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236n.co 后缀换成 co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替身前男友对我穷追不舍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消息
    贺塬哑声道,“没事。”

    他似乎是早有预料,并没有很惊讶。

    官瑾疏点了点头,看着脚下踩着的康其禄,男人挣扎着,手里的枪飞出了很远。

    而一旁想冲上来的闻闲野和闻琪也被从大门闯入的一堆警察压住而无法动弹。

    康其禄眼睛发红,眼泪堪堪要掉出眼眶,他几乎是歇斯底里,“杀了你贺塬我要杀了你。”

    康其禄还是没放弃这个几乎不可能的想法。

    贺塬没有理睬他,只是抱着怀中的楚行简安慰着,楚行简脸上表情恍惚,显然是收到惊吓,而造成的精神恍惚力竭。

    青年靠在男人怀中,脸色惨白,眼神凝滞。

    看到事态转好,才慢慢放松紧绷的神经,然后猛得晕了过去。

    贺塬一慌,连忙抬起青年苍白的小脸,仔细查看,“小简?小简”

    带来的医生赶紧走了上来,查看一番后道,“只是受到惊吓了,没事,休息一会就好。”这一番话安慰到了贺塬。

    贺塬慌乱地点了点头,无措地亲吻了下青年的发顶,动作轻柔。

    满是鲜血,被架走的俞珏垂着眼睑,因为疼痛而来的汗水从额头上划过,滴入眼睛里,一阵刺疼,血液充斥眼球,让男人忍不住掉泪。

    他模糊的视野里看见楚行简被贺塬抱入怀里,楚行简不像对他那般警惕与排斥,而是依赖

    两人的亲昵模样映入他的眼帘,刺激地男人忍不住鼻腔发酸,不自觉地落下眼泪。

    俞珏闭上眼,不再多看,静静地躺在担架上被人送出去。

    昏迷过去的楚行简也被贺塬抱起,一路往楼下去。

    楼下一看,已经站满了人,临近岛边的海面上停满了数艘游艇。

    甚至医疗艇都有来。

    贺塬抱着楚行简上了最近的一辆游艇,边上坐着的是官瑾疏。

    官瑾疏扫了眼攥着贺塬衣领的楚行简,一时有点羡慕。

    一旁的贺塬手臂收紧,把青年抱的更加深入怀中,男人轻声对官瑾疏道,“谢了,太麻烦你了。”

    官瑾疏摇了摇头,只是道,“这倒是无所谓,但是”

    男人扫了眼楚行简,便犹豫着要不要说下去。

    贺塬手臂一紧,随后一松,他低声道,“我知道我会遵守承诺的。”

    官瑾疏一愣,眼中闪过无奈。

    “能找到这,没有他的帮助的确是不行的。”

    “而且”官瑾疏看了看外面,那辆游艇上压着的人就是康其禄。

    “康其禄的人围海边一圈,要不是他,可能完全找不到漏洞,不过险些赶不上”

    贺塬低低应了一声,目光还停在青年的身上,像是在看最后一眼一般,留恋贪婪,不舍。

    杂糅在一块,在男人眼眸中印下一片浓厚的阴影。

    官瑾疏抿了抿唇。

    他本来是找不到天之岛的双生岛的,定位困难,加之还有康其禄的人做干扰。

    找起来是极其困难的。

    因此他是非常不同意贺塬一个人独自登岛的,但贺塬还是一意孤行地沉不住气,就独自登岛了,即使可能回不来。

    但幸好,在贺塬登岛前收到消息。

    官瑾疏掌握到了最新的消息,发现康其禄在岛外安插许多人,专门拦住除贺塬以外的人员,做到只允许贺塬一人登岛的目标。

    除此以外,康其禄竟然还安插了眼线在贺氏集团,随时关注官瑾疏的消息更新,随时提防,随之变动。

    但这些消息一律被官瑾疏查出。

    后来替换了贺氏集团的监控录像,全部替换成官瑾疏没有异常,照常工作的状态。

    而眼线则把这段假视频上传给康其禄。

    因此,贺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尽力地拖着康其禄,给官瑾疏争取更多的时间突破。

    而消息是谁传来的

    官瑾疏眼神一深,眼眸中的神色有些意味深长,贺塬注意到,神色未动。

    贺塬淡声道,“他怎么样?”

    官瑾疏挑了下眉,“失血过度,子弹没有穿过骨头,手枪射程也不算远,威力一般,所以没什么大碍,已经包扎完了。”

    贺塬点了点头,视线外转,看着漂泊不定,浪花四起的海面。

    先前瓢盆的大雨已经停下,乌云逐渐散开,阳光投射下来,从那丛乌云里显现出几道金色的光线,照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耀眼至极。

    官瑾疏顺着男人的目光看去,漂亮的海天一色在忙碌这么多天后显得这么美丽。

    他感叹一声,“结束了”

    贺塬听到一顿,“是啊,都结束了”男人语气复杂,眼神怔愣的盯着海面。

    他低下头,轻轻吻了青年一下。

    停顿了一下,像是亲不够那般,又亲了一下,官瑾疏在一旁看着,心中无奈,还有莫名的相似之感。

    官瑾疏收回视线,心中叹息。

    不由想起昨天发生的事,那一天,就像是发生政变那般可怖,一切颠倒。

    他没想到给他传来消息的会是俞珏。

    那时,俞珏突然在贺塬临行前传来消息,一封简短的邮件——打开视频。

    官瑾疏险些忽略这条古怪的消息。

    发消息的人像是犹豫再三,才发出这条希望他忽略又希望他看见的简短的,看似随缘的一条消息。

    贺塬和官瑾疏在贺氏集团的办公室里点开了这条视频,发现是一种联系方式。

    一打开,便看到了精神极其不稳定,甚至可以说有些疯癫的俞珏。

    男人似乎是藏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除了俞珏周围,镜头外的所有景象都是漆黑的。

    贺塬看到俞珏,就已经克制不住脾气了,男人眼色一沉,表情显而易见的暴怒,他咬着牙,低低道,“俞珏。”

    像是被侵犯领域的雄狮,随时给人致命一击。

    官瑾疏在一旁,按着贺塬的肩膀努力不让他一拳砸向屏幕。

    俞珏颤了一下,原本有些呆滞和瑟缩的神色忽然生动了许多,他微微睁大眼睛,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猛得扑到了屏幕前,动作很大,使得视频都有些摇晃。

    “贺塬”俞珏声音沙哑地念了贺塬的名字。

    “贺塬!”俞珏突然像发疯了一般,狠狠锤了下桌子,“都是你,都是你,你为什么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上!”

    贺塬脸色一沉,还未开口,官瑾疏就道,“俞珏,你还是先看一下自己的身份吧。”

    无论官瑾疏还是贺塬,都是真正的妻生子,堂堂正正的身份,让他们对私生子这个观念,极为不齿。

    果然官瑾疏话语一落,俞珏疯癫地模样就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一动不动地僵着脸,片刻后,才慢慢露出惨笑。

    “对我才是私生子”像是一口气断掉了一般,俞珏无力地,认命地重复了一遍。

    官瑾疏和贺塬抿了抿唇,他们知道一些渊源,明白一些苦难,但

    贺塬冷下脸,他不会去同情俞珏。

    世上从出生起就经受苦难的人,多之又多,但总有的人能扛得住艰辛,继续走下去,而不是用这些伤害无辜人的手段,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贺塬自认为不是好人,但他有属于自己的道德底线,所以,对于康其禄和俞珏的行为,他只觉得反感与厌恶。

    尤其是,他们伤害的还是自己的爱人。

    官瑾疏注意到贺塬越发不耐烦的神色,便打断了俞珏陷入痴怔疯魔的喃喃自语的状态。

    “你发来视频,就是想告诉我们你的苦难的?”

    俞珏一顿,缓缓抬头道,“不是”

    “我想救楚行简”

    “我爱他。”

    “哗啦——”随着那一声表白尾音的落下,一道刺耳的椅子摩擦地板,摔倒在地的声音极其让在场人都停了下来。

    贺塬站在桌前,呼吸急促,眼眸里浓稠到让人窒息的黑色快要溢出来。

    “爱他”

    “你也配?!”贺塬咬着牙,一字一顿地撑着桌面,对着俞珏阴沉道。

    俞珏却没有表情上的变化,甚至脸上发笑,“那你配吗?”

    “如果没我的干涉”俞珏突然一顿,原本嘲讽的神情将在脸上,显得有些滑稽。

    还在气头的贺塬没察觉出不对劲,但一旁官瑾疏瞬间抓到不对劲。

    “你干涉了什么?”

    “如果说是你与康其禄合作这样的干涉,那我可以理解,但是吗?”

    官瑾疏眯了眯眼,审视着屏幕后的俞珏。

    俞珏脸色微动,眼中闪过一抹复杂。

    变化连盛怒中的贺塬都察觉到了,他心中微动,猛得发现的确有些奇怪。

    “什么意思?”

    贺塬沉声问道。

    俞珏闭了闭眼,自暴自弃道露出道不清的笑,他淡淡道,“能是什么?”

    “当然是白月光了。”男人直视贺塬,露出了满是恶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