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236n.co 后缀换成 co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全世界都在嗑假cp(穿书) > 正文 第2章 原主的执念
    “琰灵姑娘,一段时间未见,身体可算是好些了?”

    这磁性沉稳又带有关切的声音在琰灵耳边响起,是那位传说中的那位神君来了。

    说起来,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他理了理衣领,身子站的笔挺,作揖道谢救命之恩。

    楚言华唤姑娘时,就像是在叫娘子,他知道琰灵是男身,加上姑娘,明显有意。

    琰灵觉得师徒二人是有情在的,因为!那笔记里夸张点的,tm原主都画上了二人的春宫图,这浓烈的爱意师尊怎么可能感受不到。可原主都领盒饭了,他现在来干什么。

    琰灵不想露出破绽,眸如春水,重咳两声,回:“哪里都疼。哪都不如心疼。”

    他将木梳放下,透过镜子见身后那人身着红衣,白肤胜雪,风神俊美,散着柔顺的长发正缓缓走来,那人神情变得严肃,他又赶忙加了一句:“不过现在好多了,多谢神君那日搭救。”

    来而不往非礼也,楚言华救了琰灵,原本琰灵敬他为师尊,对他气气,可想到中午的那个令人面红耳赤的梦,准确来说是原主以前的念想,梦里他竟然打扮成女儿家模样,牵着一个男人的手,重点是自己还看清了那个男人的脸…就是眼前人。

    太扯了!

    他!一个直男!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一定是被原主传染了!

    眼看楚言华越来越近,他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随后他干脆撇开脸,站起身来背对他。

    “师尊…”他小声喃喃道:“天上的月亮清冷,谁也带不走,水中倒影却触手可及,触手可及的明知是假,清醒之人又何必执着,回头了也就放下了。”

    楚言华闻言,淡笑中透着轻蔑和不屑,突然拿起一盒胭脂粉往琰灵身上扔去,那语气让人捉摸不透,说:“那你还背对着我,不怕我偷袭。”

    琰灵被砸到头,倒也不生气,不急不慢的掸了掸身上的胭脂粉,回头看他。

    “你觉得我回来看你,是放不下你?到底是谁轻薄谁。”

    楚言华伸手,突然那个笔记凭空出现在掌心,那页春宫图正好有琰灵写得太潦草的大字,不难认出,泛黄的纸上写着:堂堂神君,怎可这般轻薄。

    琰灵下意识的“咦!”了一声,他还真给他看啊,tm这两主角是他们两啊!就算以前是原主,可现在他就是琰灵,他们看他们的春宫图,师尊怎么能那么淡定、一本正经。

    “烧了。”楚言华冷冷地命琰灵亲手毁了这些龌龊的画,难看的表情就差说出死一次还不够吗。

    “哎!哎!好嘞!”琰灵求之不得,立马夺过,当着他的面,撕了个粉碎,“内啥,屋里没火盆…师尊,可否借点…?”

    这话刚说完,下一秒楚言华挥袖,一股无形的风袭来,那撕碎的纸片彻底化作了灰烬。

    琰灵心里揪心的苦涩,他长吸一口气,叹息,二人啊,何必呢,算了算了,反正原主已经领盒饭了,只是这窒息疼痛感为什么还无法消散。

    他眼看着楚言华又要凑过来,脑海中突然出现一段痛苦的记忆,是原主幼时打架输了被人按着喂哑药的情景。虽不是本人,但他心中也很不是滋味。当时楚言华事后救了他,次次都是事后救人,从未及时过。原主也是个缺心眼,一来二去爱上了。

    楚言华见琰灵闭着眼睛不理他,也不再多说什么,交代了一两句。

    “还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娇滴滴的弱女子。咳成了什么样。罢了,你捡回一条小命,以后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心里掂量清楚。这几天我可能来不了,有什么事找我,直接想我就可以,意念相通。琰灵,弱女子,你刚刚当真以为我……?”

    琰灵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原主的师尊怎么还又钓又弃,上一秒温柔,下一秒就像进入了更年期,这样的环境也难怪原主会多想。

    “也罢,过几日我再来找你。”

    琰灵见楚言华走后,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他继续坐在窗前发呆,楚言华刚刚来做什么,来分手?还是来把话说清楚,警报自己不要惦记上他。

    真是…闲得慌,愿渡佳人无解梦,怎么渡哦。

    琰灵扶着梳妆桌大口喘气,原主领盒饭了,可这份下意识的感情还在,“大纲的意思是爱他是本能,活着便无法逃脱,麻烦。”

    他顺着残缺的记忆,画了一张黄符,试着招来原主的亡魂,“也不知道行不行。我也是疯了,搞这出。”

    令人没想到的是,琰灵成功了,他看到原主灵魂时,都傻眼了,师尊竟然真的放任他在人间游走,原主魂魄在人间找师尊,一直不愿转世,烈阳之下,时日也不多了。

    “快快快,到阴影地来,我说,你这图什么啊。你这样,转世后魂魄也无法恢复,会天生痴傻。”

    “师尊为什么要丢下我,因为你,都是因为你!”

    琰灵:“对对对,是因为我,我背着你勾引你师尊了,可惜也没成功,师尊喜欢女孩子,下辈子,你投胎女孩子,说不定他就喜欢你了。”

    “你胡说!你算什么东西,敢议论我的师尊!”原主本就魂魄不稳,外加气郁攻心,整个人倒在了地上,化作了一团黑影。

    “你就别嚷嚷了,你现在这样,能打过谁,我们也算有缘,相识一场,你也无法回到这个身体了吧,你先养好魂魄,我带你看师尊最后一眼,你安心转世,好不?”

    “只要能见上师尊一面,上刀山下火海我都愿意!你别骗我,要不然,我变成厉鬼都不会放过你!”

    原主说完,便也消失不见。一提到这位师尊,他行动比谁都快。

    琰灵看着窗外满城热闹的场景,心想还有段时间,正好出去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和行情。

    这身体原主人曾经一直被藏在阁楼中,脾气太臭也没人关心他,就这样离开这徐家,应该无碍。

    想到这,琰灵收起地图,又提笔在纸上写下:小娥,你给我说说我以前的事情吧。

    到了午时,小娥例行敲门进来,给琰灵送午膳。

    他的记忆中,小娥是照顾他的小丫鬟,也是他唯一一个丫鬟。

    未等琰灵拿起纸张,小娥看到这一行字,瞬间泪流满面,她想努力控制情绪,不影响琰灵。

    小娥心思单纯,有什么都表现在脸上。

    他心中又是泛起一阵苦涩,准了她继续说。

    小娥哭诉道:“我苦命的小主子,小娥从小就跟着你,当初夫人因为生下你难产过世,老爷一直不喜欢你,觉得你是不祥之人。你出生的时候老爷都未问你是男是女,直接甩手走了。”

    “你七岁那年,因羡慕大小姐会仙术,也想修炼,当时又没师父教,就偷看他们练习,结果被大小姐发现,大小姐觉得你心术不正,毒哑了你,老爷知道后把你关在这阁楼,哪都不准去。我当时害怕极了,夜夜求神君保佑你渡过难关。幸得老天保佑,小主子你又能开口说话了。可是这样一关就是二十年,期间好不容易遇到了神君,神君也处处向着小主子,小娥不求小主子险中求任何,只求小主子能平安度过这一生。”

    “可就在三个月前,小主子您竟然不知怎么,嚷嚷着一定要嫁于神君,神君不来看你,你就服毒自杀。幸亏雨神君来府中做救了您一命。一定是夫人在天之灵保佑您,度过此劫。”

    说到这,原本只是梨花带雨,呜咽的小娥,哭的更厉害了。

    琰灵挑眉,难不成楚言华刚刚真的是在测验自己心意?

    他在纸上写着:楚言华又是怎么回事。对我无意,甚至厌烦……又为什么要救我?

    这个问题的答案仔细一想,其实也能想明白。楚言华毕竟是神君,福泽百姓,哪怕是再小的人物。

    他停下笔,又不写了。

    小娥见琰灵直称雨神姓名吓得立马把纸夺过来,放蜡烛上燃烧殆尽。

    “小主子这可写不得,直呼雨□□讳乃大不敬,就算是家主,那也是尊称云渚神君。”

    窗外一些人还在御剑飞行,他看着竟忍不住笑了一声,他有谁都没有的系统~用好了比什么都厉害,就是那个系统死机了。

    小娥以为他在沉浸伤心之中,擦干眼泪,转移话题,“小主子,神君心里还是有你的。雨神君这几年下凡很是频繁,还只与我们家走得那么近,传闻都说这雨神是爱慕大小姐,可是我们这徐家,唯一爱吃甜食的人,可是只有您!”

    琰灵听到这话,下意识的微怒一声,“不要再提这事,就当做他是喜欢大小姐!”

    本来不提楚言华还好,一提到他,琰灵心中莫名的膈应,谁都没错,可他二人的感情终是孽缘。

    原主还傻不拉叽的等着师尊。

    小娥听到琰灵这男人声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以为屋里藏了个男人,害怕的尖叫:“啊!来人啊!屋里有刺!小姐你别怕!小娥会保护好你!”

    说完她就伸手,准备拉着琰灵夺门而出。

    小娥的声音太大,受到惊吓发出的呼救声十分刺耳,琰灵干脆捂住了小娥的嘴,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别喊了,是我!”

    这男声刚开口,小娥则叫的更大了,“小姐!你快走!我拖住刺了!”

    琰灵:“”

    你一小女子,你家小姐那么粗壮大男人,还要你保护?保护你还差不多。

    “我就是你家小姐…我嗓子坏了。常年扮作女相,怎么你都不认识我了。”

    小娥还是害怕,这时候琰灵的声音又说一句:“我不伤你,你回头看我一眼。”

    小娥被稳住,这才闭眼,面部紧张地慢慢转身,她偷偷摸摸的睁开一只眼,然后诧异的瞪大眼睛,脸瞬间红到耳根,整个人都惊住了。

    她刚想叫,琰灵立马捂着她嘴。

    待小娥冷静下来,琰灵才松开了她。

    “这……这声音?真的…是?小主子?”

    怪不得小主子近日总是躲着神君,以前他都是尖着嗓子说话,原来是想开了!不男不女,长久后,他们都当小主子是女子了。

    她感动的哭道:“小娥知道了,以后坚决不提,就当做他喜欢大小姐!”

    “小娥,我想重新换个身份生活。这小阁楼困了我十几年,也是时候离开了。”说到这,琰灵拿出发簪压着的木盒,交给她,道“你也回家吧,里面是你的卖身契,还有一些银两。这些年来辛苦你了,若有人问起,就说…我因病遣散了身边所有人。两天我已经在收拾东西了,大约今晚就可以离开了。”

    小娥听到这话,很是心疼这位小主子,同时也不愿意离开琰灵,毕竟照顾他二十年了,多多少少是有些感情在的。可一想到小姐之前吞毒药自杀,也是压抑久了,长期待在这小阁楼里,是个人都会疯的。

    那段时间看到小主子的眼睛黯淡无光,也不说话,连礼仪廉耻也不顾了,疯了般喊着神君的名字,为什么不来见他,当时她一度担心小主子想不开,结果第二日,还是老天怜悯,让小主子活了过来,如果再这样下去肯定还会出事。

    “小姐!”小娥突然跪下,对着琰灵磕头不起,琰灵则吓得立马趴到地上回应,虽然这里古代,但他接受过的教育,面对这样的大礼,他真的是有点慌。

    小娥未抬头,呜咽着说:“恕小娥无礼,小娥心底是真心将小姐当做姐姐看的。幼时,只要家中生意不好,就会遭到拳打脚踢。当初夫人看到小娥全身是伤,不忍心,才将我买了回来。这种痛苦,小娥心里知道,不管怎么样,小娥也不想小姐回到以前的那种生活了。”

    “可是,小姐,外面的世界不比阁楼好哪去,如果您一定要闯一番天地,请恕小娥多嘴,您已经拜云渚神君为师,小娥能感觉出来,您在他心中的地位,也是独一无二。”

    琰灵又坐在地上,厉色的目光静静看向小娥,好前程和自由谁都想要,她估计早就计划好未来了,以前竟没看出她这般能说,句句道明要害,罢了罢了,她未做伤害自己的事,也没影响,也是个傻丫头。

    不过,连小丫鬟都感觉出楚言华的心思。唯独他,对…自己一点心思都没有。

    “楚言华是我的起步兄长和阿姊,他们是明珠,再耀眼的后起之秀也抵挡不了他们发光发热,我的处境不难想象到什么情况,楚言华是个好师尊,我知道。”

    琰灵说出这话,小娥瞬间感觉琰灵变了,他刚刚回答自己了…?以前只会说着痴傻话,如今拎得清现实,一言一行像常人,或者言行举止更像老爷了。

    “小娥相信小姐!愿小姐早日过上想要的生活,小姐若日后需要小娥,可差信到洛城洛布馆,小娥随叫随到。”说完,小娥便撕了那卖身契,放烛火上,燃烧殆尽。

    而后,帮琰灵一起收拾包裹,琰灵有个苦恼的问题,他翻遍了整个屋子,也未找到男装。

    小娥明白琰灵的苦衷,她趁着夜色起身开始行动,偷偷跟在一个家丁身后,趁人不注意打晕了那人,然后心中万般嫌弃、紧张兮兮地扒了男仆的外衣,红着脸拿回给琰灵,二人半夜溜出了徐家。

    琰灵:这小娥有点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