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236n.co 后缀换成 co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民间故事奇谈 > 正文 龟沙岗子
    我姥姥家在被划分之前有一个诨号,叫龟沙岗子,我姥爷给我讲过它的由来。

    相传在几百年前,那时候,我姥爷家那里的村子还是与周围齐高的平地,村子旁边挨着一条宽阔的大河,直接与渤海相接。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家家有船,顺河打渔为生。

    村子里有个儿的小青年,自己本身是个有本事的渔家汉子,老爹又在村子里有点地位,是村里的话事人,所以到了议亲的年纪,眼光颇高,一般的渔妹子入不了他的眼。

    春儿的眼光高,他爹娘却不怎么挑拣,只觉得姑娘家家世清白,人朴实勤快就好,奈何爹娘做不了春儿的主,两相僵持,一来二去的,春儿的年纪就拖得大了些。

    这一日,村里忽然来了一户人家,自称姓武,带着路引凭证,说是祖上考了功名,外出做官,后世子孙却不善经营,家道中落,无奈只好带着独女回祖籍来谋求一条生路。

    这武小姐正好到了议亲的年纪,穿一条翠绿色的裙子,生的花容月貌,与春儿倒也相合,春老爹存了心思,简单的看了看路引凭证,没瞧出什么问题,就分外积极的帮助武家安顿了下来。

    春儿见武小姐与村里姑娘颇为不同,自有一股书香人家的风流气质,老爹刚刚透露个意思,便一改往日的脾气,全凭爹娘做主了。

    你有待嫁女,我有适婚郎,两家就这么定了,为婚事筹备了起来。

    春儿不想委屈了小姐,在婚前想送一份像样的礼物给武小姐,便日日早出晚归,更加卖力的打起渔来。

    这一日,春儿在河近处没打到什么好东西,便撑着船顺着河不知不觉的走远了,甚至漂过了入海口。

    春儿以前打渔的时候从没有走过这么远,村里人也极少有人会走到这么远的地方打渔,大家都默认到了入海口就返回。

    等春儿回过神来,看见周围以前没见过的景致,回想起武小姐,又想到两人的婚事,一时之间心思百转,便暂时放下了打渔,坐在船上欣赏起周围的景致来。

    周围水流平静,澄澈清明,倒映着瓦蓝蓝的天空,三五不时的,有一只或几只成一群的水鸟飞过去。这些水鸟或安静略过,或鸣叫引伴,亦或是忽然俯冲下来从水面抓起一只鱼儿,又快速地向远方飞走了。

    极远处隐隐约约能看见一线,似是岸边,定定神再仔细瞧,又瞧不真切了,真真是一幅美景,若是换成现在,那必然得连拍,再加上阿宝色,莫兰迪系各路滤镜,再配上百字以上小作文,发展一打卡圣地。

    春儿瞧着瞧着,仿佛瞧见了水面上映出武小姐的身形,武小姐正冲着自己莞尔一笑,春儿一下子慌了神,笑骂自己真是魔障了。

    春儿稳了稳心情,仔细回忆辨别着来时的方向,看看太阳,又算算时间,便准备回程了。

    春儿正准备撑船回去的时候,忽然感觉船一阵晃动,像是有什么东西从附近过来了,春儿根据多年的打渔经验判断,能造成这样的动静的,之前还没有令人察觉,一定是从底下窜上来的大家伙。

    春儿毕竟是个不大的小伙子,少年心性,热血一下子就上头了,要是抓住了这个大家伙,直接送给武小姐也不失礼。

    想象着武小姐看到这份大礼时冲着自己的笑脸,春儿兴奋地瞪大了双眼,调整呼吸,拿起船上最大的鱼叉,静静地等待着。果然,没出一会儿,不远处一个黑影向着春儿的方向慢慢游进。

    越来越近了,越来越近,春儿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兴奋地呼吸都快停止了,春儿高高的举起船上最大的那个鱼叉,狠狠地向下扎去。

    这人一兴奋呐,很容易就身体快过脑子,那春儿神经紧绷的等了那么久,这身体自然就先于脑子行动了。

    其实那庞然大物不是什么大鱼,春儿这一叉子扎下去,就看见了,那是一只巨大的龟。

    只见那龟,脖子足有房檩那么粗,四条腿有两根椽子粗细,背上的壳足足有一间堂屋大,这样的一个大家伙,对于春儿来讲,可不是什么好礼,这可是要人命上的玩意儿。

    若是大鱼,方可与之一战,可这东西,不仅防御力十足,这战斗力,那也是不可小觑的,张嘴将这小渔船连人带船的撕烂,也不是什么难事。

    好在这巨龟的壳子够厚够硬,春儿那小鱼叉下去,别说跟人家龟先生搏斗,就是给人家挠挠痒痒,人家都没有感觉,这也让春儿侥幸逃了一劫。

    说回这巨龟,本是优哉游哉的散着步,谁知道,路上碰上春儿这么一二愣子,上来还没张嘴吓唬吓唬这小孩儿呢,就先挨了一杵子,好在大龟有大量的,也不搭理他,继续朝前游走了。

    龟游走了不要紧呐,看着这巨龟游走的方向,春儿可吓坏了。春儿心想:“这么大的一个东西,往村子那边游去了,伤了人可怎么办啊,再者说了,这玩意儿可不比大鱼,不下水就能避开的,万一它要是上了岸,那可是塌天的大祸啊”。

    虽说这心里怕的不行,可眼下这境况,那也是不敢耽误的,春儿是又急又怕,赶紧撑起渔船往回赶,春儿这一路上提心吊胆的,可是竟再没瞧见这巨龟的影子。

    春儿担惊受怕的回到家里,向着爹娘讲述了这巨龟的事,爹娘私以为春儿是因为没有打到鱼,怕丢了面子,胡诌了这么一段,任春儿怎么解释也没相信这巨龟的事。

    过了没几日,村子里外出打渔的,陆陆续续有好几家都称在河里见过一只巨龟,有说看见这巨龟游荡的,有说见过它从水底窜上来的,还有说见过它扎进水底的,春儿老爹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很快的,春儿老爹组织了村民们召开集体大会,商讨关于这巨龟的事宜。虽说这龟无伤人意,但人有怕龟心,这个大家伙留在这里,谁也别想睡得安稳。

    这巨龟,用村里老人的话讲,看个头,应该是有些年头的了,出没这么多次,一没伤人,二没害物,可见是开了灵,颇有些道行的,只能想办法将其请走。

    为了将这位龟大爷送走,春老爹用上了祖传的技能,组织人杀鱼摆供品,在巨龟出没的河边摆上了香案,又带着人磕头祷告,一连做了好几次,可是人家龟大爷该来还是来。

    眼瞅着这老乌龟不愿意走,春儿的老爹,也是个乖觉的人,这龟,好声好气送不走,刀枪剑戟的也不一定打得过,有心给它炸了,但凡事不怕个一万,那还有个万一呢,这要真是哪家的“丞相”,来个找你要龟的,你总不能说在汤里吧,所以,春老爹就想了个绝妙的办法。

    这办法,我们倒都听说过。古时候,人们对自然科学不了解,把月食称为“天狗食月”,每当出现天狗食月的时候,村里人人敲锣打鼓,期望把“天狗”吓走,把月亮放出来。

    老爹有样学样,令人把村里扭秧歌的锣鼓家伙事儿准备了出来,在河边摆开了阵仗,又命村里小童于河边放哨,看见巨龟影子便紧急报告,大家伙儿在河边拉开阵势,有负责敲锣打鼓的,有负责高声呼喊的,有负责燃放鞭炮的,好几次愣生生的,将这巨龟堵了回去。

    这一天,巨龟又一次出现了。

    “请仙人回府!”

    “请仙人归去!”

    呐喊声、锣鼓声、鞭炮声,河边分外的热闹,这巨龟却没有与往常一样,被这些动静驱赶开。

    看来这一次这巨龟也是上来了脾气,在河边来来回回的游了好几圈,突然快速地朝着入海口的方向游走,在人们以为它又像往常一样离开了的时候,突然加速朝着村子的方向游回来,临近村子的时候,猛地向下扎了下去,还没等村民们反应过来,刹那间,地动山摇。

    场面乱哄哄的,人们四散奔逃,房子结实的,被晃得东倒西歪,房子不结实的,都倒塌了。平静了一瞬间,大地又一阵翻腾,人们被震的趴在地上起不来,皆言这下子是得罪了龟仙人了,吓得人们强撑着跪起来磕头祷告。

    等到动静过去,彻底回归平静,人们起身去查看,发现这小渔村所在的方圆十里地,生生的被拱起来数丈高,村子也禁不住折腾,变成了废墟。

    村里清点人员,发现那位归乡的武老爷一家都不见了踪影,其余并无人员伤亡。村民们都说,没有见过这一家子,春儿有心想找,也终遍寻无果。

    春儿老爹带着村民们收拾了东西,举村搬迁,离开了这里。

    若是乘船,路遇此处,远远瞧过去,这里地势比周围要高出许多,形状宛如一个巨大的龟壳。

    数年后,有村民后人搬了回来,慢慢的又成了一处不小的村落,因为它的地形,也因为巨龟拱地的传说,这里就直接叫龟沙岗子了。

    据我妈讲,直到她小时候,人们还经常在河边抓到个头不小的乌龟,王八,而且数量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