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236n.co 后缀换成 co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全世界都在嗑假cp(穿书) > 正文 第30章 脑补天王
    噩梦中一阵阵缠绕感压的琰灵喘不过气来,很快,身体的勒痛感就将他从朦胧的睡意中拉回现实。

    醒后,他看到身上这条粗壮的竹叶青缠的他连翻身也没办法,又想到那个半真半虚的噩梦,不禁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小青蛇啊,当初只是清歌的举手之劳,却成你永远的心头白月光。

    楚言华也惨,老婆走了,朋友也不和他玩,真是孤寡老人啊。

    眼下该怎么破了那弥天大谎。

    青微察觉到身下人已醒,迷迷糊糊中仿佛看到了清歌,蛇头忍不住往琰灵脸上蹭了蹭。

    “起来。我们该出发了。”

    青微这才反应过来,刚刚是幻觉,眼前人是琰灵。他幻化回人形,待二人洗漱完毕后,徐知柔也早已为几人备下早膳。

    “阿姐,不仅人美贤惠,做的竹笋饼还这么美味。”

    “哈哈哈,你怎么净说实话,只要不嫌弃阿姐手艺差就好了。”徐知柔掩嘴笑道。

    琰灵留意到她换下昨日兰绿小花罗薄氅,着简单护搭外衣,一改侠女装扮。

    四人用完早餐,便组团去往溪边那片桃花林。

    到溪边时,徐卫瑜向渔夫借了一艘船,四人欣然前往,规划起路线。

    “你们有无发觉,今年鬼界开启的方式对与以往,似是很不同。更像添加了几分浪漫的气息。”

    “那虚獳天生便带有孩子气息。他喜欢这种玩意儿估计也正常。”

    琰灵对这些独占一片领地的鬼王不熟悉,他想起身体里的隐藏祸害,也是一大难关,保不齐九虚枢以后会夺舍,他开口问:“九王是…九虚枢,那个鬼鬼虚獳…九王又是谁?”

    身体里竟然还藏个会随时夺舍的东西,琰灵多多少少有点慌张。

    青微抢先回答了:“新九王是虚獳,一个心智不熟的小鬼头。说白了就是捡了前九王九虚枢陨落后的便宜,登上位的。原本也就是只无名小鬼,他修炼之时,正巧来了机遇,成了鬼王后,还觉得自己特厉害,也自封九王,就是觉得自己比九虚枢厉害。”

    渔船在河中飘荡着,划出了一道又一道的水波。

    “在想什么?”徐知柔见他一直看着这些水纹,心不在焉,担心他有什么不开心的心事。

    琰灵摇了摇头。

    忽然,平静的水面毫无征兆的泛起一个巨大的漩涡,水波像被人操控那般,竟自主的攻击这艘小渔船,四人被撞的颠簸不稳。

    “糟了,河底有东西,我们快上岸!”

    说这话的是琰灵,他想提醒大家都小心点。

    奈何四人中修为最低的就是琰灵了。

    徐知柔早早地就被徐卫瑜成功送上了岸,他抽出自己的剑,与河中怪物厮杀着。

    “琰灵,你抱紧我!”

    青微杀着琰灵周围的鬼发邪祟,已是自身难保。琰灵想帮忙,无奈这里不是平地,渔船不稳,他没办法正常发挥。

    关键时刻,一阵大浪袭向他们,徐卫瑜和青微成功躲开,琰灵很不幸地摔进水里,他在浪中窘迫着脸,青微立马变回原形,用蛇尾将他卷上岸,独留徐卫瑜一人。

    “青微,想不到你还会游泳!我阿兄一人可以吗?”

    “这些杂兵都不够他炼身手的,还有,是蛇都会游泳。”

    果不其然,很快,徐卫瑜就把水鬼河怪杀完了,他回到岸边后拧着衣服上的水,四人大眼瞪小眼,又有了一个难题。

    “渔船被毁,如今我们只能自己寻路了。”

    青微幻化成人形,琰灵帮着拧干青微衣服上的水渍。

    琰灵说:“余新安和童小雪定形影不离,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他的实力,最好二人、二人一组引出他,也不能离太远。”

    二人行最重要的就是分队。这里能够单打独斗的只有徐卫瑜,徐卫瑜不会放心自己妹妹和别人一组。琰灵虽然是家弟,但二人也算得上是初次见面,地位自然比不上徐知柔。

    这两队自然而然的就成了青微和琰灵,徐卫瑜和徐知柔。

    徐知柔担心这样分,琰灵会遇到危险,她双手交叉在胸前,说:“我擅长医术,也不要忘了,我也是数一数二的强者。这样分组明显对琰灵和青微太不公平。我和琰灵一组,阿兄,你和青微一组。”

    徐卫瑜还想再说什么,徐知柔摆了摆手,意思让他不必多言,就这么定了。

    随后,她往琰灵身边站了站,准备一起往右前行。

    琰灵愣在原地,这一出,打乱了他的计划。

    “不如我们还是四人行吧,我实力不够,不仅保护不了阿姐,到时,还要劳烦阿姐…太羞愧了。”

    “琰灵,你莫要自责。是金子总会发光,你现在只是时机不对。”

    琰灵:有没有一种可能我在谦虚。

    “呵呵…谢谢阿姐。”

    他们不知琰灵实力,都以为人人能欺负琰灵,所以也不放心他。

    徐卫瑜走在最前方,青微走在最后。

    四人在这片桃花迷林中,硬是开出了一条路。

    “阿姐,刚刚听你意思,你还是医师?”

    “嗯~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我有一事不明,你说,川川的眼泪真的那么神奇吗,包治百病。”

    徐知柔脚步停下,呆了一秒,回头看他。

    “假的。那些修士一天到晚不想着好好修炼,竟搞这些歪门邪道。琰灵,你年级也不小了,该不会也想娶那位女子吧。”

    “哪有,刚修炼时,老听到这种谣言,挺可笑的,还真的有很多人信了。”

    “所以啊,继楚言华后,没人飞升。脚踏实地,好好修炼比什么都强。”

    琰灵突然有点记恨徐章。

    等到稍微空旷的黄沙地时,他们又遭到沙土的自主攻击。

    “怎么回事,先是水,现在又是沙土!”徐卫瑜第一时间冲上前将徐知柔护在身后。

    青微刚想运起灵力保护琰灵,琰灵拍了一下青微,对他试了个眼色,我们走。

    “琰灵,你这是?”

    琰灵从袖口中掏出童小雪被荆棘撕下的衣角布料,在他眼前摇了摇。

    “我们找人去,余新安就交给他两,我打听过,他们是老熟人,能应付。”

    “好。可余新安的实力…你阿兄他们行吗…”

    “行的。他们是天字榜第一,楚言华也在这。趁着童小雪一人,我们找到后,就赶紧走。”

    “你喜欢那女孩?”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关心她的安危。

    “不喜欢,只是帮朋友一个忙。”

    青微看着他,点点头。

    “你没有喜欢的人?”

    琰灵想都不想直接回:“有啊,你。”

    青微不知琰灵说的真话假话,别过头不再说话。

    他们跟着衣服碎料的指路,很快在一个黑暗的山洞中,找到了童小雪所在地,童小雪微微颤颤的蹲在拐角,脚踝被锁上铁链,而铁链的另一头,是个比人还高的圆形铁球,二人看的是大气不敢喘一下。

    感觉到有人来了,童小雪抱成一团颤抖着,连哭泣都不敢出声。

    “童小雪,是我,琰灵。”

    童小雪听到声音,吓的头都不敢抬头。

    琰灵说:“交通是红灯停,绿灯行,黄灯等待。我忘了大家之前设了什么暗语,但我记得,一版是红绿灯,后来觉得不安全被否决了。还是我否决的。”

    听到这,童小雪猛的抬头,咬着下唇,泪水决堤的望着他。

    “琰灵哥…琰灵哥哥…是你。真的是你!你怎么来了…你…快走!”

    “青微,有没有办法断了她脚上的铁链?”琰灵小步上前蹲下,握住童小雪的手不放,连连安抚她的情绪。

    “不怕,不怕啊。我在这。”

    童小雪突然抽回琰灵的手,那眼神原是像是诱饵等着正主降临,满是厌世,转换为看到希望,娇弱的声音小喊一声,“快走。”

    不等琰灵开口,下一秒,地动山摇,他们所在的那个洞口被阵阵落石堵住,这下好了,谁也出不去了。

    琰灵懊悔地拍了一下手,说:“对不起,我大意了,应该一进来就断了你的脚链!这里还有没有其他的路?”

    童小雪默不作声,这样的异常安静仿佛这常事,她指向他们左侧的方向。

    琰灵运起灵力,向她左侧看去,瞬间光亮一闪,犹如白昼。

    左侧哪有什么路,只有一张捕捉人的绳网!

    这是陷阱。

    青微眉头拧成结,回头看着她,他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琰灵哥…对不起…我提醒了你快走,没抓住机会,留在了这,我也没办法了…你会理解我的…对不对。”她哭泣着,她这样的行为是□□裸的背叛,可弱肉强食的世界,她有什么办法,她提醒了啊。

    童小雪害怕地抱成一团,生怕他们会报复她。

    “你…有人来救你,你别说是余新安给了你什么奇怪的承诺,例如抓了其他人就放了你,保你一生无忧之类的,你就把救你的人卖了。”

    童小雪呜咽着默认了不说话,“我不想伤害任何人。”

    “whatthefuck…!男人的话你都信!”

    童小雪不敢出声,沮丧的低着头,“我以为以你的智商早出事了。缪云还说你被楚言华欺负了。”

    “缪云?她远在千里…裴…”琰灵突然想到了常年驻守晋兴的裴家次子,那个采花大盗。

    徐家当时被陷害…多亏楚言华帮忙,认了他的身份,这事才压下。

    裴家远在千里,手伸到晋兴,这其中,大有故事啊。

    此刻,青微还在寻找周围可能的出路。

    童小雪像是想补救似的,开口说:“四周都被堵死了,我们出不去。可能再过会,氧气都没了。”

    琰灵低头看着这个蹲在拐角的瘦弱女孩,又握着她的手,突然对着掌心,猛的一打,好像在惩罚出卖队友做错事。

    “你和缪云见过面了,怎么见面的?”

    童小雪抽回手,轻轻对火辣的掌心吹吹,眸色愤怒,“龙王选妃,我也逃出去,想着好歹也有个后台。后来关键时刻,余新安追来,她的身份不知道被谁发现了,因为川川必须要有人顶锅,她就把我的秘密全都捅了出来,她平安无事了。”

    童小雪冷哼着又说:“好不容易逃出去,还以为她可以帮我,谁可信,谁都不可信。我当她是朋友,怪不得千易哥他们到现在都没露脸,全都藏的好好。就我傻傻的。”

    他也没问童小雪怎么逃出来,无非是利用余新安少有的信任随便找了个借口,能猜出个大概情况。

    不过,缪云…什么个情况,她不是要报恩裴昔阳吗…怎么还和自己人算计上了。

    琰灵揉眉,眼下最重要的是先逃出去,至于她和余新安的事,出去再说。

    他对青微说:“我记得之前听到过水声,你可能辨别出来水声的位置在哪?”

    青微变回青蛇的模样,在洞里游走寻着。

    童小雪被这一巨蛇吓的哇哇大叫,拽着琰灵的衣角,不停地哭喊,“琰灵哥哥,妖怪!妖怪!人变蛇啦!”

    青微突然缠上琰灵的身体,从腿部一寸一寸的游到脖颈上,琰灵也不慌乱,随着他游走。

    她吓得松开衣角,往后退了好几步,瞪大双眼浑身颤抖。

    “你、你、你不怕吗!!!”

    “不怕啊。”琰灵说的时候还伸手,指尖触摸着冰冷的蛇皮,笑了一下,“小青蛇,超可爱。”

    “小…?”童小雪仔细比划了一下青微的宽度,足足有正常人家的井口那么大,像极了特效片里的蛇妖。

    她试探着问:“你现在和这蛇…一直生活在一起…?”

    她之前只听缪云说琰灵拜了一个好师尊,是神君,二人还好上了。

    后来又听余新安说他和楚言华分手了…将功力都收了回去。

    没想到啊…琰灵比她还难,竟然又和蛇好上了…噫…!!!那他们行荒唐之事时…!

    童小雪突然背对着他们干呕,长久未进食,也吐不出什么,只觉得看着二人浑身不舒服。

    ……

    不知过了多久,青微在洞口上方果真听到了水流声,琰灵运起灵力照亮,原来这个洞口也是余新安人为造出来的,上方才是真实出口,青微顺着水流声挖出了一个足够人逃离的出口。

    琰灵双手用力扯断了童小雪脚踝上的铁链,扶着童小雪起来,洞内原本塌陷了一部分,很快整个洞都不稳,开始坍塌。

    “抱着我!”

    随后,琰灵单手搂住童小雪的腰,疾步冲上出口,青微依旧化作蛇样,头部缠在外界的石头上,尾部则卷住琰灵,带他们一起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