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236n.co 后缀换成 co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并村 > 正文 第3章 第三章、重阳节聚会
    破“四旧”期间,因徐家祠堂作为村小学得到有效保护,没有遭到很大破坏,总体上得以保存下来,九十年代起村村办学堂,新校舍建立后,小学从祠堂搬至村新校舍,徐家祠堂就一直空着。近年来修建祠堂之风盛行,徐姓是村里的大姓,大伙儿凑钱将老祠堂修缮一新,恢复了以往的气派,青瓦白壁马头墙,屏风道地天井,戏台走廊四合院,典型的江南徽派建筑。

    因生源减少,学校被迫合并到乡完小,使用不到五年的村校舍只能移交给村里,用作村办公大楼,这对村里来说简直是飞来一笔横财。一楼教室全部改为村民活动室,二、三楼就改成办公室。村干部们在宽敞明亮的楼房里办公,心满意足极了,自豪地说:“我们的办公条件不比市里差,操场上随便停车,那象他们,找个停车位都得靠运气”。

    金铭有时搞不明白,找上级要点钱比登天要难,都哭穷,可大度起来,让你口瞪目呆。并村后,市里说新村要有新气象,市财政拨款重建一幢村办公大楼,因找不到合适位置,此事一直搁置着。乡领导来村视察工作时,发现了这个问题,就来个现场办公,李乡长当场拍板:“拆掉原村校,在原址上重建。”

    “这,乡长恐怕不合适吧,您看原大楼好好的,至少可以再使用五十年,要不,我们把那笔钱移作其他建设,可以吗?比如,村口的那座大桥早该重修了。”金铭用商量口气跟李乡长说。

    李乡长毫不气地当着众人的面说他:“小金,你是学法律的,预算安排的款项,你敢移作他用?你这不是叫我犯法吗?大桥的事以后再说。”

    “乡长,您看原大楼质量不错,拆掉多浪费呀。”金铭继续求李乡长。

    李乡长拍拍他的肩膀说:“小伙子,不要小家子气,要有大局眼光,这一拆一建,gdp不是上去了吗?如果,你们真的坚持不要重建,那资金只有交还给财政喽。”

    到手的钱不要,傻呀?住新房子总比旧房子强嘛,金铭赶紧说:“建,建,多谢领导关心。”

    “这就对了嘛,抓紧动工,争取明年年底峻工。”李乡长说。

    拆建时,村民们私下里骂金铭:“真是败家子,好好的大楼就这样拆了。”金铭听了哭笑不得。

    李莲香问:“金书记,你不跟他们解释?”

    金铭摇摇头说:“解释什么?事实就是如此啊。”

    办公大楼拆了,村部只好借用徐家祠堂办公,重阳节会餐也放在徐家祠堂内。村民们习惯于早睡早起,又考虑到老人们回家时的安全,会餐时间要早一点,就定于下午四点半开始。金铭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作为村一把手,他必须亲临现场以示重视,必要的时候还要讲几句。

    刚下楼,李莲香叫道:“金书记,时间差不多了,可老书记那边还没有人过来。”

    据统计全村六十周岁以上的老人有二百一十二人,按每桌十人安排,共安排了二十一桌。金铭扫了一下现场,空了□□桌,差不多一半了。

    这个时候了还没来人,他预感麻烦了,他焦急地对李莲香说:“怎么回事呢?你再打电话确认一下。”

    “说好要参加的,怎么又变卦了呢?”李莲香委屈地嘟哝着。

    李莲香是原圣殿村的大学生村官,并村后就来到新村部,她对那边的事情比较熟悉。李莲香连打了老书记几个电话都是盲音,她对金铭说:“电话打不通。”

    “你再打其他熟悉的人试试。”

    李莲香打了几个熟悉的电话,依然没有人接听。她回头说:“没有人接听,要不?我跑一趟。”

    “不用了,你跑去也没用。”金铭说,他已知道原因,原圣殿村的老人不愿来这里参加会餐。

    “那怎么办呢?”李莲香问,她感觉是自己的错,没有把工作做到位。

    金铭安慰她:“没什么,你赶紧跟师傅说一下,没有烧好的菜品减少份量,先放着。”

    两人正说着,杨大娘喊道:“长人书记,为了今晚的会餐,我可是中饭都没吃的,现在肚子饿得咕咕叫啦,早点开饭吧。”她的话引起哄堂大笑。

    “好,马上开饭。”金铭笑着说。

    “哎,大家十个人一桌,坐满后就上菜。”李莲香喊道。

    见大家都坐好了,李莲香转身对师傅们大声叫道:“师傅,上菜。”

    现在办宴席都是一条龙服务,你把菜单、金额和桌数标好,剩下的都是师傅们的事,桌椅、碗筷、买菜、洗菜、烹制、传菜、打包等流程都全包了,不用你费心,那真叫贴心服务哪。

    “好嘞。”领头师傅回答。

    师傅们一早就开始准备了,一听可以上菜了,就有条不紊地将菜肴端上桌。

    “金书记,你不讲几句?往年领导都要说话的。”李莲香提醒他。

    “是吗?刚才一焦急,把这事忘了。”金铭从影视剧中看到,但逢聚会,领导们都要上台讲几句,这个程序不能少。

    金铭赶紧跑到戏台上,大声地说:“大爷、大娘们,今天是重阳佳节,我们欢聚一堂……”他慷慨激昂地讲着,可大家专心吃喝,没有人听他说话,他感觉长篇大论下去会影响大家食欲,实为不妥。他尴尬地叹了一口气,最后说:“我代表村委会祝大爷、大娘们身体健康,富贵长寿。”说完就走下戏台。

    接下来要做的事就是饭后平安地将老人们送回家,要是出了事故,那可是吃不了兜着,要负责任的。他刚才看见一位九十八岁的大娘是孙子将她背来的,饭后是否将她背回去呢?金铭可不敢大意,他得问问清楚。

    正想着,李莲香找到他,说:“金书记,你得去敬酒呀。”

    “什么?还要敬酒,我是不会喝酒的。”

    “不会吧,你长得这么高大,不会喝酒?”李莲香用怀疑眼光问。

    “切,谁规定长得高大的人非得会喝酒呀?”金铭反问。

    “你就少喝点,装下门面。”

    “等下我喝醉了,善后的工作谁来负责?安全是大问题呀。”金铭问她。

    “放心,我又不是第一次干这项工作,我已经安排妥妥的。”李莲香笑着说。

    金铭知道她当村官已经三年啦,比他有经验,说的应该是实,他再次确认:“真的?”

    “我哪敢骗领导啊。”

    “好,去敬一下。”金铭拿上酒杯,跟着李莲香去敬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