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236n.co 后缀换成 co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并村 > 正文 第6章 第六章、圣殿村的历史(一)
    第六章、圣殿村的历史(一)

    “今年是2019年吧。”老书记问。

    “是的。”金铭回答。

    “你们等一下,让我算算。”老书记低着头默算着,一会儿抬头说:“据族谱记载,圣殿村开村于1467年,明宪宗成化三年,算到今年,足足五百五十二年。”

    “什么?有这么长时间啦。”金铭惊呼道。

    “是呀,我村原叫龙潭村,后来才改为圣殿村的,这改名跟五对殿有关……”老书记娓娓道来:

    传说,在括苍山脉中有五位猎人,他们武艺高强,长年在深山中打猎,后来相遇了,就结拜为兄弟。他们锄恶扶善,急公好义,经常把打来的猎物分给孤独贫困的老人们,在方圆百里颇有侠名,百姓们称他们为“括苍五侠”。

    后来,括苍山脉中出现了一伙山贼,他们打家劫舍,杀人放火,绑架人质,敲诈勒索,无恶不作,官府派兵围剿,屡因山势复杂,地形不熟而失败。众乡亲就求括苍五侠出面除恶,五侠欣然同意,老大说:“山贼为害乡里,我们就灭了他们。”

    五兄弟长年穿山越岭,在山里讨营生,对当地的地形了如指掌,他们带领官兵,迅速剿灭了山贼。

    官府见他们个个武艺高强,请他们出山到衙门去当捕快。

    五兄弟哈哈大笑,回绝说:“我们山野村夫,纵横山林,笑看风云,自由惯了,受不得约束,还是打猎自在。”

    迫于五侠的威名,从此以后,括苍山脉不再出山贼,乡亲们过上安宁的生活。

    有一天,五兄弟打猎到了一悬崖处,只见崖底云雾翻涌,深不见底。

    老大说:“时近晌午,这里平坦如席,我们就在这里打尖,稍作休息,如何?”

    “听大哥的。”他们就坐在悬崖的巨石上开始吃自带的饭菜。老五见此处神秘,开玩笑地说:“要是我盒中的米饭能长出稻谷,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老大说:“老五不可胡说。”他也感觉这里有点异样。

    “大哥,无妨,老五说个玩笑而已。老五,要是我包里的霉菜开出菜花,我也从这里跳下去。”老三说。

    谁知他的话刚说出口,老五惊叫起来,大家回头一看,只见老五的饭盒中长出一把稻谷。这时,老三也惊叫起来,他的霉菜长成鲜菜并开满了花。

    太不可思议了,老二以为是幻觉,他大声说:“倘若我盒中的鱼干变成活鱼,我也跳下去。”他的话音刚落地,鱼干果然变成活鱼跳跃起来。

    这,这,这么可能呢?老四还是不相信,他指着饭盒说:“要是我盒中的鸭肉变成鸭子,我也跳下去。”因为老二、老三、老五的都是完整的物件,他的鸭肉只有一条腿子,看它怎么变成活鸭,谁知他刚说完,鸭腿一跃,竟然变成一只鸭子,还“嘎嘎”地冲着他叫着,老四一见,呆呆的没有反应。

    真是活见鬼,老大见多识广,他还是不相信眼前的一幕,他怒吼:“是谁在捣鬼?有本事将我手中的筷子变成竹子,我也跳下去。”他紧紧地握住筷子,警惕地盯着四周,不知怎的,他握筷子的手无力地张开,一双筷子掉落地上,慢慢地长成两株竹子。

    四人看着老大,惊慌地问:“大哥,怎么办?”

    老大抬头看了一下天,缓缓地说:“天意如此,大丈夫言而有信,跳吧。”

    四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先跳。老大说:“我用绳子把你们捆绑在一起,推下去,然后我跳下去。”

    看来只有这样了,四人说:“好吧。”

    老大将四人捆绑结实,哭着说:“兄弟们,你们先走吧,下世再做兄弟。”他把牙一咬,就推他们下去,

    只见血光冲天。

    老大见此状况,不敢跳了,他转身就跑,跑出悬崖,拚命向来路的方向冲去,突然晴朗的天空乌云密布,惊雷阵阵,天降大雨。傍晚时分,老大跑到一个名叫大溪坑的时候,洪水上涨,他定了定情,决定淌过溪水,刚到溪中间,一个浪头将他冲走了……

    这是百年一遇的大洪水啊。第二天早上,龙潭村的人起来看洪水,只见水平两岸,咆哮着奔向下游。

    “你们快看,龙潭里搁着一颗大树。”有村民发现了大树就喊叫起来。

    “嗯,真的。”大家都看见了。

    村长说:“这大树搁着,会影响大坝安全,等洪水退了,把它清理掉。”

    山里的洪水涨得快,退得也快,人们把它叫作“直肠水。”中午雨一停,溪水迅速回落从前模样。村长指挥大家清理龙潭里的大树,好一颗大树,树干二人都抱不过来,大家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大树清理到村口。

    村长说:“这是一颗溪椤树,没有什么用处,大家拿回家当柴火吧。”

    溪椤树一般长在溪边,桩大技杈多,弯弯曲曲,可树龄很长,可活几百年。

    有村民说:“这颗溪椤树长得这么大,至少在百年以上。”

    村民们把树干锯成一小段一小段的,便于劈成小块柴火。足足锯了三天才把大树分解完毕。一村民拿了一把大斧子,想把树桩那一段先劈开,一斧头下去,团箕面那么大的树桩竟然整整齐齐地裂成五块,村民吓坏了,凭他的力气一斧子根本劈不开树桩,他扔下斧头,惊恐地喊道:“见鬼啦。”

    站在旁边的村民见了,也是吓得口瞪目呆,这怎么可能呢?只有仙人能做到,那村民是仙人吗?他可是日日相见的莽汉子呀,平时傻呼呼的,只有一身莽劲。不过仙人们也有不注意仪表的,八仙中的那个铁拐李就是蓬头垢面的,难道这小子是深藏不露的仙人?不象,大家心里不认可。

    村长闻声过来仔细查看,五块裂开的木头竟是一般大小,还流出血色的浆汁,他心里说道:“真邪门。”就算他见多识广,也没有听说过此等奇事,他沉着脸说:“大家都快回家。”

    既然是邪门的东西,千万碰不得,况且此时天色已晚,此地不可久留,村长带头一走,村民们纷纷跟上,丢在现场的工具都不敢拿了。

    村长回到家一直忐忑不安,难道有什么灾难要降临村里?他又不敢把心里的想法说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