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236n.co 后缀换成 co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赫尔曦斯 > 正文 【瓦尔帕往事】逃离(二)
    哈里夫近乎崩溃,他能感受到冥魂就在窗外,强大的气场让他几乎无法呼吸。

    “快——趴——下——”

    “嘭——”墙壁轰然倒塌,瓦砾与石砖压倒在他身上灰尘激起,朦胧之后就是冥魂之影。

    卡拉这才意识到哈里夫没有发疯,但为时已晚,冥魂踏进房屋,地板随之迸裂。

    卡拉仿佛被它锁魂一般,呆在原地,瑟瑟发抖,她已逃无可逃。

    冥魂从幻化之手中虚幻出一柄巨型战斧,巨大的斧刃上流着血液和烬火。

    “杜——姆——亚——特——”冥魂发出沉闷之音。

    “哈……哈里夫——”卡拉无助地呼叫着,瘫倒在地,她的双腿已经失去知觉,用手撑着向后挪动。

    冥魂发出诡异笑声,一步步靠近着卡拉,巨斧高高举起——

    “咚——”斧刃劈开无谓阻挡的手,沿着她的臂膀倾斜切入,她的躯体顿时被劈成了两半,鲜血直涌喷出,烬火附着其上,燃起灵魂之火。

    …………

    夜色渐浓,冥魂的入侵点燃了整个瓦尔帕,房屋在烈火之中倒塌,杀戮从早晨持续到傍晚,血色染红了街道,冥魂大军渐渐远去,仅有少量冥魂在此游荡,幸存的人们在断壁残垣之中苟活。

    “哈里夫——哈里夫——”街道上传来一声声呼唤。

    “……”哈里夫被压在瓦砾与石砖之中,动弹不得,透过废墟的缝隙,哈里夫看到了妻子的惨状——断成两半的身体上冒着灰烬,苍蝇飞虫围绕于此享受着美味大餐,半睁半闭的眼睛似乎在流露出她对世界的不舍和死亡前的绝望。

    “卡拉……”哈里夫悲痛欲绝,拼命挪动着身体,渴望从中解脱出来。

    “哈里夫——你在这吗?”

    那个声音再次传来,谨慎的脚步声踏过碎片轻轻靠近。

    “爸爸……哈里夫叔叔可能已经死了……我们走吧……这里太黑了……”

    “说什么呢你!哈里夫——哈里夫——”

    哈里夫愈发感到熟悉,是戴夫!那个光头刀贩子。

    哈里夫拼命地挪动着身子,试图引起戴夫的注意。

    “戴夫——戴夫——”哈里夫发出微弱的响声,他的喉咙已经干哑。

    “哈里夫……”戴夫发出叹息的声音,“也许他逃走了……”

    “不!我在这……”哈里夫用尽全力伸出了他的手,幸运的是一块石子从上边滚落下来,发出了些许声响。

    “等等!哈里夫?”戴夫发觉些许异常,走进了屋子,他仔细得观察着这堆废墟,隐约看见了一只睁开的眼睛。

    “哈里夫!”戴夫欣喜若狂,“兄弟撑着!我这就把那弄出来,菲尔!韦斯利!快过来帮忙!”

    戴夫的两个儿子过来帮忙拨着石砖。

    不一会儿,废墟被清理开来。

    “哈哈!哈里夫!没想到还能活着见到你!老兄!”戴夫把哈里夫扶了起来。

    哈里夫受了伤,脑袋上,腿上都流着血,全身各处都有着擦伤,衣服上沾满了灰尘泥垢。

    “卡拉呢?她在哪?”戴夫搀扶着他,哈里夫还有些站立不稳。

    菲尔拽了拽戴夫的衣袖,向房屋里指去。

    那是卡拉的尸体。

    “哦……额……我很抱歉,哈里夫。”戴夫拍拍他的肩膀,“节哀——”

    哈里夫抹去嘴边的碎砾,撒开戴夫的手,踉跄着走到卡拉面前,伸手驱赶飞舞着的蝇虫,脱下外套盖在了她的身上,这是属于她最后的尊严。

    “卡拉……”哈里夫把手上的戒指取了下来,端正地放在一旁的地面上。

    他驻留原地久久不肯离去。

    “爸爸……”韦斯利似乎发现了什么,“墙……墙后——”

    戴夫向前边的墙上看去,透过缝隙能察觉到墙后有东西在移动。

    “哈里夫……我想我们该走了……”戴夫蹑手蹑脚得走近,生怕发出太多动静。

    哈里夫面无表情,回忆着种种往事,他还处于悲疚之中。

    戴夫指向前边的墙壁,从缝隙中散出火光和动影。

    “保命要紧……”戴夫贴近哈里夫的耳旁。

    哈里夫最终选择放过自己,“我们走……”

    …………

    冥魂从西街沙滩登陆,西街与南街最先遭到袭击,这里的一切几乎都被它们踏平,只有位于东街的港口因人少而保存现对完整,哈里夫和戴夫只能把逃离寄希望于东街的港口,蜷缩在港口里的船只侥幸逃过了的染指。

    穿过一片又一片的废墟,躲过冥魂的视线,哈里夫一行人成功抵达港口码头。

    码头上堆积着大量本应派往塔林的物资,大大小小的木箱形成了一个小型迷宫,哈里夫一行人借助着这座迷宫躲过周围冥魂的视野。

    “哈里夫,我们该怎么办?”

    戴夫走到外沿木箱旁,向外探出头去——一个冥魂正在向港边停靠的船只走去。

    “那边有一个,它貌似想搞点破坏。”

    哈里夫正用着碎布包扎着伤口,“不清楚,凭我们两个无法开动一艘船。”

    “我们可以!我们看过皮斯科船长启航!”菲尔喝韦斯利十分兴奋。

    “哈,两个小水手。”戴夫转过头来摸着两个儿子的小脑袋,“我们还需要更多人手。”菲尔不过八岁,韦斯利也才刚过十岁。

    “不准动——”身后一把弯刀架在了戴夫的脖子上,水滴顺着衣袖流到了戴夫的臂膀上,戴夫反应迅速,将两个儿子推了出去。

    “嗯?”哈里夫发觉到了什么,抬起头来,“戴夫——”

    “爸爸——”

    “别动!”充满磁性的声音从戴夫身后传来,一顶船长帽高过戴夫的脑袋,那张犀利老练的脸上毫无情感,一双鹰眼直勾勾地盯着哈里夫的一举一动,弯刀紧贴在颈脖上,刀刃上沾有血迹。

    “放轻松,伙计——”哈里夫举起双手以示无敌意。

    “哥们……现在这状况不适合打劫吧?”戴夫也把手举了起来,不敢轻举妄动。

    “你们是什么人?哪里来?”那男人问道。

    “尔比尔克人……本地人……平民……”

    “等等?”戴夫察觉出异常,“萨尔德先生?”

    “什么?”那男人放下了刀,只有一个人会这么叫他,“戴夫……”

    “什么?”哈里夫也感到了疑惑。

    “喔呜呜!萨尔德先生!能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戴夫转过身来给了那男人一个拥抱。

    萨尔德全身浸湿,像是刚刚从水里爬出来一样。

    “萨尔德先生!您怎么会在这?我还以为您已经……”

    “不……”萨尔德收起刀,摆了摆手,“我跳水逃了出来。”

    “真是太幸运了!哦!哈里夫,这位是萨尔德,奇观号的副船长,萨尔德先生,这是哈里夫,这是我的两个儿子,菲尔,韦斯利。”

    “副船长?波雷从来没和我说过……”哈里夫放下戒备。

    “胡说!奇观号没有副船长!只有大副!那是马林!”韦斯利质疑起来。

    “就是!奇观号只有皮斯科一个船长!”菲尔附和着。

    “哈哈——小家伙们,萨尔德拧着袖口,水哗啦哗啦地流着,“正常,正常,是波雷雇我的,明面上是个水手罢了。”

    “萨尔德先生,这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些怪物是什么东西?”

    “某种不祥之物,来自阿亚古兹。”

    “阿亚古兹?”四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没错,这次航行我们真的抵达了那边……阿亚古兹……它的确还在那里,只不过似乎早已没有了生命,我们被这些怪物发现了,我们逃回了船上,一开始我们认为我们安全了……很不幸,它们沉于大海,从海底发动袭击……”

    萨尔德坐到一个小木箱上,脱下靴子倒出一摊水,“我本可以阻止皮斯科——我很抱歉,灾难还是降临了……”

    “皮斯科怎样?”

    萨尔德迟疑了一会,“我不清楚,也许是死了——”

    “……”哈里夫没有再多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