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236n.co 后缀换成 co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本设定集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我死的更快了
    王玺回到家里,看着眼前设定集中自己的设定,沉思。

    自己怎么死的更快了!

    你是一个……最后在安城被两位五境武者围杀致死。

    本以为只要自己不去倚罗城,那么按照设定集中自己的设定来说,死亡永远会远离他,他只管浪就行。

    结果,就因为一个人——牛昊,就让自己死于安城里。

    还是被两个五境武者杀死的,要知道,在倚罗城,那也才只有一个五境武者。

    难度突然就上来了。

    王玺实在没有想到,一个牛昊竟然能牵扯上这么多势力。

    迎光门自不必说,他本来就是其中的首席弟子,找来五位长老过来报复自己也是很正常。

    打了小的来个大的,本就是很常见的桥段。

    但他竟然还是个富商之子,腰缠万贯,富可敌城的那种。

    见五位长老不敌自己,还打算出钱雇佣杀手来杀自己,这算什么,玩不起是吗?

    王玺苦笑不得,他只是想在这个安城里好好生活下去,为人算命获取天道点数,咸鱼地度过后半生,真的没想要牵扯上这么多事啊!

    “虽然这件事可以避免,但我总不能,别人欺负到头上来还不还手。”

    “在安城之中还能欺负到王兄头上?那人好大的本事。”

    这么说着,花鸿翊走了进来,面带春风。

    王玺记得他不是去了花满楼?

    这还没过多久呢,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

    莫不是…

    “花兄,这么快就风花雪月完了?”

    不想花鸿翊听得这话时,脸色一黑,沉着头,说道:“可别提这事了,我刚去到花满楼,通过第一项考验之后,念出王兄给我的诗,本想着惊艳全场,收获花满楼众女子的芳心,谁曾想到,这些女子质疑我来。”

    “说道我若是有这般文采,那就在此时此刻,又再次作出一首如此之好的诗来。王兄也知道,我这首诗是你写的,当时让我现场作诗,我如何作得来,只好下台,被她们笑了好一会。”

    王玺听完他的陈述,忍住笑意,尽量让自己不笑出来。

    这花满楼的女子,即便是看穿他这诗是别人写的,但至少看在他是城主之子这个身份上,不为难他吧。

    结果一点脸面不给,还落他面子。

    这也罢了,花鸿翊还一点脾气没有,就这么被嘲笑下台。

    这桥段有点不对劲。

    “王兄,你若是想笑,那就笑出来吧,我早已习惯。”

    花鸿翊摊了摊手,说道。

    王玺在内心已笑过百八十遍,已经是笑不动了,于是平静道:“所以你要我再为你写出几首诗?”

    他摇了摇头,说道:“这并非要事。今早王兄不是问我百花经之事?”

    王玺点了点头。

    “不久前我回到府中,问道阿爹何为百花经,他跟我说,百花经中的百花意旨女子,这是用女子进行修炼的一门功法。”

    ???

    “用女子进行修炼?”

    王玺心想自己没有听错吧,难不成这百花经想要练成,还得专门抓女子过来当炉鼎?

    如此色…邪恶的功法,怪不得他一直都还只是入门。

    辣手摧花这事,他实在做不到。

    “没错,用女子进行修炼。”花鸿翊神情平淡的点了点头,又说道:

    “据阿爹说,修炼此功法的人,在与女子暧昧之时,能从女子的爱意中提取红粉之气,用红粉之气来修炼。”

    什么啊。

    白期待了。

    王玺心想你为什么不早点说完,害得他的心七上八下的。

    不过用女子的爱意进行修炼,创造《百花经》的人可真是个天才,能想到这种修炼方法。

    “只是这百花经自上一代花间派掌门离世后,就已失传,花间派也就此没落。”

    花鸿翊说到这里,脸上闪过一丝悲伤,似乎不愿提起此事。

    “不说这事,王兄,同我一起去花满楼如何?”

    “正有此意。”

    ……

    荣学林回想不久前,那位白衣女子持一剑上山,将他们五位长老一剑击败的场面,胸中满是怨愤。

    自己苦修多年,摸爬滚打,终于是成为二境武者,还成为迎光门的长老,在门派中风光无比,受人尊敬。

    出到外面跟人说起自己为一派之长老,旁人也会投来羡慕和敬仰的目光。

    虽然这一路走来是经历过无数的辛酸,但最终有这些成就,他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于是有些时候,他还真以为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大有所为,认为自己高人一等。

    全忘了自己当年在练武的时候,被各大州的天才打压的场面。

    甲子之龄,不过二境武者,这资质在这个世界中可谓差的不能再差,也就在这偏僻的地方能出人头地,但在其它地方,估计也就是个内门弟子的水平,甚至可能是外门弟子。

    不过荣学林全然忘了这事,认为自己二境武者的修为,就能让别人臣服他,尊敬他,他也一直生活在自己所想象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直到那位白衣女子的到来,用一剑斩碎了他的尊严,他的幻想,才让他想起来,原来自己是多么的不堪。

    于是为了找回自信,荣学林才刻意中了激将法,来为牛昊报仇。

    这样能卖牛昊一个人情,还能让自己发泄胸中的闷气,何乐而不为。

    若是平时,他才不会干这种自掉身价的事情。

    毕竟再怎么说,他的名声在安城之中还是“挺不错”的。

    “牛昊,你说的那位算命先生在哪?”

    他与迎光门四位长老已经来到牛昊所说的街道上,环顾周遭,却没有看到有哪个地方有人在摆摊算命。

    倒是有一个卖猪肉的店铺,正在说道:“哪个狗日的将我肋排全拿走了!”

    牛昊脸上青筋暴起,随意拉来一个路人,问道:“今早的算命先生去了哪里!”

    那位路人无缘无故被问道,双脚打颤,说道:“我…我没看到过什么算命先生。”

    “滚!”

    牛昊见这人没有发挥出作用,直接用脚将他踢倒在地。

    荣学林走过去将路人拉起来,说道:“这位仁兄,没事吧?”

    “没…没事。”

    路人有些受宠若惊,道谢后连忙离开。

    他见此,觉得自己的名声又会变好,不禁心情舒畅。

    “我就在这等着,我就不信他不会不回来。”

    牛昊还被怒气困扰,决意在这里等着。

    荣学林却有点不愿意,这条街上人来人往,若是让百姓看到他教训他人的场景,那可就得不偿失。

    “我们…”

    “他来了!”

    就在他准备提议离开的时候,牛昊突然喊一声。

    于是他往牛昊所指的方向看去。

    这是。

    城主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