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236n.co 后缀换成 co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并村 > 正文 第4章 第四章、王晓燕小店
    金铭的酒量实在太怂,一桌就一杯碑酒,十几桌敬下来,往顶里说也只是三瓶碑酒,这怂货竟然醉意浓浓。本来他想偷奸耍滑来着,倒点酒蒙混过关,可大爷大娘们不同意,他们说:“长人书记,你别欺侮我们老眼昏花,我们对你要求不高,就一桌一满杯碑酒,行吗?大家说怎么样?”

    大家齐声说:“好,就这么搞。”

    难得见到大爷大娘们高兴,金铭不敢驳回老人们的面子,只好豁出去了,他硬着头皮说:“行,没问题,我喝。”

    敬完酒,感觉上来了,金铭心里想:“乘现在还有点清醒,得赶紧撤,否则,现场直播就难堪啦。”他将李莲香叫到旁边,悄悄对她说:“我喝醉了,善后工作交给你啦,你顶着。”

    李莲香看他说话时,舌头有点硬,知道他确实醉了,就说:“好的,你回去休息吧,剩下的事交给我就行。”

    宣布并村方案后,村部设在棋盘岩村,理由是棋盘岩村村民占大头,而且位于交通要道。原圣殿村的村民不愿意,纷纷说:“凭什么将我们村并到他们村去,什么狗屁要道,不就是高速公路从他们那儿通过吧,又没有什么出口,我们不同意。”大家一齐抵制,村委会选举时全村人拒不参加,致使选举无法进行。

    原棋盘岩村的大学生村官考上公务员走啦,合并后这么大的村就金铭和李莲香两个人顶着,说他们是圣岩村的“中流砥柱”,应该是当之无愧。

    喝醉酒绝对是治疗失眠的良药,这是金铭屡试不爽后得出的经验,昨夜醉酒后,他又一觉睡到大天亮。一看时间,已经早上九点钟,他一骨碌从床上跃起,今天要去圣殿村一趟,延误不得。他迅速洗漱完毕,匆匆忙忙下楼去吃早餐。

    不吃饭不行,饭是铁,人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况且营养专家倡导早餐很重要,说“皇帝的早餐,大臣的中餐,乞丐的晚饭。”说得雾里云里,咱小老百姓没有见过皇帝、大臣们吃饭,怎知他们吃什么?金铭的要求很简单,就是填饱肚子不挨饿就ok啦。

    早餐都是在王晓燕小店里吃的,王晓燕小店就开在原村校舍旁边,开始时只卖小百货的,后来她看到外地来的教女儿的周老师没地方吃饭,自己生火烧饭又不方便,于是她对周老师说:“你到我店里吃吧。”

    “那多不好意思,校里还有几个老师没地儿吃饭,要不?这样吧,你就开个小饭馆,既解决我们的吃饭难题,又能做生意,岂不是两全其美?”周老师说。

    王晓燕一想也对,就开始兼营饭店,每天提供早、中、晚三餐,由于便宜实惠,有许多村民也来店里吃饭,想不到生意红火起来。学校撤并后,作为常的老师不在了,生意慢慢清淡下来。可隔三差五还是有人来店里吃饭,而且早餐的生意一直不错,于是王晓燕将饭店开下去。

    金铭调到圣岩村后,他又成了店里的常。早饭有稀饭、馒头、豆浆、包子、水饺什么的,比较丰盛。中晚餐就简单多了,无非是煮面、炒糕、炒饭什么。虽说单一且重复,但对金铭来说在这样的小山村能吃上热饭,早已心存感念了。

    李莲香家在五、六公里外的邻村,可以早出晚归,因村部住宿条件还不错,有时她也住在村部,跟金铭一样,早中晚都去王晓燕小店吃,一来二往,二人跟王晓燕一家子都熟识了。

    “老板娘,来两个包子,一碗稀饭。”金铭一进店门就喊着。

    “金书记,您来啦。”王晓燕热情地说。

    金铭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老板娘,别这么叫着,听着挺别扭的,今后,你就叫我小金吧。”

    “那可不行,要是我不懂规矩,你们这些城里人会笑话我们这些乡野村夫的。”王晓燕一本正经地说。

    “这样吧,今后,我不叫你老板娘,称你嫂子,你就叫我小金,如何?”金铭说。

    王晓燕想了想,点头说:“行。”

    王晓燕有两个女儿,一个叫徐蕊蕊,读初中,一个叫徐薇薇,刚上小学,跟金铭混熟悉了,“叔叔、叔叔。”叫得特别亲热,金铭也喜欢她们,饭余经常辅导她们学习。

    农村早婚,王晓燕虽生了二个孩子,身材恢复得好,跟姑娘似的,因长期不下地干活,长得白白嫩嫩的,不高不矮,仔细看生得有点姿色。

    有一次金铭问薇薇:“你爸爸呢?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你爸爸。”

    “我爸爸住在城里,我妈妈说爸爸不要我们啦。”薇薇说。

    蕊蕊听了,慌忙说:“叔叔,你别听我妹妹胡说八道。”

    时间久了,金铭从村民的口中慢慢知道了王晓燕的境况。原来她老公叫徐宏伟,是搞房子装饰的,随着房地产行业飞速发展,他瞄准机会,成立了一家装饰公司,赚得盆丰钵满。因王晓燕没能给他生个儿子,他偷偷在城里养了个小三,小三给他生了个儿子,徐宏伟把她宠上了天,小三娇嘀嘀地说:“老公,儿子都三岁了,你可要给我名分呀,你快回去跟你家的黄脸婆离婚吧,我们一家三口好好过日子。”

    徐定伟被她迷得神魂颠倒,满口答应:“宝贝儿,老公答应你,这就回去办离婚。”

    回村闹了几次,王晓燕死活不同意,徐宏伟恼怒地说:“那就耗着,看谁耗得过谁?”他回到城里,从此不登家门,也不再给家里汇钱,想以断财路逼迫她就范。

    王晓燕没有屈服,她开了个小店,自己挣钱养活女儿们。

    金铭发现蕊蕊听力不好,给她辅导功课时,她边听边用录音笔录音,防止听不全。他问蕊蕊:“你耳朵怎么啦?”

    王晓燕告诉他:“蕊蕊小时候一到夏天就整天泡在溪水里玩,我也没在意,因溪水长期侵入耳膜,导致发火,影响了听力。”

    “那没有带她去治疗?”金铭问,现在医学技术发展了,说不定能治好。

    “去过好多家医院,都说时间太长了,无法根治。”王晓燕内疚地说:“都是我太大意,害了女儿。”

    自从村部暂时搬到徐家祠堂后,李莲香就回家住,她说:“住在这里,阴森森的,让人毛骨悚然……多瘆人呀。”

    其实,徐家祠堂有三进,放神位的是靠近山脚的第三进,村部在路边的第一进,中间隔了一进且有台门阻挡。怕生人打扰先人们静修,台门只在祭祀的时候才打开,平日里都关着,据说每一扇门都是有门神把守的,门神应该是好人吧?

    金铭历来胆子就大,不相信鬼神之说,他不当回事,私下里说:“这女生嘛,就是胆小,有什么好怕的?要是真的遇到美丽女鬼,长夜漫谈,说不定成为后人夸夸其谈的佳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