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236n.co 后缀换成 co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并村 > 正文 第9章 第九章、失羊案(一)
    听了老书记关于五圣殿来源的传说后,回村口时,金铭决定去殿内参观一下。五圣殿跟其他的殿堂没有什么区别,都是由山门、偏殿与正殿组成,正殿神龛内坐着五位相貌不同、情态各异的菩萨,应该是传说中的五圣爷,仔细观看,雕塑的手艺绝对是一流,雕得栩栩如生。

    殿内烧香的村民告诉他们:“以前殿堂的规模比现在要大一倍,有围墙,这边的卫生院原先都是圣殿的。”

    李莲香说:“我以前来过殿内几次,都觉得很平常,听罢老书记讲的传说,顿觉神秘起来。”

    金铭用手摸着殿内的柱子,入手冰凉,他说:“果然是石柱。”

    村民告诉他:“传说这石柱采自棋盘岩村的石壁坑,那边溪涧还有许多末用的石条,说起来也是奇事,那些石条似剑划的,表面平整光滑,你们有空去看看,挺神奇的。”

    “谢谢您,有空定去看看。”

    回来的路上,李莲香说:“金书记,初战告捷呀。”

    “多亏你的面子呀,否则,我登不了老书记的家门啊。”金铭笑着说,这次拜见老书记,应该说是打开了局面,达到了理想的效果。

    李莲香原以为金铭下基层只是为了捞取资本,回去有个说得过去的政绩,没有什么能力,可从他今天的处事能力来看,他拿捏到位,表现不一般,这让她刮目相看。

    刚到徐家祠堂门口,突然一个妇人痛哭着冲过来拉着金铭说:“金书记,你可回来啦,救命啊。”

    把两人吓了一跳,就出去这么半天出人命啦?出了人命是大事啊,金铭定定神,说:“阿姨,怎么回事?您慢慢跟我说。”

    “金书记,我老公被‘五步蛇’打啦。”

    “五步蛇”?李莲香大惊,哪可是毒蛇呀,人被咬后,据说五步之内毒发身亡,山村内常会出现,她紧张地问:“人呢?”

    “现在送到乡医院去了。”妇人说,她随即哭喊着:“这天杀的‘五步蛇’偷了我家的羊,还打伤我老公,天理何在呀,金书记,你要替我作主啊。”她这样一哭闹,引来了不少看热闹的村民。

    这“五步蛇”会偷羊,还会打人?金铭越听越糊涂,他问:“这‘五步蛇’怎么回事?”

    一村民告诉他:“她是徐大宝的老婆,叫王荷花,她说的‘五步蛇’是一个人的缉号,这个人名叫徐阿大,心狠手辣,故村里背后叫他‘五步蛇’。”

    原来,这么回事,金铭吁了一口气,当务之急先去看望受伤者,他对王荷花说:“阿姨,您先回家,我会处理的。”

    “你可当着大家的面答应的,你不会说话不算数的吧?”王荷花甩了一把鼻涕说。

    “您放心,我答应了。”

    “那‘五步蛇’可是村里的恶霸,你就随口答应,看你如何处理?”有村民冷笑地说。

    金铭没有理他,他对李莲香说:“我们先去医院看看。”二人来不及回办公室,直接开车去乡卫生院。

    “有必要通知驻村民警郑辉吗?”李莲香问。

    “好,你马上跟他联系,叫他去医院等我们。”

    到卫生院咨询医生后,得知徐大宝是皮外伤,只是擦破头皮,金铭放下心来,他问:“医生,他人呢?”

    “喏,在观察室观察着。”梁医生说。

    “我们去看看。”金铭对李莲香说,刚走出门诊室,郑警官也已赶到。

    “金书记,怎么样?”郑辉问。

    “没事,医生说只是皮外伤,我们去了解一下情况。”

    “好。”三人一起去观察室。

    来乡卫生院看病的人不多,整个观察室就徐大宝一人,他坐在床上看手机,看有人进来了,秒速躺下,痛苦地□□着:“啊哟,啊哟”……

    三人相视一笑,金铭叫道:“徐大宝怎么样?”

    徐大宝歪着嘴,表情痛苦地说:“金书记,打死人哪。”

    郑辉坐到床上,拍拍他肩膀,问他:“说说为什么打架?”

    “郑警官,你轻点,痛。”徐大宝夸张地大叫。

    “哥们,满足一下表演欲就行啦,我们问过医生了,他说你没事。”郑辉说。

    “医生只看表面的伤势,我受的是内伤。”徐大宝喘着气说。

    “要不,去城里做一下ct?可这样一来一去,人家说不定把羊都吃了。”金铭假装犹豫地说。

    徐大宝闻言立马坐起来,他说:“郑警官,你要替我要回羊。”

    “我问谁要呢?”郑辉为难地说。

    “‘五步蛇’呀,噢,徐阿大呀。”

    “你详细说说怎么回事?”郑辉边说边从包里掏出本子,开始做笔录。

    “昨天,我象往常一样,把我家的两只羊赶到后山放养,下午四点钟我去牵回,谁知找遍后山都没有看见两只羊。”徐大宝说。

    “会不会跑到其他地方去了呢?”徐辉插话。

    “不可能,我家的羊非常乖巧,从来不乱跑,二年多了从末发生过跑失的情况。我急疯了满山找寻,结果什么也没找到,我失望地下山,恰好碰到在山脚下地里干活的徐荣祥,他看到我急匆匆的样子,就问我:‘大宝,找什么呢?’‘找我家的羊啊,哎,你有看见吗?’徐荣祥说:‘我刚才看见徐阿大牵走两只羊,是不是你家的我不知道了。’我知道那‘五步蛇’家不养羊,牵走的一定是我家羊。于是我上门去讨,谁知他假装不知,反而说我家羊吃了他家的庄稼,要求我赔偿损失。这二只羊是我养着给儿子结婚用的,这下没有了,拿什么结婚呀,我咽不下这口气,争吵起来,那‘五步蛇’狠哪,带着侄子们把打成重伤,郑警官,金书记,你们要替我作主呀。”

    “你争吵的时候有没有说起徐荣祥?”金铭问他。

    “当然要说呀,他可是证人啊。”徐大宝理直气壮地说。

    “好了,情况我们都了解啦,要不?乘我的车回家。”金铭问他。

    “你们不处理好这事,我就不出院。”徐大宝嚷着。

    “那好,你好好呆着,郑辉、李莲香,我们回吧。”金铭带头走出房间。

    现在的山羊可金贵哪,两只羊少说也值五千多元,又发生了打架事件,应该立案侦查。郑辉说:“要不要马上立案?”

    “能不能缓缓?一旦立案,以后解决起来比较麻烦,这样吧,你跟我们回村,听听徐阿大的说辞,然后商量下一步方案。”金铭说。

    “好,听你的。”郑辉同意,他跟金铭年龄相仿,个子虽没有金铭那么高大,但身高也有一七五以上,两人都喜欢打篮球,来村里经常与金铭砌磋一番,成了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