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236n.co 后缀换成 co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带崽崽种田后,被糙汉将军娇宠 > 第043章 婵儿突发高热
    辛漪原是打算做木盒子,走访几家店后,便决定用陶瓷来做。

    一来陶瓷的制作工艺在楚州甚至整个大盛朝,都非常成熟。工匠们可以做出各种精巧绝美的小粉盒来。

    二来陶瓷较之木盒,颜色上会更加鲜艳一些,容易讨夫人小娘子们喜欢。

    问了几家店,最终选择了一家叫云微淘的店铺。

    “掌柜。我有自己的样式,不知师傅们可否做出来?”

    辛漪给了图纸,上面画了几个花样,颜色也用颜料画了出来,看起来精致灵巧,和市面上的不同。

    掌柜是个壮实的男人,姓仇,看了辛漪的图纸,颇有些惊讶,图上花纹精致秀美,若是做出来,必定是楚州独一份的,就是价格会稍贵些。

    便对辛漪道:“做是可以做,就是价格贵,得需要二十文钱一个。”

    这和辛漪的预算没差多少。

    “我的要求是凡是我图纸上出来的成品,不能往外售卖,只供我一家,不知仇掌柜可否做到?”

    她走的是高端路线,在盒子上花些心思,更能吸引顾。也不希望市场上有和她雷同的粉盒。

    仇掌柜是个爽快人,忙应道:“这不难,咱们在楚州城十几年,便是以诚信立足的。若娘子不希望外流,咱们必定不会让成品外流。”

    辛漪点头,“成。”

    沟通了一些细节后,两人当下便签了契约。辛漪付了定金,约定十天后来取货。

    从云微淘出来,蒙昀便好奇问道:“你连这经商之术也精通?”

    她会打鱼,会农桑之术,还会经商之道,甚至对丹青技艺也颇为精通。

    辛漪心知也瞒不了他,况且这也不是什么难事。

    没人规定丞相之女就不能会些市井生活之道。

    便笑道:“略知一二,算不上精通。毕竟还要养孩子,总得要学着些。”

    这话,她先前也说过。

    蒙昀想起她的遭遇,满眼心疼。

    “你怨吗?”他问道。

    辛漪愣了愣,看向他,他也在直直看着她。

    “你指的是什么?”

    蒙昀略一沉吟:“孤身一人带着琢儿和婵儿来楚州。”

    她叹了口气,不是带他们来,是被人赶出来的。若是原主,必定是怨的。

    可是她不怨,她甚至还感恩这一切,让她换另外一个身份继续活着,身边还多了两个可爱的奶娃娃。

    她摇了摇头:“我不怨,上天给你关上一扇门,必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我甚至感恩这一切。”

    她在现代,应该已经死了吧。

    蒙昀细细咀嚼着她的话,是了,若不是阴差阳错,他也不会被冲到下游,被她救起。

    而她,便是上天为他打开的另一扇窗。

    他薄唇微扬,目光温柔,默默跟在辛漪身侧。

    两人走了一段,辛漪想起家里的两个奶团子,忙去给他们买点心和玩具。

    两人从城里回来,便看到琢儿和婵儿坐在院子的大树下,正巴巴地看着路口。

    见到辛漪回来,婵儿率先蹬蹬蹬跑出来。

    “娘亲~~~”她带着哭腔,圆溜溜的眼睛红红的。一头扎进辛漪的怀里,抽抽搭搭地哭了起来。

    辛漪疑惑,忙一把抱起小姑娘:“娘的乖宝宝怎么了?”

    “呜呜呜喵喵它不见了!”说到伤心处,她“哇~”地放声大哭。

    随后跟出来的琢儿也是一脸愁容,婵儿看起来很难过,他也难过。

    原来是因为喵喵。

    好好的怎么就不见了呢?

    她看向一旁的春荷。

    春荷忙说:“早晨还跟婵儿躺在一处的,中午喂它的时候就找不到了。我在各个角落放鱼干,都没看到喵喵出来。”

    “村里有没有小孩子过来玩儿?”蒙昀问道。

    春荷想了想,“有的,有几个调皮的在院门口玩儿,没多久就走了。”

    不会是被哪个熊孩子抱回家了吧?

    春荷忙去村里找那几个熊孩子问清楚。

    婵儿好不容易有个玩伴,才刚处出感情来,这就离开了,也不怪她伤心。

    辛漪心疼地替她拭去眼泪,试着安慰她:“许是喵喵想它的娘了,回去看它娘亲去了。”

    小姑娘鼻子红红的,漂亮的眼里,泪珠一颗一颗滚落,抽抽搭搭止了哭声问道:“那那它会回来吗?”

    “咱们再等喵喵几天好不好?”

    婵儿想了片刻,带着哭腔应道:“呜好”

    辛漪忙把人抱回屋。

    而春荷去找那几个熊孩子问过,几人都说没看见。

    婵儿因为喵喵不见了,心情不好,晚饭也没怎么吃。

    辛漪便煮了一小锅粥温着,想等她夜里饿了再吃。

    谁知她夜里竟发起高烧来,还哼哼唧唧说起胡话。

    把辛漪吓了一跳。

    她没带过孩子,来到这里一个月了,这还是孩子第一次发高烧。

    “婵儿?哪里不舒服,跟娘说。”她忙掀开被子下床,取了温水沾湿巾帕给她降温。

    婵儿小小的身子滚烫,口中哼唧:“疼喵喵”

    蒙昀夜里听到动静,忙出来问道:“怎么了?”

    “是婵儿,她发高烧了。”辛漪正六神无主,她给婵儿物理降温,可仍没效果。听到蒙昀的声音,仿佛抓了救命稻草。

    她声音急切,蒙昀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忙推门进来。

    婵儿被辛漪抱在怀里,口中哼唧说着胡话,一会儿说疼,一会儿要喵喵,一会儿要娘。

    辛漪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婵儿在她怀里哼哼唧唧,小小的身子难受地翻来翻去,她的眼泪就扑簌扑簌地滚落。

    一旁的琢儿已经爬起来,正呆呆坐在一旁,显然还没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蒙昀进来,便看到娘仨这等模样。

    他一阵心疼,忙上去察看婵儿的情况。

    婵儿浑身滚烫,已经烧迷糊了,必须得给她找郎中。

    他握住辛漪的手,安抚道:“别着急,我去找陆郎中。”

    辛漪六神无主,只对他点头,那豆大的泪珠就顺着她眼眶里滚。

    蒙昀心口一窒,忙冲出辛家小院,往陆郎中家赶去。

    此时已是深夜,陆郎中和自家婆娘睡得正香,没成想一个黑影窜进他家,把他从床上提拉起来。

    他吓了一跳,只听到一个略熟悉的声音道:“得罪了陆郎中,婵儿突发高热不省人事,烦你赶紧去看看。”

    许是职业习惯,陆郎中听到‘高热’‘不省人事’时,人就已经清明了,赶紧扯了外衣,被蒙昀连拉带拽地往辛家小院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