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236n.co 后缀换成 co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道至苦是人间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横插一脚现贪婪
    祁镇的出现虽然打乱了阳子冀原本地计划,但也因为祁镇似乎知道一些内幕,所以阳子冀打蛇随棍上,假装拌蒜跌倒撞上祁镇。实则借此机会在祁镇身边耳语,快速说明来意。

    祁镇虽然看起来粗枝大叶的,但他是那种胆大心细的人,很是机敏,通过阳子冀的三言两语,很快就明白自己应该怎么做。所以,两人在完全没有配合过的情况下上演了一出好戏,让所有人都相信了阳子冀手中的神仙水是真的。也正是因为这一步,阳子冀才得以顺利引出下一环。而阳子冀的这一环,也是最为关键的一环。那就是自己说出神仙水的真正效用,再欺骗祝源等人说自己手中只有一瓶,逼得他们为了神仙水争吵。

    这一环的过程中,阳子冀也别有用心地说出只有输的人能喝,为的就是看看这群人为了能喝上神仙水,到底会做出怎样的丑态。而祝源等人也没有让他失望,为了喝上神仙水,他们可谓是丑态百出。可正是因为他们他们的丑态,这更让阳子冀觉得神仙水地可怕。因为,这群人为了可以得到神仙水,毫无底线可言。

    看着台上持续交锋的十四人,阳子冀已经在盘算下一步了。他的下一步,是如何劝服陈云等人助他发动政变。只有完成了这一步,阳子冀才能彻底地清除起义军的势力。

    随着时间的行进,台上十四人原本焦灼的战斗也逐渐分出了一些胜负。能做偏将的,除了战功显著、后台硬之外,实力也是一个重要的指标。所以,那些对上偏将的统领,无一例外全部被击败了。

    台上,就剩下六个偏将和一个统领。六个偏将虽然心知各自为敌,但是他们都把眼睛盯向了唯一还在的统领。眼神之中,似乎在传递着某种信息。

    这个统领被六个偏将看着,浑身一个激灵。他随即明白过来,主动跳下了擂台认输。

    他的做法很正确。一来,如果他不跳下擂台认输,等待他的只有两种结果,要么加入这其中的任意一个,然后得罪其他五个,要么就是被这六个先推下去。这两种结果,第一种是得罪人,以后免不得被人穿小鞋;第二种则是事关面子和身体,他可不想被人围殴受重伤。

    二来,他跳下擂台认输,可以不得罪这六人,又能卖他们六个一个人情,何乐而不为。

    见台上只剩下负伤六人,台下已经重伤七人,一人负伤,阳子冀心中暗道:“快了,再打一会,等这六人重伤,就是我开始计划的时候。”

    然而,计划永远都是赶不上变化的。就在六人准备捉对厮杀的时候,一个人的出现,让他们都是停下了手。

    阳子冀看着来人,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暗道:“怎么这金辉也来了?难不成他也是为了神仙水而来的?”

    没错,来的人正是桂阳城主金辉。他的到来,让原本剑拔弩张的六人停手,也让阳子冀原本顺利进行的计划暂时中断。

    金辉冷冷地看着阳子冀,厉声道:“小子,你竟敢公然妖言惑众!来人,把他拿下,将他一切地东西都收缴上来!本城主要亲眼看看这些东西,那一些事他勾结起义军的证据!”

    “是!”

    此言一出,阳子冀当即明白过来了。金辉的确也是为神仙水而来的,不过,他的做法更绝,直接给阳子冀安上莫须有地罪名,合理合法地收缴阳子冀的神仙水。

    望着围过来的陈云等人,阳子冀拿出了“神仙水”,做出一副你过来我就将之摔碎的态势。

    陈云等人自然是不理会的,继续向前,但是金辉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神仙水化为乌有,他调整了一下语调,说道:“小子,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交出你身上所有的东西,我就不过问你的罪过!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我可信不过你,我把东西都给你了,你整一手反转猪肚就系屎,我岂不是人财两空?”

    “小子,你要清楚,你没有和我讨价还价的余地,我这么让步已经很气了,你再说多,我现在就让士兵将你射杀。”

    阳子冀整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说道:“哼!我可是有把握在你射杀我之前就你想要的东西毁掉,不信的话你大可以试试。”

    “那你要如何?才肯交出我想要的东西。”

    见阳子冀软硬不吃,金辉也是有些没辙了,不再掩饰自己想要神仙水的目的,这可让陈云等人心生疑惑。

    阳子冀笑了笑,道:“台上的六个打来打去,为的是我手中的神仙水,如果城主大人也想要这神仙水,大可以上台。我已经立下规矩了,谁赢,谁就可以得到神仙水。”

    看着台下六个重伤挂彩的统领,金辉心中一凛,暗道:“想不到这几个死崽子为了争这一瓶神仙水居然下这么狠的手。不过,谅这群死崽子也不敢动我。”

    随即,他点了点头,道:“可以,那我也上去,凭本事得到这神仙水!”

    说着,金辉一跃而起,来到擂台上。眼神倨傲地看着六个负伤的偏将,他冷冷道:“你们这群崽子,要是想要保住饭碗,就乖乖地给我跳下去认输。”

    听到金辉的威胁,祝源等人咽了咽口水,看了看阳子冀手中的神仙水。在经历了激烈的思想挣扎之后,他们没有一个愿意离开擂台。

    看着原地不动的六人,金辉冷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将你们一个一个地打下去!”

    说完,金辉爆发出一身气势,五流强者的气息喷涌而出,压的祝源等人是不住地后退。

    见状,阳子冀暗道:“这金辉的实力倒是不错,如果以单挑而论,台上除了他之外没有五流的武者,他是必胜无疑。只是祝源等人应该不甘心金辉横插一脚,他们应该会联合起来做掉金辉。”

    就如同阳子冀的预测一般,原本还相互对立的六人站在了同一阵线,摆出一个阵型来同金辉对峙。见状,即使气势很盛,金辉也是收起了轻视,认真地对待这一场一对六的战斗。

    双方都是相互对峙,没有轻举妄动,这让阳子冀担心再迟一点,会出现更多的变故,所以,他鼓了一下掌。

    就如同得到进攻方的信号一样,阳子冀拍响这一掌之后,祝源李振等人冲了上去,左右各两个夹击上去,速度快的李振则是绕到了金辉的后面,对他的后背发起进攻,在正面,是祝源刚猛的进攻。

    面对六人夹击,金辉不敢大意,他内气澎湃,左右手凝聚内气护盾,挡住了从左右两侧的进攻。但是,正面和后背的攻击如约而至,他被迫将内气护盾扩大。

    祝源等人的第一次攻击都打在金辉的内气护盾上,虽然无法对金辉造成伤害,但是却是消耗了金辉不少的内气。

    金辉气势再起,将围攻自己的人全部震开,不等收气,金辉一拳砸向了在他正面的祝源。

    祝源吓得迅速暴退,但金辉这一拳速度极快,在祝源还没有退出几米的情况下就已经追上了他,眼看就要一拳砸在他的胸口上。

    就在这时,李振突然出现在金辉的后背,伸出蓄力已久的手掌,一掌拍向了金辉毫无防备的后背。

    金辉低估了李振的速度,他以为自己这暴起发难的一拳能够快速结果掉祝源,然后再想着防备,只是他没有想到祝源的反应那么快,提前后退了一点距离,害得他这一拳是耽搁了一两个呼吸。也正是这一两个呼吸的时间,金辉后背空防的机会被李振捕捉到了。

    金辉的一拳打在祝源的胸口上,强劲的力道让祝源的胸膛都有些凹陷。这一拳不仅是把祝源打的吐血昏迷,也把他一拳打飞出去。

    但是,在金辉重伤祝源的瞬间,李振蓄力已久的一掌也落到了金辉的后背上,一掌将他打的吐血,踉踉跄跄地往前跌。

    其余人见状,知道这是一个解决金辉的好机会,他们都是一拥而上,使出自己生平最为厉害的招式,一股脑地招呼向金辉。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金辉必输无疑的时候,他突然转过身,双手凝聚内气拍出,一个内气所化的狮子头砸向了攻过来的四人。

    接触的一瞬间,四个偏将都是被狮子头震的吐血,整个人像个断线风筝一样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擂台下,一动也不动。

    而发完这一招的金辉,他吐了一口血出来,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显然,刚刚那一招,消耗了他很多很多的的内气。再加上之前被李振偷袭,他的伤势也因为动用太多的内气而加重。

    阳子冀看着重伤地金辉,暗道:“想不到这个家伙这么狠,为了得到神仙水,不仅不顾及手下的生死,对自己也是这么的狠。看来有机会搞到神仙水,得研究一下。”

    就这样,随着金辉重伤一击将四人打成重伤,台上就剩下重伤的金辉,还有刚刚偷袭他伤势不重的李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