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236n.co 后缀换成 co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清冷世子追妻日常(重生) > 正文 第14章 第十四章
    孟清词脾气甚好,安安静静的。

    他脱口而出:“她从未与我置气。”

    她甚少动怒,也从未急躁,总是从从容容地打理好该做的事,这里头包括家事,也包括他的事。她从不置疑他的决定,在他外出,亦极少问他的缘由。若是有闲暇,她似乎是极风雅的人,插花点茶,品诗作画,她的生活里,不需要有他,也能过得很好。

    这个突如起来的认知让萧珩心里更是一堵。

    “怎么可能?”顾子琛难以置信地瞅着他,半晌,才叹了口气,同情地拍了拍萧珩:“依我的经验,她若是不表露于外,便是一件一件累积在心里,一旦哪日爆发,你就自求多福吧。”

    “女子要哄,她高兴了,你就安生了。”顾子琛语重心长,“比如,买件好看的首饰,从酒楼里带一道特色的菜,给她买爱吃的点心,带她出去散心,让她知道,你心里有她。”

    “且你又在外半年,更要打起精神,多多温存,才能家宅和睦。”

    萧珩若有所思,又想到今日在绣庄里,孟清词一句一句问得甚是细致,对绣庄的运营很是上心。她何时对这些经济之事有了兴致?莫不是缺银子用?但她又从未向他开口。

    萧珩转了话题:“今晚主要是为子琛接风的,不谈其他。你回来时,北戎可还安分?”

    谈到战事,顾子琛也一改方才的嬉皮笑脸:“自今春那一战之后,北戎又有几次小规模的进犯,都被老国公率军打退了。我离开的时候,北境尚且算是安宁。”

    “你无需担忧,老国公雄风犹在,正是老当益壮之时。”

    听顾子琛如此说,萧珩安心不少,父亲家书寥寥几字,报喜不报忧,不过到了夏日,草原水草丰美,北戎无心进犯,只是随着冬岁降临,北境就要加强防备了,且冬日的粮草,亦是需要提前筹备的事情,今年他在京盯着,可不能再出现去岁那般的事。

    萧珩神色凝重,屈指在桌上敲了敲。

    “璃月姐也要回京了,你知道吗?”顾子琛忽然道,却给了裴瑾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不知。”萧珩一愣。

    “你竟没接到她的信?”顾子琛揶揄道,“她与沈大哥夫妻一行,比我早一些离开了北境,据说是先去逍遥山庄,再转道来京。”

    萧珩与赵璃月的关系也是扑朔迷离,曾经一度,他们这些好友都以为两人必是要在一起的,门当户对,志同道合。谁知,高贵的郡主看上了江湖豪侠,执意下嫁,而萧珩另娶淑女为妻。

    萧珩把玩着手中的酒杯:“她自然不必与我说。”

    他的语气淡漠,似说着毫不相干的人。顾子琛与裴瑾面面相觑,一时沉默。

    已是过了子时,夜深人静,明月高悬。

    知宜也喝了不少,但三人之中,她最为清醒,先服侍已经醺醺然的清词洗漱安顿,又把知微扶回了屋里。

    正要解衣入睡,忽听院外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知宜一愣,随即听到守门的婆子嘟嘟囔囔起身去开门的脚步。

    知宜想了想,急步走出屋子。

    “知宜姑娘怎么也还没睡?”婆子见到她,忙笑道。

    “妈妈去歇着吧,我来开门。”知宜笑了笑。

    门开了,映入眼帘的是许舟一张方方正正的脸,在看到许舟扶着的那个人时,知宜不觉凝住了眼神,一声惊呼脱口而出:“世子爷”

    不是,世子爷怎么突然回院了!

    萧珩正以手抚额,只觉头突突的疼,他甚少放纵自己喝这么多酒,然而,今夜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只是一杯接一杯的饮下,待他醒过神来,已不知灌了自己多少杯,不由心生懊悔。出了罨画楼被风一吹,竟有了醉意。

    知宜便见萧珩清凌凌的眼神瞟了过来。

    世子爷一向如山中白雪,冷淡而疏离,然而,醉了酒的世子爷,似乎有了点人气儿,眸光深邃得仿佛能让人一脚跌进去,暗含了说不明道不清的情绪。月色朦胧,他的眼波比月色还朦胧。

    知宜心跳了跳,不敢再看,忙伸手要搀扶萧珩:“世子爷,奴婢扶您进屋。”

    许舟踌躇:“知宜姑娘,你一人恐是不行,世子爷醉了,这”他有心想帮知宜一把,但这是内院,他一个男子并不适宜进去,不过,夫人呢?

    知宜此刻非常庆幸自己方才的一番收拾,她嘘了声,面不改色解释道:“夫人今日身子不适,先睡了。”

    醉酒,也算身子不适吧。

    “无妨。”萧珩站直身体,出声道。

    许舟听他声音清晰平静,放下心来,行礼道:“那属下告退!”又不放心对知宜叮嘱:“知宜姑娘,记得给世子煮些醒酒汤用下。”

    知宜:以前怎不知道他话这般多!

    一路行来,萧珩的确清醒很多,孟清词没有等他,在他意料之中,可是仍是有那么一点失落。

    其实正屋亦有淡淡的酒气,然而知宜细心,早开窗通了风,又刻意燃了安神香,不过萧珩自己都满身酒气,根本未察觉出来。

    “奴婢服侍您洗漱?”知宜犹豫片刻,还是问出了口。

    以往世子自是不用他们的,但今日夫人显然是指望不上了。

    萧珩摆了摆手。

    “那奴婢待会煮完醒酒汤端过来,世子用上一碗。”

    萧珩自去了沐浴的隔间。

    三人共饮时,知宜就让小丫鬟们了醒酒汤,夫人和知微都只用了一点就睡了,,热一热便好,用不了多长时间,是以当她把醒酒汤端到屋里时,萧珩还在沐浴。

    知宜离开时,不放心的朝内室看了看,又觉自己是杞人忧天。

    萧珩不欲大动干戈,只是用了隔间残留的半浴桶冷水,水中飘着一层花瓣,他皱眉,似乎自己身上也沾了那隐约的冷香,是以沐浴完,他整个人彻底清醒了,没有丝毫睡意。

    他抬步走到床边,轻薄的纱帐,透出其中裹着薄衾的纤细背影。无论冬夏,孟清词都不喜用厚实的罗帐,总说闷不透风,他于生活琐事上一向不在意,自是随了她去。

    帐中人香梦正酣。

    清词确是在梦中,梦里天是蓝的,风是暖的,青草满坡,山花烂漫,阳光耀得人眼花。

    顾纭提着一个纤巧的竹篮,正在采那草丛中金黄的野山菊,似是察觉到她的注视,她抬头,朝她嫣然一笑,这遍山风光,便成为她的背景。

    清词在她身旁坐下:“你采这野菊做什么?我前些日子得了两盆绿菊,花瓣如碧玉一般,说是极稀有的品种,我送你一盆呀。”

    顾纭摇头:“我娘这些日子总睡不好,夜里惊醒,我听说野菊晒干了装入枕中,可醒目安神,便想着采些来。反正漫山遍野都是,也不花钱,只是费些力气罢了。”

    她将一朵野菊插在孟清词的衣襟:“我采了许多,等也给你做个菊枕。”

    “我又没有睡不着,你尽着伯母罢。”鼻端是野菊淡淡的馨香,混合着身下泥土的清香,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清词也帮顾纭采了一些野菊,又觉得无趣,她的目光不经意落在竹篮上,惊讶问:“这篮子好生精致,也是你自己编的?”

    “嗯。”顾纭笑了,“猜着你必是喜欢这样子的,我也给你编了几个,等会你走的时候记得拿着,便是盛了野菊挂在墙上,也是一番野趣。”

    “纭儿你为何这般手巧?”清词抱着顾纭的胳膊,感叹道:“我这手,却是笨得很。”

    林溪的手修长纤细,可是拿起绣花针就不知如何下手,特意请的绣娘无语,这姑娘一双纤纤素手看着灵巧,实则就是两个棒槌,绣娘教了一月,也没有什么成效,无奈告辞而去。

    孟昭文对此无可无不可,他是拿长女当男孩儿教养的,一向课业抓得紧,然而这些却不甚在意,是以于刺绣一途,清词算是彻底放弃了。

    孟清词本来没什么,但看顾纭手下所绣之物,无不活灵活现,且顾纭爱琢磨,时不时就想出新的绣法,让清词很是羡慕。

    顾纭轻轻拍了下清词的手,她自然知道清词所叹何事,嗔道:“你读书识字岂不更好,你喜欢什么,我给你绣便是了。”

    “纭儿你总是对我这般好。”清词懒洋洋地倚着顾纭,日光太暖,晒得她昏昏欲睡,“什么都想着我。”

    顾纭伸臂揽着她笑:“肯定是又熬夜看话本子了,你睡一会子罢。”

    “才不是,”她闭上眼,却不忘反驳,但话音未落,也笑了。

    她在梦里笑出了声。

    真是和小孩子一般,做梦还笑,萧珩想,只是一晚低沉的心情,忽因这笑声而消弭。

    他掀起帐子躺到榻上,见她仍是背对着他,脸朝里睡着,姿势一变也未变,忽然很是不爽,他伸臂用力将她揽入怀里,才阖上了眼。

    顾纭正在梦里倚着顾纭的手臂,忽然觉得顾纭的手臂变得如铁坚硬,简直要硌断她的骨头,不由嘟囔了一句,下意识地想挣脱开,却怎么也挣脱不开。

    萧珩被她闹得不安宁,忍无可忍沉声道:“你若是再动,我不保证自己要做些什么。”

    怀中的人儿终于安静下来。

    次日晨起,清词对镜梳妆,许是因心情实在愉快,又被知宜劝着其实比没喝上几杯,这宿酒今日对她没有丝毫影响。她神采奕奕,专注盯着镜中的自己,淡扫蛾眉,轻点朱唇,又在脸颊扑了些许胭脂,为气色添些红润。

    知微为她梳拢长发,一层层盘成如今京中时兴的瑶台髻,斜插一支红翡滴珠点翠步摇。待梳妆完毕,清词便上一套海天霞色缕金丝扭牡丹花纹烟罗衫,搭着玉色绣折枝堆花曳地长裙。

    她一向穿得素雅,甚少这样华美装扮,不免令人惊艳。

    届笑春桃兮,云堆翠髻;唇绽樱颗兮,榴齿含香。

    “今日为何如此?”萧珩忍不住问道。

    “女为悦己者容。”清词玩笑道,见镜中萧珩眸色转深,这才想起昨天晚上萧珩回来的时候她已入睡,忘了与萧珩说嘉阳公主之事,不过想来赵剑应早已禀报了萧珩。

    “应公主之约,总不好太过简素。”清词解释道。

    那日赵剑确将此事告知萧珩,想到赵剑说起公主与夫人似是相谈甚欢,萧珩微微垂眸。

    提到嘉阳公主,不能不想到睿王。

    近日来,又有老臣提奏册立太子一事,圣上还如以往一样留中不发。朝中诸臣心中皆清楚:圣上宠爱贵妃,属意祈王。然而,睿王却是皇后嫡子。如今两位王爷俱已长成,储君人选之争在所难免。

    在外人看来,定国公府向来保持中立,定国公远在北境,萧珩是京中定国公府的当家人,难免考虑多一些。然而,萧珩却知,实情并非如此,圣上的倾向,虽然未在朝堂明确地透露,有心人却难免窥到一二,而圣上对定国公府的期待,并不仅仅是中立,至少,他这段日子,有意无意地碰到祁王,便不是巧合。

    “世子可是觉得不妥?”清词自然了解国公府在此时的态度,她放下手中的梳子,貌似踟蹰。旋而她蹙眉,语气怅然:“那妾身便告病吧,只是妾身在京中难得遇到能谈得来的朋友”

    萧珩并不在意女眷之间的结交,但忽然想起前日顾子琛的话:“无妨,既是答应了公主,你去散散心也好,午后我去接你。”

    清词莞尔一笑,其实她是有一点以退为进的,但萧珩回应得这么爽快,也是出乎她的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