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236n.co 后缀换成 co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并村 > 正文 第2章 第二章、选调
    金铭急匆匆地从乡里赶回村里,刚进办公室,还没坐下来,大学生村官李莲香就过来问:“金shu记,你回来啦,乡里急巴巴地叫你去干什么?”

    “喏,就是为了签份责任状。”金铭边说边将责任状递给她。

    李莲香随手翻了一下,惊呼道:“高速公路管理责任状?这跟我们村有搭界吗?”

    金铭摊开双手说:“我也这样问李xiang长,李xiang长说:‘你能保证你村的牛呀,猫呀,狗呀,鸡呀,什么的,不上高速公路?’”

    “那你怎么回答?”李莲香好奇地问。

    “我说这我管不了,可李乡长说:‘这就是了,签个责任状给你点压力吧,你就会好好管管。’”

    “这李xiang长可有点强词夺理了,高速公路仅仅穿过我们村而已,怎么就跟我们联系上了呢?我们有权管吗?”李莲香愤愤不平地说。

    “反正已经签了二十多个责任状了,不是说‘债多不愁,虱多不痒’吗?别管了,多一个也无妨,他也是没有办法,上面压他,他就压我们呗。哎,小李,今晚的重阳节聚会,准备得怎么样了?”

    “已经都准备就绪呀。”李莲香回答。

    “老shu记怎么说?”金铭问。

    “他说会动员大家参加的。”

    “这样甚好。”

    “金shu记,你先忙着,我去会场看看。”

    “好,你去吧,我等会儿过来。”

    为了体现对老年人的关怀,每年重阳节村里都会邀请六十周岁以上的老年人聚餐,共度佳节。今年的重阳节特别重要,因为这是圣岩村成立后的第一个重阳节,也是金铭上任以来举办的第一次重大活动,不能出秕漏。

    就任前周部对他说:“随着城镇化建设步伐的加大,农村人口向城市集聚的趋势越来越快,好多村人口骤减,空心化非常严重。目前农村存在着‘两高两难’的现象。两高:一是村级组织运转成本高,基层负担重;二是基础建设成本高,村民活动中心、村级卫生院、村小学等基础设施,因村庄较多需要重复建设,国家的扶持资金分散到各村,收效甚微。两难:一是部分村干部老年化,管理水平低,带领农民增收致富难;二是基层民主管理难,有的村存在着大家族、宗派治理村的现象,这违背了农村村民自治这一制度初衷。‘两高两难’制约了农村发展,而并村工作作为农村改革的‘敲门砖’,打破‘两高两难’,带动实现城乡统筹发展,实现乡村振兴目标。我征求乡里意见时,乡里建议把你派到圣岩村,困难一定不少,你要有思想准备。你到任后,首要任务是搞好村民融合,只有人心齐了,才能劲往一处使,才能做到泰山移,切记。”

    “周部,我明白。”金铭说。

    “好,你是我部的选调干部,希望你干出一番业绩,我等待你的捷报。”周部紧紧握住他的手说。

    金铭研究生毕业后,参加了市政法系统的公务员考试,一个职位的报考人数居然是八百多人,他顿感窒息,天哪,什么境况?八百多人打一人,尽管你武功达到神灵境,也要被这车轮战活活累死,果然不出所料,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后参加双一流高校选调,这选调有许多限制条件,竞争人数大大降低,但选调的要求甚高,至少要具有研究生学历,在研究生泛滥的当下,连招个小学教师都得研究生学历以上。唉!泱泱大国,真是人才济济呀。

    金铭参加选调,爸妈都不太愿意,金妈说:“你在偏僻的乡下一呆就是三年,时间太长啦,别把自己呆傻哟。儿子,听妈的,别去乡下了,你吃不了那份苦的,妈同事的伯伯是鑫泰银行的领导,妈已经联系好了,他说欢迎你加入他们的团队,你先去银行试试。”

    鑫泰银行是一家私营股份制银行,名气很大。强子早已告诫他:“铭哥,千万别去银行,尤其是私营银行,拉存款跟孙子似的,求爷爷告奶奶,不是人干的,当然,你家属中如有办企业或爸妈当guan的,那就另当别论,混个小日子还是挺滋润的。”

    金铭知道爸妈都是小小公务员,家属中也没有办企业的,连开小店的都没有,到时为了拉存款上亲戚家求助,搞得跟传销似的,招人白眼惹人烦。切,男子汉大丈夫这种勾当打死也不干。

    “妈,我拉不下这个脸。”金铭直接拒绝,免得妈妈心存幻念。

    “要不?你在家复习一年,明年再考公务员。”金爸提议。

    “爸妈,您们别操心了,难道选调容易吗?那也是过五关、斩六将闯过来的。您们放心,我会干出一番事业来的。”金铭信心满满地说。

    “唉!既然你作出选择了,我们没有理由阻止你,你好自为之吧。”金爸叹着气说。

    强子得知金铭回来,约了几个同城的同学给他接风。

    “好呀。”金铭随口答应,四年本科三年研究生学习,除聊天外,整整七年没有与同学们相聚了。强子、朋子都是他高中时的铁哥们,号称球场“三剑”,三人联手所向无敌,为学校篮球事业立下汗马功劳,争得无数荣誉。作为篮球队员,金铭与强子、朋子身高都在一米八0以上,三人中金铭最矮。三人长相虽说不上玉树临风,但用“气宇轩昂、高大英俊”之类的词来形容也不为过。金铭非常期待与他们相聚痛饮,共话少年奋发时。

    醉鲜楼位于南城商业街区,是一家饶有名气的海鲜酒馆,来就餐的顾不少,强子与金铭赶紧点好酒菜,争取早点上菜。同学们陆陆续续来了,参加聚会的共有十位同学,好友相会,大家聊得分外开心。朋子学的专业也是法律,在一家法律事务所当律师,可能工作舒适,身体明显发福起来。金铭见面说:“朋子,胖啦。”朋子嘿嘿一笑,说:“平时缺乏锻炼,哪能不胖,不过,我开始减肥啦。”大家听了哈哈大笑。

    酒菜上来了,强子说:“来,我们落座,边吃边聊,首先祝贺金铭学成归来,大家端起酒杯,干杯。”

    “干。”大家纷纷举杯。

    “谢谢大家。”金铭激动地说。

    “金铭,听说你到一个小村任职,你是要当村官?”朋子问。

    “你说什么呀,金铭是选调干部,到村里只是挂职锻炼,期满后就回到市里当领导的。”强子说。

    金铭听后不置可否,按协议期满后就是副科级干部,这算不算是官他也不知道,反正还早着哪。

    “需要多少时间?”周翔问。

    “三年。”金铭回答。

    “怎么长呀?兄弟,我听说你学法律的,干脆来我公司当法务,我给的薪酬肯定不会低于当公务员的。”周翔说。

    周翔是富二代,他大学毕业后就回他爸爸的公司当了总经理,人家有先天优势,用不着跟学子们捉对拚杀,直接升入富豪阶层,相当于武林中的武圣之类的吧,让人仰望。

    金铭感激地说:“好,等兄弟混不下去了,一定到你公司去。”

    “一言为定,来,干一杯。”周翔豪爽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