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236n.co 后缀换成 co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全世界都在嗑假cp(穿书) > 正文 第39章 怕你被抢走
    封印结束后,楚言华也不管琰灵是否受得了舟车劳顿,匆忙的带着琰灵离开了。

    “后面有债主追啊?小心眼。”

    临走之前,琰灵还特意强调,带她们一起走。楚言华只让琰灵带走了白良生,剩下三人留她们自己出来。

    白娇娇自然不愿意,她对琰灵说,“你先出去吧,到时候我与她们一起离开。谢谢你,哥哥的事麻烦你了,等回去之后我请你吃饭!”

    以防万一,琰灵将徐知柔给的丹药都给了娇娇,让她万事小心,多多保重。

    楚言华看他这样,明明自身难保,还想着别人。之前还以为会有一场恶战,没想到他竟然配合的这么顺利。

    琰灵的底线是什么?

    “琰灵,你没什么想对我说的?”

    “有啊!”琰灵大呼了一口气,享受着原本世界新鲜的空气,“啊~还是外边的世界舒服~”

    “你当时犹豫,是为了保留实力,想着回你们世界的退路?”

    “有一点原因吧。不过你都放下了,我也无所谓。至少能做回自己。可怜我那风锁,呜呜呜,不过想想就好,万一那什么大魔头说出来就出来,对这个世界我就是罪人了。”

    “用清风剑,也一样。不准与任何人过于亲近。”

    “我没听错吧!当初你为了这把剑要了我半条命。现在舍得给我了?”

    楚言华施法,清风剑出鞘,自动飞到了琰灵身边。

    “清风剑,好久不见。”

    琰灵触碰到冰凉的剑身,却显得格外熟悉温暖,很快清风剑被他收起,消失不见。

    阳光之下,琰灵斜眼撇了一下楚言华,想到他的酸寡夫之称,忍不住笑出声。

    “这桃源村还不错,回头可以让童小雪来这里躲一会。”

    琰灵找到来时的那艘渔船,这次有楚言华在身边,再遇水鬼时,他无比嚣张的竖起中指挑衅着,露出一副很欠打的表情,“来啊!”

    水鬼一看是上次逃掉的那家伙,这次自然不会放过他,它怒吼着甩着水鞭,琰灵一个躲闪,还背对着水鬼扭屁股。

    此刻如果水鬼能说话,一定骂他脸皮八尺厚。

    不过也没这个机会了,紧接着楚言华一个响指,湖中水鬼皆被灭。

    “流批……”

    琰灵拉着楚言华的手来到渔船上,想起已经没有船杆,他到岸边的桃林中,随便削了一根船杆,递给楚言华。

    他想起青微,最艰难的时候,是他不离不弃。

    “师尊,青微还在武陵郡等我,那里还有我的一位朋友。”

    “你们想回家,应该共同出力。”

    琰灵当然想,千易不知所踪,良生又不同于自己这般玉树临风温柔体贴腰缠万贯惹人爱,自然另当对待,童小雪和娇娇,她们的生活管好自己就够了,至于缪云…断情绝爱还好,一扯上感情…感觉啥都无解。

    “女子嘛,多多照顾一下也无碍,再说了,有什么需要帮忙,他们可是会拉我一把。”

    “多情。真出事了,你只会一人咬牙坚持下来。有些人不在背后捅你,就谢天谢地了。”

    “没有啦,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琰灵吐了个舌头,躺在渔船蓬里,看着碧空如洗的蓝天,漫不经心问:“你那叫萧新玉的朋友呢?”

    “与你那朋友同行,不知行踪。”

    “千易?”琰灵想起他现在叫宋凝雪,想想他们刚来又想想现在,好像经历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经历。

    唯一提醒他时间在流逝的,就是那调料厂源源不断入账的金元宝。

    哈哈哈~

    金元宝~

    有楚言华的日子果然财源广进。

    琰灵透过竹窗看到他撑船而行的模样,起身洗了两个桃子,扔给了楚言华一个。

    “接着!这天上的神仙亲自为我撑杆,以后有的吹嘘。”琰灵咬了一口桃子,想事情想的入迷,突然被呛到,狂拍着胸脯。

    “有些已经发生的事情就不要再想了。未来的路还很长,不要给自己徒增烦恼。也不要压抑在心底,从前是我过分,我以为你会很愤怒…可没想到,你好不容易到手的,愿意送出去。”

    “当然,为了你嘛。”

    “骚话连篇。”

    “哈哈哈,有的我是不会送出去,可有的原本就不属于我。清歌也好,九虚枢也好,我也好,实力悬殊又怎么样,在这个世界上,不过是留下过存在的痕迹,又有何不同。不负当下,热爱生活,脚踏实地,这才是真实。”

    “你们很不同。你会有善终的。”

    琰灵:这话听着,我怎么觉得那么奇怪……

    “九虚枢和清歌为什么不能回去?还有你,大家都是老乡,都是从真实的世界而来。”

    “因为他们拥有一定的功力和地位,偏偏他们的功力太强大,魂魄无法消亡,只能跟着下一世继续转世。我缺少契机。”

    “卧槽?!??这tmd也行?那要是按这样说,想回去就不能修炼的太厉害…”琰灵突然想起徐章…好像他真的没有修炼。

    “那我呢?我现在也没什么法力。”

    “你要是想回去,以后不可以再修炼。不修炼,总得要有个指望。”

    楚言华与他对视,眼中有不一样的柔情和暗示。

    他察觉到楚言华的意思,如鲠在喉,与他对视很久,认真道:“师尊,以后你会寸步不离的与我在一起吗?你想好再回答。”

    这个问题,他没有正面回答。

    琰灵最不爽的就是这样,明明是他引出的话题,可偏偏关键时刻又开始装聋作哑。

    琰灵在心底叹息一声,困意来袭,很快就睡着了,阳光为他盖了一层天然的毯子,睡意朦胧之间琰灵感觉自己被人亲了一下。

    待醒来之时,身上多了一层衣服盖着。

    “师尊,几点了。”

    “申末酋初。”

    “五点了啊。”琰灵揉了揉眼睛,睡意还未完全褪去,他伸腿夹抱着楚言华的衣裳,侧着身缓了一会。

    傍晚时分,船已经划到了武陵郡,正巧碰到共同捕鱼而归的人。

    僵尸的事在武陵郡传来,无人为证,大家都笑他梦游看花了眼。

    那被琰灵而救的渔人看到琰灵安全回来,惊的大喊:“小郎君!小郎君!你还活着!”

    琰灵一看就认出这个渔人,他笑道,“大叔~当初捕鱼怎的迷路了,我帮你把船划回来了。”

    “小郎君,你快帮我作证,桃花源中僵尸群的事,还有!还有桃花源中的村庄!”

    琰灵一愣,这渔人大叔骑马都能迷路,误打误撞还走到了白娇娇的村庄。

    “夹岸数百步,确有桃花林,我从未见过所谓的僵尸群,更别提村庄了,说的这般邪乎,莫不是大叔你睡昏头,看花了眼吧!”

    众人捧腹笑着,“我们在这捕了那么多年的鱼,从未见过你说的那些,渔老五!怕不是你梦游而不自知吧哈哈哈,连吃饭的家伙都丢了!”

    琰灵笑着走到楚言华身边,将船杆交回给渔夫,礼貌说道,“大叔,这次可要看好渔船,莫要再迷路了。”

    这一路上大家伙都有说有笑,渔船随着水中阵阵波纹行至岸边。

    二人下船后,渔人还想再解释什么,可又没什么证据,他不禁也自我怀疑,望着琰灵渐行渐远的背影,挠头纳闷,自言自语,“莫不是真记错了?”

    ……

    在武陵郡小息的几日,琰灵不停的打听青微消息,可怎么也联系不上,他们也干脆在这边的栈歇了下来。

    “裴家近段时日在为龙族选妃,你那位朋友应该是拉着青微一起去了。”

    “what?”

    楚言华将手中的卷文交给琰灵。

    琰灵看着这密密麻麻的金光黑字,他看不懂,好奇的看向楚言华。

    楚言华解释,“我的任务。”

    “天界公务员嘛,总不是吃闲饭的。我的神君大人,方便翻译一下吗。”

    琰灵把卷文丢回给楚言华,静静的听他解释。

    “龙族选妃,天界怕他们借此缘由与他族联合,所以让我盯着点。”

    “那真是巧了,我和你一起去。裴家截了我们的货,正要讨个说法。”

    楚言华微微抬头看着他,伸手捏着他骨瘦如柴的脸颊,眸中似有懊悔。

    “等会儿再走吧,不急这一时。我…炖了鸡汤。”

    “你?”琰灵是满脸质疑,鲜花饼事件他一直记着,至于做饭,从未见他做过。

    鸡汤,该不会是变出来的吧…琰灵惊喜地叫了一句,“哇~你亲自下厨~我好荣幸啊~”

    “刚刚你小息时,请教那渔人夫人…”楚言华变出一个简陋的食盒放置桌上,然后小心翼翼的打开,里面瓷碗装着的鸡汤还热着。

    楚言华明显对琰灵上心许多,就连喝汤,也怕他烫着了,吹了两口,尝过才喂他。

    是的,没错,是亲自用汤勺喂他!

    琰灵甚至怀疑,这家伙该不会是拿剧本了吧。

    “我又不是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美娇娘,只是瘦点,不碍事。”琰灵伸手接下,却被楚言华瞪了一眼。无奈,他轻泯一口,味道不咸不淡,倒也正好。

    “你手艺真好,不像我,只会吃,不会做。”

    “好的可不止厨艺。”

    琰灵喝着汤,被他这话呛到,抬头看了一眼拿着汤勺的楚言华,又是愣住。

    “厨艺是好,可我现在,只尝过厨艺的甜头,其他的,我没试过,不好做评价啊~”

    二人四目相对,琰灵坏笑放开了骚话堵住楚言华的嘴。

    “等把你养胖,让你尝个够。”

    “我等着。说起来,我记得缪云是和一个叫裴昔阳的人关系还不错,那时候听说裴昔阳家族靠山是龙族。”

    “嗯。就是丹阳郡,明日我们就启程。”

    “好~听师尊的~”

    “你说这些话,我听不出任何意思,只会当真。”

    琰灵将嘴边污渍擦干净,坐在楚言华身边,安静的拖着下巴,看着他翻阅资料,渐渐的,他的目光从卷轴转移到神君身上,之后,未转移过。

    楚言华听他笑出声,问有什么有趣的事。

    “看美人,赏心悦目。”

    楚言华抬头瞥了他一眼,突然抬手,拿起手边毛笔扔向他脑壳,说:“谁是美人。”

    “我是、我是,我从你的眼中看到了美人。”

    琰灵已经习惯每日傍晚出门散心,楚言华也会在他身边跟着,微风习习,楚言华担心琰灵会着凉,将外披在他肩头。

    琰灵想起二人初相识时,因为和他闹别扭而独自跑出去的事,时间过得好快,那时候差点被他按入水中淹死。

    “师尊,裴昔阳在他的家族地位如何?”

    “又有地位又没地位。你想从他下手,是个好选择。想取得他信任,还得扶他一把。”

    “哇~师尊~你好懂我,我一开口你就知道我说什么。”

    月色之下,琰灵拉着楚言华的衣袖跨过一摊小水洼,继续问,“具体怎么说?”

    “裴家虽团结,但明里暗里也是针锋相对。裴昔阳原本是裴家重点培养的对象,但他心慈,希望缪云能有好结局,便教了她家族秘籍。”

    “既然是秘籍,那也应该是和龙族相关。即是龙族相授,威力肯定巨大,缪云的天赋极高,说夸张点,如果成功晋升,独立成户,以他们家曾经的做法,那再无裴家什么事。”

    “嗯。所以当时裴老爷子气的打了裴昔阳好几十戒鞭,抽的他灵力损失大半。慢点。”

    又是一个水洼,琰灵看都不看,直接扶着楚言华的胳膊,跳了过去。

    “他是个好人,缪云呢,参加了吗。”

    “她想成为龙王妃,也不知她用了什么法子,如今让裴家一部分人全力支持她。”

    “那是,你可不要小看她。我有个主意,我们帮她一把又何妨。”话还没说完,琰灵开始捂着鼻子,嘴长半天,最终打了一个喷嚏。

    寒风吹过,楚言华摸着他冰凉的手,捂了好一会,道,“我们回去。”

    “好。”

    ……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木窗照了进来。

    琰灵喜欢赖榻,起床气在这,他不情不愿的睁开眼睛,又欲闭过去,楚言华赶忙将他扶起,还掐了他一下。

    “嗷!小楚子,你来真的啊。”琰灵抓起软枕就向楚言华砸去,“才八点!我在鬼界的时间差还没倒过来,让我缓缓。”

    “前几天你都是这样说的,这次我不会再信你了。”

    到底是楚言华低估了琰灵的懒惰程度,眼看着他穿好里衣,刚下楼一会,结果他又睡了过去。

    “啊~师尊,我昨晚四点多才睡,你就让我缓一会,就一小会。”说这话时,琰灵都是闭着眼睛说的,一想到楚言华身穿女仆装,琰灵每次睡前都兴奋的要命。

    “小楚子,戴个铃铛,伺候你家大人更衣。”

    忽然,琰灵耳边突然传来鞭子的声音,他惊得立马睁眼,鞋子都未穿好便跑去净面。

    “呵呵,我仿佛知道该怎么叫小灵儿起榻了。”

    洗漱完后,楚言华已经准备好早膳,未等琰灵,他先动筷了。

    “师尊,谁娶了你这么贤惠的夫君,真是幸福…”

    “谁娶谁?”

    琰灵愣了一下,连忙吞下口中的阳春面,改口道,“你娶,你娶。”

    “你要?”

    “咳咳咳…我要什么?”琰灵又觉得这样回答太尴尬,没有余地溜走,怎么能堵住他的骚话,“你问我要什么,我、我可贪心了,我什么都想要。街边的糖葫芦、馄饨、布匹金钱,我也是凡夫俗子,什么都想要。”

    “你想要什么,完全看你想不想,天下还有事能难倒你?”楚言华淡定一笑,给他倒了一杯梨花茶。

    琰灵接过这杯茶水,大口饮起,顺了一下,“你想我就想,我当然想。”

    “寻常人家的布衣生活,我也想。”

    “噗!”琰灵再次被这个话给呛到,这一口茶水喷的桌上都是,再抬头看到楚言华时,他眼中溢出藏不住的笑意,很明显,他在逗他,他也着道了。

    他连忙起身拿布擦拭,明白了楚言华这是拿捏准了他不好男风,也开始明着骚,可偏偏他放骚话,楚言华急起来能将人按入水中…又玩不起!

    草!

    “咳咳,不和你玩了,我们可以准备准备出发,目的地,丹阳郡。”琰灵收拾东西,心想着总有一天,要亲自“收拾”楚言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