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236n.co 后缀换成 co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亮作精和前男友在恋综甜爆 > 正文 第55章 【055】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_bnk>..)

    chapter055

    温以眠跟谢淮安的宝宝是在冬天来的。

    这年温以眠二十五岁。

    温以眠刚刚生下宝宝不久,谢淮安给她安排了市里最好的月子中心,除了快生的时候温以眠感觉到了肚子疼,其他时候还挺顺利的。

    在快生的那段时间可把谢淮安给紧张坏了,几乎是寸步不离。温以眠还听时初夏跟她说,那时候谢淮安一直站在门口,双手握成拳,眼眶还红红的,看样子心疼坏了。

    不过幸好,母子平安。

    温以眠有了一个特别可爱的宝宝。

    宝宝是个小男孩,小名叫年年。

    最近几天月子中心特别热闹,外公外婆隔两天就会拿着煮的新鲜柴鸡蛋过来看她,施雪还有姜楠也经常给她过来送饭,顺便看看她们的干儿子。

    时初夏有时候也会挺着大肚子过来找她玩,时初夏已经怀孕八个月了,虽说行动有些不便,但时初夏也在家里待不住,经常趁着陆以深不在家的时候跑出来玩,然后再被陆以深给逮回去。

    月子期间吃得太好了,温以眠生下宝宝后还比以前胖了五六斤,脸上都有肉了。

    终于,一个月过去,温以眠坐月子结束,她可以回家了。

    他们很早之前就搬进了新家,家里很大,还有专门给宝宝留出来的房间。

    刚开门,奶泡马上跑了过来,估计是好久不见,奶泡想她了,所以特别开心的在她的身边喵喵叫。

    “回来的正好,刚做好饭,洗洗手就可以吃饭了!”见到他们回来了,外婆笑着迎过来,还低头逗年年。

    谢淮安跟温以眠去洗手间洗手,外婆坐在沙发上抱着年年,在跟年年玩。

    外公外婆最近几天一直没有回老家,而是在他们家里住了几天,这边离着月子中心更近,他们可以时不时的过去看看温以眠。

    等吃饭时,外公外婆还在端详年年,“老头子,你看年年这个嘴巴跟眼睛跟我们岁岁小时候真像,这鼻子跟眉毛还有耳朵啊,就跟淮安的很像!”

    温以眠听到后抬头看了过去。

    小不点已经张开了不少,听到外婆这么说,温以眠发现还真的是这样,年年的鼻子简直跟谢淮安的一模一样。

    她回头看向谢淮安,“真的哎,年年的鼻子跟耳朵跟你的好像呀。”说完,她还笑着摸了摸谢淮安的耳朵。

    谢淮安看了看她,而后抬头看向在外婆怀里的年年,小不点已经睁开了了眼睛,正到处的看来看去,大概是发现了他的目光,小不点还朝着他笑了。

    年年的眼睛跟妈妈很像,笑起来眼眸弯弯的,就像两个小月牙。

    谢淮安的目光也不自觉地温柔了几分。

    温以眠看到了谢淮安的表情,她往谢淮安身边靠了靠,仰头看着他,眸中带着笑意,“我发现,你现在比之前喜欢年年了。”

    温以眠其实看得出来,谢淮安一开始并不是很想让她怀孕。

    怀孕太累了,他不想让她受苦,可随着年龄增长,温以眠也开始想要个宝宝,所以后来她还是怀孕了。

    其实刚怀孕那段时间,谢淮安晚上都睡不好,她一动,他就会惊醒,生怕她的肚子疼了,生怕她不舒服。后来还是在温以眠的安抚之下,谢淮安这样紧张的情绪才渐渐的好了很多。

    家里的人都很期待这个孩子的降临,外婆甚至开始给宝宝缝小袜子,外公开始给宝宝想名字,只有谢淮安很平静,他不怎么关注宝宝的事情,只是更关心她的状态。

    谢淮安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他低眸,正好跟她的眼眸对视了,谢淮安愣了几秒,才笑着说:“年年的眼睛跟你的很像。”

    刚才看到儿子朝自己笑的那一刻,谢淮安突然觉得心里都变得暖暖的,他好像第一次明白了血浓于水的感觉。

    年年刚出生时,他确实没有太大的感觉,或许也是从小经历的原因,让他变得很难真正的爱一个人。他以前看着温以眠因为怀孕的难受时,甚至特别后悔要宝宝,可是这样的心情在年年出生后渐渐地变得淡了很多。

    年年长得很像她,也很像他,是属于他们的宝宝。看着宝宝笑,他也会跟着开心起来,如果很长时间见不到宝宝,他也会想念。

    就好像,这世界上又多了一份属于他的‘东西’。

    ......

    又是一年夏天。

    年年今年五岁了,长成了人见人爱的小帅哥。

    周六这天,温以眠没有去工作室,正好年年今天也放假不用去幼儿园,所以温以眠准备带着年年一起去参加同学的聚会。

    这次同学聚会是大学同学聚会,苏叶还有她的其他室友也会过去,地点在京大。

    前几天年年还说过想去爸爸妈妈的大学看看,现在刚好有了机会。

    自从毕业后,温以眠很少回学校了,也不知道如今的校园变化大不大。

    “妈妈,我们怎么过去啊?”年年已经自觉的自己穿好了衣服。

    年年或许遗传了温以眠的审美天赋,从小就特别会搭配衣服,他今天自己选了身浅蓝色运动装,搭配着蓝色的小运动鞋,看着帅气又活泼。

    温以眠想了想,“我觉得,要不我们还是做地铁吧。”

    谢淮安出差了,要不今天谢淮安一定会把他们送过去,当然温以眠也会开车,就是她车技不太好,谢淮安不坐在副驾驶上她就不太敢开车,更别说现在车上还有儿子,所以温以眠思考一会儿,觉得还是坐地铁更安全。

    年年收拾了好自己的小书包,还拿起温以眠的保温杯给她接了一杯温水,他双手捧着保温杯,递到她面前,认真的说:“爸爸说了,年年要监督妈妈多喝水。”

    温以眠笑着接过来,伸手揉了揉儿子的小脑袋,“谢谢宝贝。”

    被妈妈夸了,年年也特别开心,他背上自己的小包,低头看了看手腕上戴着的电话手表,“那我们出发吧妈妈。”

    温以眠走到门口刚换好鞋,就收到了苏叶给她发来的语音消息,“你们在哪呢?你老公是不是出差了呀,正好我开车,我过去接你们!”

    苏叶这次也要过去,正好他们是顺路,温以眠应了下来,“好啊,那我还是在老地方等你。”

    苏叶很快给发来了一个OK的表情包。

    自从毕业后,温以眠跟苏叶一直有联系,她们两个关系不错,以前苏叶有空的时候就喜欢约她出来玩,只不过最近苏叶谈了个对象,放假的时间都用来陪自己男朋友了。

    温以眠带着年年刚到约定地点,正好苏叶的车也过来了。

    “来来来,快上车。”苏叶探出头来喊。

    一上车,年年就礼貌地喊了一声,“姨姨好~”

    “小年年好乖啊。”苏叶从后视镜正好可以看到年年,她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才对坐在副驾驶上的温以眠说:“年年真的越来越帅了,简直完美的遗传了你跟谢淮安的基因!”

    苏叶真的羡慕了,她已经三十多岁了,目前事业已经稳定,所以也开始期望自己能有个美满的家庭跟可爱的儿女。

    “你最近跟你男朋友怎么样?”温以眠问。

    说起这件事情苏叶就有些头疼,“别提他了,我家里人不太同意,最近他还总跟我使性子。”

    苏叶叹了声气,烦闷的说:“我都有点想分手了。”

    温以眠知道苏叶毕业之后也相过几次亲,现在谈的这个男朋友还比自己小三岁,而且男方那边工作不行,也难怪苏叶的父母看不上。

    聊了一会儿感情问题,苏叶突然转移了话题,“你还记不记得江柔?”

    “嗯,她不是出国了吗?”

    江柔这个名字温以眠已经好久没有听别人提起过了,好像自从恋综结束后,江柔在国内待不下去就选择出过深造了,这些年好像一直没有回国。

    “回国了,前几天我还听到了她的八卦,听说回来后找了个男朋友,原本是想掉个金龟婿的,但没想到那男的其实有家室,江柔直接就成了小三了,这件事情还被那男人的老婆挂到了我们学校的论坛上,前几天闹得还挺大的,不过后来被学校给压下来了。”苏叶摇了摇头,“而且江柔好像整容了,她的脸都变得有点奇怪,不如之前好看了。”

    说完,苏叶又忍不住侧头看向了温以眠的脸,温以眠的五官本来就精致显小,尽管她也已经三十了,但看起来依旧像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就是身上的气质比以前更温柔了。

    苏叶突然开口:“我感觉网上有句话说的对。”

    温以眠:“什么话?”

    苏叶笑着说:“有老公宠的女人真的会越来越年轻啊哈哈哈。”

    苏叶活了这么多年,也亲眼见证了身边的朋友们谈了一场又一场的恋爱,唯一一个让她羡慕的朋友就是温以眠。

    作为温以眠的大学室友,她见证了温以眠跟谢淮安从校园到婚纱,也见证了他们之间的爱。有时候苏叶都说不明白她到底是羡慕温以眠还是羡慕谢淮安,更准确一点说,她可能更羡慕他们之间的感情,她也希望自己可以遇到这么美好的爱情。

    ......

    同学聚其实就是大学的同学聚在一起吃个午饭,这么多年过去,大家都变了很多,大部分同学都已经结婚有了宝宝。

    在场的同学温以眠跟他们都不是很熟悉,等吃完午饭后,她找了个借口就带着年年出来了。

    这么多年过去,学校也变了很多,可是操场边的梧桐树没有变,依旧是那么粗壮的两排。

    正好中午,太阳有点毒。

    年年知道温以眠不喜欢被晒黑,所以他拉住温以眠的手,把她带到了树荫下。

    树荫下正好有个长椅,温以眠跟年年坐在长椅上休息。

    年年抬头看向不远处的操场,好奇的问:“这就是爸爸以前经常跑步的操场吗?”

    温以眠之前给年年看过谢淮安在操场跑步的照片,没想到年年还记得。

    温以眠低头看了看儿子,才笑着说:“对,就是这个操场。”

    中午时间操场上没有人,不过操场附近的篮球场还有些男生在光着膀子打球。

    轻风吹来,坐在树荫下倒也凉爽惬意。

    年年抬头看了篮球场一会儿,突然开口说“爸爸打篮球也很好。”

    被年年这么一说,温以眠脑海中浮现出了大学那段时间,谢淮安在篮球场打篮球的身影。

    谢淮安已经出差好几天了,这几天他不在身边,温以眠总是控制不住的想他。

    就在温以眠想给谢淮安打个视频电话时,她突然感觉到儿子拉了拉她的衣袖,而后听到年年小声说“妈妈,我好像看见爸爸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2-05-04165424~2022-05-062343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璃澜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邻家小喵20瓶;4858695010瓶;清茶、苑小喵2瓶;战战的守护天使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 八六中文网(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