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236n.co 后缀换成 co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许你三世江山 > 正文 第65章 二世(六十四)
    辰时,火红的太阳已经露出了头来,圆滚滚的从东方升起。

    承乾宫大门口,一辆马车正好停顿下来,下人撩开帷幔,赵武从里面先行下来,然后伸手将洛晴霜给安稳扶下。

    本打算前几日就进宫的,洛晴霜特意找了个江湖道士看了看,说是今天辰时对她来说吉利,便延长至了现在。

    很多丫鬟仆人从宫前路过,见到三皇子挽着一个女子的手,都小心翼翼地找机会细看。

    只见那个女子并非是三皇妃,穿着娟纱金丝绣花长裙,头上挽着一枚宝蓝点翠珠钗,两弯柳叶眉,倾点细鼻梁,脸蛋虽小,但是皮肤却不是很白嫩。

    “殿下,娘娘在殿内候着了。”

    翠儿带着路,一边儿快步走,一边儿回头细瞧着身后这个女人。

    洛晴霜好像看出了这个婢女藐视自己的模样,便迎着她的眼,微微一瞪,吓得她立马将头偏过去,再未偷偷回过头来。

    “娘娘,殿下带到了。”

    翠儿也没有从头到尾也没有提及洛晴霜这个人。

    “进来。”

    她推开门,赵武和洛晴是对视一笑,然后踏进了殿内。

    贵妃正斜靠在躺椅上,抱着寸金,懒洋洋地抬起下巴,凝视了洛晴霜一眼,再看向赵武,见他脸色的神采有些盎然,便道:“你今天看起来心情不错。”

    赵武拱手道:“自然。”

    “当初娶陆楚菲进宫的时候,本宫也没看你如此高兴,今儿个,想要纳她为妾,倒是有几分激动,你们俩还当真情投意合啊。”

    “儿臣自幼与晴霜相识,也算是青梅竹马,况且,她愿意豁出性命为儿臣在大哥身边办事,如今太子被废,她功劳不可忽视。”

    他这是在为她说话。

    贵妃不屑地一嗤,顺着寸金的毛抚摸着,只觉得好笑:“愿意豁出身家性命搭上皇子的女人,这天下就不缺这样的人,当然也不是什么三六九等就能进你兴圣宫的。”

    她看向洛晴霜,见她这副面孔,怎么看却怎么都喜欢不起来,长得也不差,但就是觉得她那眼神永远都正眼看不到人:“你是丞相庶女,嫁给本宫的儿子当个妾,也算勉强入格吧。”

    洛晴霜听见这话,还真有点压抑。

    “听闻你现在不姓洛了?跟你母亲一个姓?苏……晴霜?”

    她点头道:“正是。”

    “呵,这是真的要跟丞相断绝父女关系,和丞相府再也不往来?”

    洛晴霜:“正是。”

    贵妃冷笑,一只腿翘起来搭在另一条腿上,“呵,回答得倒是干净利落,倘若你真的有意不姓洛,不是丞相的女儿,那么恕本宫就不能让你做他的妾了。”

    “母妃……”

    赵武忍不住喊道。

    “怎么?本宫这是为你着想,纳一个不三不四的女人为妾,这以后传出去你不要脸,本宫难道也不要脸吗?”

    她可毕竟是未来的皇太后,可是容忍不得这种有缺陷的女人和自己沾亲带故。

    “况且,她叫苏晴霜,岂不是和丞相对着干?”

    “本宫也不想在这些个节骨眼上,传出这些个风风雨雨来。”

    “可是这对晴霜不公平……”

    贵妃呵斥道:“有何不公平?比她身世好的人大有人在,要是真的公平,她一步也踏不进这宫门。”

    洛晴霜抬起额来,她明白贵妃的意思,也深知确实是这么个理。

    毕竟她进宫来,一则是报复洛璃,二则是辅佐赵武当上皇帝,从而借助他,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为自己母亲得到封号正名。

    她镇定道:“我就叫洛晴霜,身上有一半流着洛季安的血,这是事实,没什么好避讳的。”

    贵妃脸色一沉,没想到她倒是洒脱,这还是下定决心要进宫来了。

    她瞥向赵武道:“你先出去,我有话要跟她说。”

    赵武看了看洛晴霜,对着她点头一下,然后想起什么,再问道:“母妃,儿臣什么时候纳她入宫,该有的礼节也要给到丞相府去。”

    “礼节你择日去给吧,至于仪式……”

    贵妃冷冷道:“一个妾,还需要什么仪式。”

    “这怕是不妥吧,丞相那边……”

    “儿啊,你放心,丞相巴不得越低调越好,人人都知道她跟丞相府闹掰了,和洛璃决裂,现在摇身一变,成了兴圣宫的侧妃。”

    “这事儿啊,太高调,会让洛季安太为难的。”

    洛晴霜看向赵武道:“殿下,就依娘娘意思办吧。”

    她这是明白了,贵妃压根儿就不待见自己,是根本不可能想风风光光进入兴圣宫的。

    也没多想,只要能进宫就可以,办不办仪式,出不出风头,一点儿也不会影响她侧皇妃的身份。

    赵武转身,这才退了出去。

    富丽堂皇的殿内,两个女人互相探查着彼此。

    贵妃站起身来,寸金从她身上一跃而下,“喵”的一声,不知道一下子又窜去了何处。

    “说说吧,你进宫来的目的是什么?”

    洛晴霜唇角露出一抹笑,“自然是来帮娘娘和殿下的。”

    “帮本宫?你倒是真看得起自己。”

    “观景台一事,我不是也帮了点小忙吗?”

    她挑了挑眉:“能够帮到殿下和娘娘,是我的运气。”

    贵妃提点道:“别总是拿这件事情挂在嘴边儿上,害怕别人不知道是吗?”

    她一步一步走过去:“你能帮本宫什么?”

    “别的不敢说,但是洛璃和大殿下,至少我活都很了解,可以有所牵制吧,当然,也愿意为娘娘出谋划策,帮助娘娘您坐上那皇太后之位。”

    说次话的时候,她目光尤其狠戾,眼皮微暇。

    贵妃端正着看她,站在跟前,气势丝毫不减,这个女人还真不简单。

    “洛晴霜,你到底想要什么?”

    她感受到她身上的野心,可是一点儿也不比自身的少。

    洛晴霜迎着她的眼,规矩道:“我想要娘娘以后为我母亲赐予封号,为她正名。”

    原来如此。

    “只是为了你母亲?”

    贵妃当然是不相信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她咽了咽,再道:“我想扳倒洛璃,让她也身败名裂。”

    贵妃转身过去,忍不住捂唇大笑几声:“本宫想说你有还真点自不量力,你和她差得可不止一星半点。”

    继而拍了拍她肩膀道:“不过勇气可嘉,本宫也欣赏有野心的人。”

    洛晴霜此时脸色铁青,“我不比她差。”

    贵妃扬了扬手指,漫不经心拂了拂衣袖。

    “当初皇上降诞宴上,你本可以打得一手好牌,最后却差点被皇上处以欺君之罪,最后还不是人家洛璃救了你。”

    “她不光救了你,而且还为丞相博得无上荣耀,最后皇上给予她这天底下有史以来最高的特权,挑选心仪的皇子为夫婿。”

    “当时,就连本宫也让自己的两个儿子去想方设法拉拢过她,只不过奈何,她意不在此,居然选了四皇子。”

    说到这,她也是显得有些头疼,这等不趋炎附势之人,还是头一个。

    “你们丞相府的事情,本宫也听说了,你母亲害死徐兰那是板上钉钉的事,再说她有这番狠毒心思,做的祸事肯定不止一桩两桩。”

    她尖锐地再看向此时眸光晦暗的洛晴霜,语调轻佻至极道:“而这些个祸事,别说你都没有参与其中。”

    语气恳切,好像一眼便看穿了她,知道所有事情真相一样。

    洛晴霜这才有些收敛,身上那股劲儿才隐隐收了不少。

    素来贵妃就以“阴险刻薄”出名。

    没想到就连这四个字去形容她,都还觉得不够贴切。

    “洛璃可是有靠山的人,连陆楚菲也敢动手打的人,对本宫向来也是隔着距离不卑不亢的。”

    “本宫还是劝你收敛些,你要记恨谁,扳倒谁本宫都可以不管你,适当时候甚至可以为你撑腰。”

    “但是,你凡事必深思而后行,不要坏了三皇子的名声,也不要丢了将本宫的颜面,否则,本宫绝不会放过你。”

    寸金“喵”的一声,窜到洛晴霜跟前,往她身上一扑,无意中吓得她后退几步险些跌倒,猫被这动静吓到了,锋利的爪子抓向来了她的手,将其手背划出道深深的痕迹,渗出血滴来。

    她被刺痛得尖叫一声,然后摔倒在地。

    贵妃只是着急着唤寸金,然后将它抱在怀中,温柔安抚道:“寸金,没事儿吧,不怕不怕啊……”

    随及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洛晴霜愤怒道:“还不快滚,要是把我的猫给弄出个什么好歹,你拿什么来还!”

    洛晴霜暗暗瞪了瞪那只猫,然后捂住自己流血的手背站起来,还是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才转身出了去。

    看到翠儿,她便问道:“殿下呢?”

    翠儿将脸一撇,一脸不在乎:“不知道。”

    低头看见她的手流着血,假装惊讶道:“哎呀,你的手是怎么了?”

    仔细瞧了瞧那道痕迹,捂嘴道:“莫非你是把咱寸金吓到了?”

    然后及其埋怨地嘟囔着:“寸金这可是倒了什么霉,这么不小心碰到了你。”

    洛晴霜实在忍不下去了,瞪着她狠言道:“我好歹也是侧妃,请注意你的态度!”

    言罢,她撞开翠儿往宫门口走去。

    赵武坐在马车内,正在里面候着,看到洛晴霜捂着手过来,还滴着血,忙下车问道:“你的手怎么了?”

    她将手挪开,露出伤痕:“猫抓的。”

    “寸金挠的?母妃最爱她那只猫。”

    接着将她轻轻扶到车内,脸色有丝怅然:“走吧,我叫御医来给你包扎。”

    她叹了口气,默默低下头,哼出一个“嗯”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