的口袋,他背着工具来到附近的广场,突然感觉自己灵性跳动。

    阿尔文停下脚步仔细感应后确定“这是在提醒自己遗忘了什么东西”

    他开始仔细回想,今天有什么要做的事情,“尝试加入塔罗会,还有去勇士与海酒吧,找那里的老板威廉姆斯,看看在他那里能不能弄到一把枪械,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我到底忽略了什么”

    突然他猛地抬头“塔罗会”,想起来了,克莱恩是早上尝试的仪式,自己被塔罗会之后一直以来周一下午三点的聚会时间给搞混了。

    “怪不得灵性会提醒自己,错了这次机会,虽然以后也有机会加入,但免不了一番手脚,今天能直接加入最好”

    快步走向公共盥洗室的方向,走进了盥洗室这里的气味,让阿尔文忍不住微微皱眉,发现没什么人后,走进一间隔间,反锁好门,叹了口气,“唉!又是盥洗室”

    从背包里拿出材料精油纯露,不管有没有用就撒了一点在周围,顿时香气弥漫,使盥洗室内的空气都好了不少,心里默念打开灵视,尽量不让自己的目光到处乱看,以免看到不美好的画面。

    接着从背包里拿出毛笔沾上墨汁,尝试抒发自己的灵性,感觉有无形的事物在自己的笔尖喷发,对着隔间木板小幅度的旋转一圈,形成了一个小型的灵性空间,将这里与外界隔离。

    “啧啧,我真是个天才,第一次实验就成功了”看着盥洗室隔间木板上的墨迹,小心翼翼的走到了中间位置,自夸了一句。

    接着开始小声开始颂念对应“愚者”的咒文。

    “灰雾之上的二五………”

    “呸”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啊,你是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你是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

    三遍之后发现没有反应,在衣服口袋拿出怀表看了一眼时间,自语到“看来还没有到时间,我们的“愚者”应该还在买土豆,胡萝卜,嫩豌豆,羔羊肉,还有黑面包”

    不知道我的咒文,能不能让“源堡”定位到我,应该不行,克莱恩还没有举行仪式,应该没有和源堡取得联系,这种情况下,咒文明显还不能准确的指向他。

    “要不直接念愚者试试?”

    “还是算了吧,万一咒文指向那个疯掉的狼崽子乐子就大了”

    “也许念天尊的名讳倒是可以,但是自己不敢丫,看来只能等一会再试了”

    笔尖正准备戳破灵性之墙,忽然眼前一片深红光芒,把自己笼罩。

    就在阿尔文要仔细体会,原著中说到的灵体上升得到那种感觉时,突然深红消失,阿尔文发现自己竟然还站在原地。

    顿时有些迷茫,环顾一周,张了张嘴,半天吐出一个字“C”

    过了好一会,立在原地没有动的阿尔文,开始仔细分析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这种始料未及的情况,让他深深皱起了眉头。

    “刚才“源堡”代表的深红出现,就应该证明自己与“源堡”取得了联系,那为什么自己并没有去到灰雾之上呢”

    想了好一会,也没有想出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满脸疑惑与不甘的拿出毛笔,用笔尖破开灵性之墙。

    猛然间一阵毫无征兆的风从公共盥洗室刮出,刚进来的打扫人员和这阵风正面对上,突如其来的浓郁味道工作人员扶着墙,差点没晕倒,这时一个身穿黑银相间色风衣的男子从工作人员身边快步走出了盥洗室。

    走出没多远的阿尔文,就听到了公共盥洗室内一声咆哮,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该死的,是哪个滚蛋,竟然拉到了隔间的木板上,黑色的…………”

    阿尔文没多久就在码头广场找到一个阴凉的地方,看了看四周,发现今天码头广场的人要比平时少了很多,也没有多想,熟练的摆好折叠凳,放好画架,开始等待生意上门。

    太祖之书赏饭吃,赏一手水墨画,这种从没有出现过的绘画风格,使阿尔文在这里一年也有一点小名气,每周至少的时候也有1磅到2磅的收入,多的那次拿过5磅。

    “差一点就能结束这种摆摊生涯,何以解忧愁,唯有正义小姐的金磅”

    为什么不找个工作上班?呵呵!打工是不可能的。

    对于这次没有进入塔罗会,阿尔文并没有沮丧,不管什么原因造成的,自己目的也算达到了,成功与“源堡取得了联系,不出什么意外加入进去是早晚的事,到时候自己一定要好好吓吓他。

    等着吧“克喵”

    过了一会也没生意上门,他从口袋里拿出《人间悲剧》让其显现出文字《论语》学而篇,开始了学习。

    ————————————

    与此同时灰雾之上青铜宫殿内,长桌最上首,那张高背椅上被灰白雾气所笼罩的神秘人影,放在青铜长桌上的手指轻轻敲动起来。

    他往后一靠,收回右手,十指交叉着抵于下巴,微笑看着两人道:

    “你们可以称呼我……”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语气轻和而平淡地开口:

    “愚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