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236n.co 后缀换成 co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并村 > 正文 第10章 第十章、失羊案(二)
    郑辉在大山乡派出所工作五年多了,一直是原棋盘岩村片警,作为联系村的片警他对村里的情况比较熟悉,

    “以前发生过这等事吗?”金铭问。

    “有呀,徐阿大的田靠近一村民的屋墙外,因村民的鸡经常光顾他家的田,他不声不响地投了药,结果把村民家的十只鸡全毒死了,村民实在气不过,骂了他几句,第二天夜里村民家就失火,幸亏发现得早,扑救及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房子受伤严重,虽然怀疑是徐阿大所为,但苦于没有证据,就作为一般失火事件处理了。村里埋污水管道,按设计从他家的门前通过,可他不同意,说破坏了他家的风水,他恐吓施工队:‘你们敢施工,我就与谁拚命。’他拿了一把铁锹站在工地上,施工队不敢施工,被迫停工,乡里出面协调,他咬定不松口,乡里怕闹出人命,没敢强来,后来被迫改道,绕过他家,造成工程超预算三万多元。”

    “原来是这么一个人啊,与他的缉号很相符,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李莲香感叹地说。

    金铭没有说话,他知道对付这种人一定要讲策略,要捏住他的七寸,否则反被他咬上一口,他静下心酝酿,一个计谋在脑海中形成。他问郑辉:“你想不想拿下他?”

    “当然想呀,上次在扫黑除恶的活动中就有此意,只可惜没有强有力证据,不能动他,村民私下里说我是个摆设,只吓唬好人,捉不得恶鬼,你们听听多气人哪!害得老子在村民面前抬不起头,影响人民警察的荣誉。”郑辉恨恨地说。

    “没那么严重吧。”李莲香笑着说。

    “既然大家有此意愿,我有一计谋,可以治他。”金铭说。

    郑辉一听来了兴趣,他着急地说:“快,说来听听。”

    “好,……”金铭如此这般地说,二人听了连连点头。

    金铭告诫他们说:“此计只有我三人知道,不可告诉别人。”

    徐阿大的家就在徐家祠堂的左边,有三间三层半楼房,门前是小庭院,用不锈钢围栏围成围墙。金铭和郑辉上门时,徐阿大正在庭院里给花浇水。郑辉叫道:“徐阿大,浇水哪。”

    徐阿大似乎料定他们会上门找他,就淡淡地说:“你们来啦。”

    金铭仔细打量徐阿大,生得五大三粗,皮肤焦黄,看不出是一个厉害角色,但眼露凶光,透着一丝狡诈,果然不是善荐。金铭的爷爷摆摊看相的,曾教过他相术。

    黄俊美也在他家里,他闻声出来,气地说:“金书记,郑警官,你们请厅坐。”

    “哟,黄书记也在啊。”郑辉笑着说。

    走进厅,哟,装饰得不一般,古典风格,中堂贴着一幅大大的寿字,这表明主人已经年过六十,室内摆设跟平时到古民居旅游时看到的一样,中间一张八仙桌,各设两把椅子,下首两边各设二张椅子,椅子之间是茶几,典型的古式风格。

    “请。”黄俊美说。

    主坐定,黄俊美对内喊道:“仙花,上茶。”

    一位妇人端上一盘子,内放四杯茶,一一放在茶几上,黄俊美说:“她是我老婆。”

    “原来是嫂夫人哪,多谢!”金铭站起来说。

    “别气,请坐。”

    除了徐姓,黄姓在村中是第二大姓。黄俊美当过兵,裁军后就复员回家,娶徐阿大的女儿徐仙花为妻,两姓联姻,实力大增,在徐家的帮助下当上村支部书记,一当就是十年。并村后他私下认为凭他的实力,当个村长或书记那是三个指头捏田螺——十拿九稳的事,谁知上级空降了一个书记,不当书记没关系,可这个村长非他莫属。他今天特地来老丈人家,是告诉金铭和郑辉他的态度,在这村里混,今后少不了他的帮衬。

    黄俊美问:“今天两位过来,有何贵干吗?”

    “就是为徐大宝的事过来向你的老泰山了解情况。”金铭非常气地说。

    “他该揍,他家的羊吃了我家的庄稼,看在乡里乡亲的份上,我没有找他算帐,竟然反口诬蔑我偷了他家的羊,既然你们来了,到我家搜上一搜,看看有没有什么羊?”徐阿大愤怒地说。

    “您这话说重了,我们怎么不相信您呢?您是什么人哪,会干这种偷鸡摸狗的勾当,难道您不知道这是犯罪吗?郑辉,你说说,偷窃是不是犯罪?”

    郑辉说:“对的,偷窃公私财产一千元以上的就要立案侦查,量刑标准:(一)个人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以一千至三千元为起点。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二)个人盗窃公私财物“数额巨大”,以三万元至十万元为起点。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听了郑辉的话,徐阿大和黄俊美脸色数变。

    “您老在村里德高望重,怎会干这种事?我们是例行公事,现在知道情况了,不打扰你们了,告辞。”金铭站起来说。

    “金书记,在家里吃了饭再走吧。”黄俊美邀请他们,如果他们同意在岳父家吃饭,就表明他们与自己是同一战线的人。

    “不了,下次吧,多谢。”金铭婉转谢绝,他把“下次”说得特别重,表明他没有拒绝他的好意。

    金铭他们一走,黄俊美对徐阿大说:“爸,您放心,您看他们对您的态度,那叫敬重有加呀。”

    “他们会找徐荣祥核实吗?”徐阿大不放心地问。

    “哼,这个徐荣祥有胆量说吗?我已警告他莫要引火烧身。不过,赶快得把那两只羊处理掉,免得夜长梦多。”黄俊美说。

    徐阿大点头同意。

    郑辉问金铭:“徐荣祥家去吗?”

    “当然要去。”于是两人去徐荣祥家。徐荣祥家是老房子,靠近山脚,他对金铭两人到来,显得非常紧张。郑辉问他:“徐大宝说你看见徐阿大牵走他家的两只羊,你说是不是?”

    徐荣祥矢口否认:“我没有看见。”

    “你想清楚再回答。”郑辉严肃地说。

    “我没看见。”徐荣祥坚持说。

    “好了,我们走吧。”金铭说完带头出来。

    “这个徐荣祥是个胆小鬼,出尔反尔。”郑辉生气地说。

    “意料之中的事。”金铭笑着说。

    “那还找他干什么?”郑辉不解地问。

    “敲山震虎。”金铭说。

    天色不早了,郑辉懒得问清楚,就说:“我得回去了。”

    “好,我开车送你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