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236n.co 后缀换成 co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星际第一火葬场 > 正文 第146章 第146章
    意识有短暂的空白。

    视野里眼花缭乱地闪过各种模糊抽长的色彩,整个浩瀚无垠的太空仿佛都在飞速倒退,像是船舰进入了超速巡航。

    她的身躯仿佛出膛的枪弹,直接在星空中划出一道漫漫长影。

    她将色彩斑斓的烟云气团撞得散裂开来,甚至直接穿破了一颗微小的星体。

    那颗荒芜的小星球在撞击中碎裂崩散,大大小小的残骸四散抛射,在地核绽放的火焰里宛如烟花。

    “?”

    等她恍恍惚惚地躺在地上回过神来,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被打飞出半个星系。

    好家伙。

    我直接好家伙。

    苏璇猛地蹦起来,“米嘉,你——”

    即将出口的咒骂被咽了回去。

    她伫立在一条长长的接驳桥上,地面是某种冰冷坚硬的合金材料,呈现出怪异的暗红色。

    这是一个巨大的工作站般的房间,少说有上千平方米,接驳桥在空中伸出,大概有二十米长,距离墙壁和地面都有一大段距离。

    整个房间充满了质地相同的金属面板,墙上镶了成百上千的精密设备,数不清的全息影像悬浮在空中,不断闪烁变幻。

    那些影像里有着星云瑰丽的太空,有着枪火硝烟的战场,那些战斗的源头各种各样,有些来自魔人,有些来自星盗,有些可能只是几个雇佣兵在干活儿。

    苏璇作为同行自然是能一眼辨认出来。

    她看了几个全息影像,再次环顾四周,脚下的长桥一端连接着这个房间的出口,一端笔直伸向前方,尽头有一个类似控制台般的机器。

    机器前方,整个房间的正中央,半空中悬浮着一团黑雾。

    乍看像是雾气,仔细观瞧,它似乎又有实质,像是液体又像是固体,或是介于二者之间,并且不断蠕动着、变换成不同的形状。

    周围则是一圈暗红色的光,将那团黑色笼罩其中,就像是某种牢笼般的存在,无论黑雾如何挣扎,都无法突破红光圈出的范围。

    苏璇:“?”

    这东西很眼熟。

    那里面蕴藏的元能气息也很熟悉。

    苏璇:“……”

    这好像就是先前袭击万国会议的魔人主君吧?

    等等。

    严格来说只是一小部分?

    她走到接驳桥的最前方,又发现眼前的控制台并非是机器,没有熟悉的各种操作按键和面板,而是一座表面光滑的暗色石台。

    石台正上方镌刻着几个怪模怪样的符文,看着陌生,但好像又有一点点眼熟。

    对了!

    秦枭送给她的礼物!

    那对双刀的箱子上面也有一个奇怪的符号,在那个符号的力量消退之前,原本不受异能影响的刀,也会受到影响。

    苏璇:“这是魔人的文字吗?”

    这算是她唯一能想到的答案。

    “不。”

    后面传来米嘉的声音。

    苏璇回过头,看到黑发蓝眼的女人缓步走来,行动间依然没有半点声音。

    “这是元能秘印,是你注入元能就会自行生成的图案。”

    米嘉淡淡地解释,“虽然随着时间流逝,它也会渐渐失去效力。”

    苏璇:“注入?就是说可以找个什么物品当做元能的载体吗?怎么做?”

    “当你能做到的时候,你就是九星了。”

    米嘉漫不经心地说道,“别急。”

    苏璇:“……”

    看来秦枭当时就是这么做的了。

    然后她再次想起队友送的两把刀。

    迄今为止,她还不愿使用它们。

    也没有什么其他复杂的原因,纯粹只是怕用了之后会留下什么记号,导致那家伙想找自己就能找到罢了。

    米嘉走到她旁边站定,一手环着雇佣兵的肩膀,让她转身看向房间正中央的黑雾。

    米嘉:“那是魔人主君贪婪之王阿瓦利西亚——这个名字并不重要,毕竟只是人类赋予它的称呼——你看到的是它的分体。”

    苏璇:“就是它身上的一部分?”

    “就像砍掉你的一根触手,但它依然能被操控,脱离你的身体行动。”

    苏璇:“?”

    苏璇背后一紧,“所以万国会议上那个东西,也是它的分体吧,它让那个分体去干什么?”

    “它死了几个眷属,所以出门去招新人了。”

    苏璇:“啊这。”

    万国会议上确实有很多高手,将主君吸引过去也合情合理。

    苏璇:“所以那些人都不怎么出手,是怕主君盯上自己吗。”

    她之所以能得出这个结论,完全是因为她自己被拉进了那个领域,就在她二阶魔化之后。

    这让她下意识想到其他人相对低调的表现,尤其像是凯撒和克丽奥之流,跑得比谁都快。

    斯通家族那些人也并不着急,若非是黑雾的尖刺都飞到了戴蒙的面前,露比恐怕也不会魔化。

    米嘉:“所以你为什么出手了呢?”

    苏璇:“呃——”

    米嘉凉凉地说道,“是太想保护那位弱不禁风的公爵阁下了吗?”

    这话里充满了嘲讽气息。

    苏璇也知道尤莉多半有点问题,或许并不像是看上去那么简单,但当时除了尽职尽责保护雇主之外,也有别的原因。

    苏璇:“我也很想和更强的存在交手,否则你以为我刚刚为什么要找揍?”

    米嘉不在意地笑了笑,“好。”

    苏璇总觉得她的语气里还有一种随你怎么说的哄小孩的感觉。

    算了。

    反正她应该确实比自己大很多岁。

    苏璇:“话说,那个主君看着不是很聪明的样子,更像是一个机器,或者一个程序,不像是一个具有清晰思维的高等智慧生物,嗯,怎么说,我以为那么强大的存在,应该能直接感知到谁强谁弱,而不是凭借人们的表现去做出判断?”

    “它感知外界的方式本来就和我们不同。”

    米嘉看了看大厅中间蠕动的黑影,“主君并不吞噬异能者,它们只从髓石里汲取能量。”

    当然不吃不等于不杀。

    苏璇纠结了一下,“等等,你的意思是,主君眷属变成那个和人类有些相似的样子,是因为它们吃了人。主君不吃人,就不会变吗?”

    “如果它们想这么做,自然可以用元能模拟成任何形态,但正因为它们不吃人,所以它们也不会有那种想法。”

    她停了停,“它们不可能仅从人类身上得到力量,注定还有其他的东西,譬如支配人类的情感和道德观——这都是它们不需要的。”

    其实获得那些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就像主君眷属们看着也都是冷酷无情的。

    但它们依然或多或少都会有点人类的情绪,比如恐惧或者愤怒等等。

    哪怕这些影响微乎其微,也不是主君们想要的。

    相比之下,它们宁可选择更纯粹的髓石。

    苏璇深吸一口气,“我明白了。”

    “召唤魔人是联邦政府的秘密计划。”

    米嘉风轻云淡地说道,“他们当中有个能力可以联通其他宇宙的人——”

    苏璇睁大眼睛。

    “她发现了魔人的存在,与她的团队一起,在另外一个宇宙空间里找到了魔人,并且与之交手。”

    苏璇:“!”

    曾经的联邦政府居然有这种级别的高手!凭着异能跑到别的宇宙里去!

    “当她返回之后,就带回了让总统和其幕僚们万分心动的情报——魔人可以抵御异能,甚至可以让规则类能力无效化。”

    米嘉看了一眼空中的黑雾,眼中有些讽刺,“规则类能力者一直是那群人的心病。”

    苏璇了然点头,“虽然我觉得他们很蠢,但我能理解。”

    在没有魔化存在的时代里,规则类能力一定是相当相当恐怖的存在,任何高位者恐怕都会忌惮无比。

    苏璇:“……所以他们就召唤了魔人。”

    “那几个人见过的魔人,只是眷属当中比较弱的一些,因此他们以为他们可以掌控魔人,可以剥夺他们的元能,为自己所用。”

    事情当然不会这么顺利。

    通过召唤感应到髓石的气息,魔人们拖家带口全都来了,主君们的降临就瞬间毁灭了首都星。

    再多的防御工事,再多的规则类能力,也在那恐怖的元能的冲击中荡然无存。

    苏璇完全能想象这些场景,“他们死了也活该,只是可惜那些住在首都星的人了。”

    被统治者们的野心和贪欲所连累,那些人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苏璇:“教团知道这些事,是因为也有你们的人参与其中吗?”

    这都已经时过境迁几十年,再问问也没关系吧?

    米嘉:“当时的联邦安全顾问——也是总统最信任的手下之一,是科隆家族的姻亲。”

    科隆家族已经是教团的傀儡,他们知道的事,教团自然都知道。

    苏璇懂了。

    米嘉显然不打算多说科隆家族的事,只是轻轻带过,就转了话锋,“神教的创始人,第一任先知,是当时举世最强的异能者之一,他可以预知未来,还可以操控概率、影响现实。”

    大概属于是总统那群人最怕的类型了。

    “在战争前夕,一部分人夺取了元能,一小部分人掌握了魔化,然后他们被认为是叛变投靠了魔人。”

    这样的人遭受了迫害,叛徒也好,人奸也好,各种仇恨的视线,各种糟糕的罪名,一股脑地被冠到了他们的身上。

    哪怕他们并没有想变成魔人,只是自发地想要使用体内的力量,却依然不被别人谅解。

    太多人的亲朋好友死在魔人手中,他们无法接受同类变成酷似魔人的样子。

    许多初步掌握魔化、尚且不能进入二阶段的人,在大群异能者的围攻里无法自保,因此被杀。

    苏璇:“……啊?”

    “神教建立在魔人战争时期,最初就是为了保护这些能够魔化、但又没有因为元能而丧失心智的人。”

    ……

    神圣星域。

    曾经的格洛亚轨道区域。

    往日繁荣的大行星已然被魔人主君的力量毁灭。

    空中悬浮着细碎的尘埃和冰屑,微小的颗粒组成了一道丝带般的尘环,在一片黑紫色的星空里,像是一抹将熄的火焰。

    秦枭面无表情地望着这一幕。

    没有飞船,没有载具,没有任何装置,他就直接伫立在星空中。

    以光年为单位的空间里,仅有他一个活人存在,偶尔路过的魔人都被随手掐死抽出了元能。

    他一路追踪魔人主君的元能才出现在这里,因为可能要进行恶战,所以要稍稍冷静下来。

    然后,秦枭陷入了短暂的思考中。

    在进入神圣星域之后,他好像一直在变强,包括用元能模拟出的各种各样异能的强度也在提升。

    在用空间能力远距离抓人抓船这方面就很明显,曾经在暗星当雇佣兵的时候,即使是他也很难在无接触的情况下直接传送物体或者人。

    在圣域里,他的力量似乎发生了什么质变。

    如果想要弄清楚,或许还是需要寻找根源。

    他望向漫无边际的星空,感受着元能的存在,突兀地消失在原地。

    然后——

    他出现在另一个世界里,看着灰白的虚空和漆黑的宫殿,以及向远方延伸的巍峨森冷的建筑群落。

    魔人主君的领域。

    秦枭伫立漫长的阶梯上,环顾四周,发现向上和向下连通着不同的宫殿,他想了想直接向下走去。w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