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236n.co 后缀换成 co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全世界都在嗑假cp(穿书) > 正文 第5章 实现欲望,穿越回家
    “啊,好疼,好疼啊!”

    琰灵猛的睁眼醒来,坐起时太用力,身体还在虚弱状态,突然一声响,只听轰隆一声,他从榻上跌了下来。

    这一跌琰灵可看愣了,周围的机器滴滴嗒嗒的响着,他带着呼吸罩,手背上还插着针管。

    身体的疼痛感告诉他这不是梦,他困难地轻转头,查看四周,的确是回来了,现在又是哪个时空,他一瞬间有点懵。

    琰灵看到隔壁榻上熟睡的人,是他的弟弟徐岸舟,从他出车祸那里开始,再到抢救活过来了,好像身边一切都没有变化。

    琰灵回想之前的“梦境”,是那个世界的琰灵成全他、送他回来。

    “哥!”

    徐岸舟也被琰灵这声落地声惊醒,琰灵摔得不轻,他顶着浓重的黑眼圈立马起身上前扶他,同时还不忘按着榻前的呼叫按钮。

    徐岸舟是琰灵母亲徐雅的养子,和他从小一起长大,性格很温和。他上学时就知道“花天酒地”,而徐岸舟上学期间,便跟在徐雅身后,帮徐雅谈成很多笔生意,是徐雅不可缺少的得力帮手,在大多数人眼中,是典型的别人家小孩,和琰灵完全一个天一个地。

    琰灵以前是典型的纨绔子弟,风花雪月,每个月零花钱如同一个黑洞,取之不尽,全家人又对他宠的要死。后来遇到了以为心动的女孩,为了追她,狠了心,好好学习她的课程,用她的专业知识编织成情话,打动了她。最后又想,既然自己有这些专业知识,为什么不拼一把,后来贷款创业,决定在山顶上与家族企业相见。

    那段时间徐岸舟都看的傻了眼,直呼爱情的魔力牛皮。

    “啊~”琰灵摘下氧气罩大口呼吸这个时代独有的空气,他被楚言华调戏过的地方隐隐作痛,“医生呢。”

    “哥,你等下,医生已经在赶来了。”

    琰灵面色如土,闭眼小息。

    正巧这时候医生来了,他问,“哪里不舒服?”

    琰灵轻咳一声,“屁股。”

    “先脱下来看看。”李医生撞到过徐岸舟和另一男人亲吻的画面,他很没必要地解释了一下:“我姓李,你可以叫我李医生,我是你的主治医生,你屁股之前被撞过还是被摔过?”

    琰灵记不清穿书的所有事,但唯独记得这位楚言华刺激原主,故意搞暧昧,打了他屁股,也没有用多大的力,与疼痛的位置吻合。

    可这该怎么说,总不能和医生说他在梦里被人调戏了。

    “是被撞了。”

    “疼的地方,还是再拍个片比较保险。”

    虽然这里是医院,但熟人陌生人都在一起,他弟弟也在场,要看他屁股,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尴尬。

    混乱记忆还在撕扯着琰灵的大脑,他揉着太阳穴舒缓疼痛,问徐岸舟:“我进医院几天了。”

    徐岸舟刚刚一直在担忧琰灵的屁股,这会儿才想起了正事,依然一脸担忧的回琰灵:“哥,大约有一个月了。你在公司大门外出车祸,我正好路过,当时怎么叫你,你都没反应。我当时害怕极了,打电话喊江印远一起把你背到医院。哥,我现在就和母亲打电话说,你醒了!她这几天为了你的事,劳心劳力一直没有休息过!”

    “我想起来了,被甩那天,好像被车碰了。她呢,没事吧?”

    “她没事,明明是她提的分手,她在大马路上跟你这样拉扯,害得你…听你的话,我们不追究他的责任,她就谢天谢地了。”

    琰灵回想,那天下太阳雨,一道闪的劈过天际,失控的小轿车向他驶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小船,安排一下检查。”

    小船是徐岸舟外号。

    这刚准备下榻,他的屁股又开始作妖疼了。

    他疼的受不了,倒吸一口凉气,脱开裤子一看,一个夺目的巴掌印映入众人眼帘。

    琰灵:“……”

    徐岸舟惊道:“…哥,你…”

    是楚言华,毕竟这事只有他干过。可梦境怎么还能代入现实中。

    难不成那不是梦?

    徐岸舟继续说:“哥,你这次的对象这么辣吗,玩的这么嗨。”

    什么对象,琰灵越想越不对劲,还在自欺欺人想着这一定是撞到哪里了,正好是个巧合巴掌印…

    琰灵瞪了徐岸舟一眼。

    “哦!医生,之前我们做过全身检查,报告大概就今天出,我去拿。”

    说是迟,那是快。

    琰灵准备和徐岸舟一起去,可是徐岸舟是想着自己先看,如果是好的给琰灵自然也没事,但如果万一真的有什么问题呢。

    奈何琰灵不放过,硬是要跟着一起,二人推脱之际,护士已经把报告单给送了过来。

    琰灵一把先抢过,徐岸舟也跟在他身边,二人看到报告单时,整个人都傻了,长期熬夜、生活不规律导致的神经内分泌紊乱引起各种各样的疾病,说白了,明里暗里意思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让他准备准备吧。

    琰灵傻傻的愣在原地只感觉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如果能重来,他饮食作息绝对按规律来。

    突然,他耳边想起了那个离家出走的系统的话,能重生他也不亏。

    琰灵此刻多么希望,那不是梦。

    徐岸舟拉着瘫倒在地的琰灵,还在安慰,“误诊,他们这一定是误诊!我们换个医院!”

    琰灵知道小船在安慰他,这是国内最专业的医院…他松开了手中的诊单,诊单散落了一地。

    他现在什么都听不下去,闭着眼,继续躺回榻上,回想和那个梦有关的所有线索。

    徐岸舟手哆嗦的掏出手机发信息给徐雅,把情况都说了一遍。

    徐雅听到这个消息也是愣了好一会,急忙坐私人飞机赶来,电话那头还发着:妈在!你安慰好你哥哥,我现在就联系国外专科医院,都不要乱想。

    一天后换了一个国外医院,却是同样的诊断报告,医生都表示无能为力。

    徐雅一下子像是苍老了二十岁,商场上曾经叱咤风云的女强人这会也抑制不住眼眶中的泪水。

    她握住琰灵的手,轻声说:“儿子你放心,我记得家族史里记载过,有个□□爷爷也是同样的情况,最后依旧安然无恙,那时候治疗器材都没我们现在这么先进,还能救回来,一定有办法的。”

    徐岸舟接话,“我也记得,因为当时科技救下来,为了找个借口,便记载了是诅咒。”

    “都是骗人的,他们当时能治好,我们又怕什么。琰灵啊,你不要乱想,隔了多少代都没事。”

    说是这么说,琰灵淡笑,脸上露出不让她担心的神色,抬头看到她头上多了白丝,阵阵苦涩感袭上心头。

    琰灵握着徐雅的手强颜欢笑,“妈,我怎么会有事呢,我还有很多事没干呢,我的事业才刚有起色,不会想不开的。这期间我也会乖乖配合治疗。”

    白纸黑字的检查结果放在榻头柜上,徐雅越是看到儿子这样,越是真的忍不住,憋了那么久,不想在儿子面前掉泪,可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出来了。

    为母哪能见儿子受苦。徐雅捂着脸,转身出去了。

    不一会,琰灵在病房外听到母亲在给一个人打电话,好像在问,救他的条件什么的。

    挂了电话后,徐雅便急匆匆的离开了。走之前徐雅特意和院长打招呼,务必好好照顾琰灵。

    她回去开始翻家族史,只要能救琰灵,就算有一丝希望也不会放过。

    徐雅离开后,琰灵看着窗外,徐岸舟在一旁说着,“哥,□□爷爷也有过这种情况,最后也好了,这世界上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太多了。”

    琰灵又想屁股上的那个巴掌印,那个重生的机会。

    “小船,我出车祸后的那几天有谁来看过我吗?”琰灵接过徐岸舟递来的茶杯,想着关于那个红印的来源,会不会被人动了手脚。

    徐岸舟回:“没有啊。”

    徐岸舟担心琰灵会觉得自己身体恶化,按呼叫按钮,再次喊来了医生。

    医生看了检查报告,把手按在琰灵屁股上,问按下去疼不疼。

    “没感觉。”

    医生又轻轻拍了一下他屁股上的巴掌印,问疼不疼,琰灵依旧摇头。

    琰灵不信,怎么就平白无故的疼了,他对徐岸舟说:“你打一下试试。”

    徐岸舟“啊”了一声……也轻轻的拍了一下。

    “还是没感觉。”

    只闻“啪”的一声响,紧接着房里传来琰灵的惨叫声,哪怕隔着裤子,不用想他都知道,屁股上又多了一个红彤彤的巴掌。

    “嘶~你小子。”此刻琰灵恨不得踹徐岸舟两脚,他下手真狠啊。

    医生:“或者…你要是不放心就在做一次检查。…注意休息,有事再叫我。”

    琰灵瞬间感觉这样像是有什么特殊癖好的人。

    他摸了一下那个巴掌印,下一秒,发出了啊的惨叫声。

    当着徐岸舟的面,琰灵感觉画面有点不对劲,老脸唰的一下就红了,还在强装淡定。

    徐岸舟红着脸,同样纳闷的看着琰灵,哥以前可是对这种事情很反感的,尤其是自己和江印远在一起后,今天怎的同意让两个男人摸他的屁股。

    突然,他像是悟出了什么,可能疼的并不是巴掌,而是其他地方,有些话在嘴边,他也不知该说不该说,最后还是鼓起勇气问了句,“哥,你没和男的有什么过多接触吧……”

    瞬间压抑的气氛弥漫整个房间,这时,他很含蓄的补充一句,“我是说,哥,你是不是谈那啥对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