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236n.co 后缀换成 co
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付心寒姚婉清 > 正文 第1665章 能力之大
    那五个那么厉害的武者都被吴兵轻轻松松的打成了残废,他们这些普通人在吴兵面前,那就是螳臂当车,上去只会是送死。

    郑明海嘶吼着:“你不能动我!你要是动了我,你也会死!”

    这时坐在椅子上的付心寒叫住了吴兵:“吴兵,先别杀他。”

    郑明海送了一口气,付心寒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朝着郑明海走去。

    郑明海见到付心寒走了过来,他警惕的盯着付心寒,然后说道:“姓付的,我警告你,你要是动了我,你也不会好过的。”

    “你哪里来的自信敢威胁我?”付心寒说道。

    “我也不怕告诉你,我哥的能量之大,远超你想象。”

    “那你告诉我,你哥是谁?说出来看看会不会把我吓死。”

    郑明海犹豫了半天,他低沉说道:“我哥是巡安局局长,黄武德。”

    “哦,是他啊。我和他认识。”付心寒说道。

    “你既然认识我哥,你就应该识趣点。叫你的手下不要难为我,让我离开。”

    付心寒看着郑明海,眼神带着戏谑。付心寒说道:“你放心,我的那位兄弟不会动你的。”

    郑明海以为付心寒是忌惮他哥黄武德,不敢动他。

    毕竟黄武德是巡安局局长,巡安局的能量很特殊也很恐怖。

    不过郑明海刚松了口气,他就听到付心寒说道:“我兄弟今天不会把你怎么样,但是今天要杀你的人,是我!”

    与此同时的黄武德,他还在来的路上。

    他不断的对着司机催促着,同时他拿出手机,打了弟弟郑明海。

    电话响了很久,终于通了。

    现在的郑明海,已经被付心寒逼的退到了墙角。

    郑明海拿着电话,他对着电话里喊着:“哥,快来救我啊,付心寒要杀我!”

    黄武德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对着电话急促喊道:“你把电话给付心寒,我来给他说!”

    郑明海把电话按了免提。

    黄武德通过郑明海的电话对付心寒说道:“付心寒,请你务必保持冷静。你先听我说,郑明海是我弟弟,你要是动了他,你应该知道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结果。”

    “黄局,你觉得你能把我怎么样?你们巡安局的实力我很清楚,自打明局退出之后,你们根本没什么拿得出手的牌。就你们现在巡安局的能耐,也配威胁我?”

    黄武德发现自己巡安局局长的身份不能起到作用,他立马对着电话继续说道:“付心寒,那你是华夏公民吧,你要是公开杀人,那你无论如何,也逃不了法律制裁!”

    “你现在又和我提法律,你弟弟干的那些事,你怎么不去管他呢?”

    “我弟干得事情,我会给你一个交代。但是现在,我要求你不要动我弟弟。”

    “对不住,你的弟弟的要求就算我能答应,那些被他害死的十条人命也不会答应。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违法的。”

    付心寒说完,直接手指按在了郑明海的手机上,结束了通话。

    刚才付心寒和黄武德通话,郑明海是听的清清楚楚。

    难道付心寒真是要杀自己?

    难道付心寒连自己哥哥的面子都不给了吗?

    这个人未免也太狂妄,太不计后果了吧?

    付心寒看向郑明海的眼神,此时已经变得严肃无情起来,郑明海从付心寒的眼神里看到了杀意。

    “你真的要杀我?”

    “不杀你,意难平!”

    郑明海被付心寒的杀意吓得忽然丢了所有的体面,他一下子跪在了付心寒的脚下。

    “付总,求你了,饶了我吧。我们其实说到底,没什么深仇大恨。你损伤的钱,我一分不差的全部补偿给你,只要你今天放我走,我什么事情都答应你。”

    付心寒看着有些‘可怜’的郑明海,付心寒说道:“你说的那些补偿,等你下了地狱,好好给那十个无辜的人补偿吧。”

    付心寒说完,他的手搭在了郑明海的肩膀上。

    此刻的天府酒楼大门口,一辆黑色轿车急刹车的停了下来,黄武德从车里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

    他朝着酒店狂奔了进去,酒店门口的服务员还在问:“先生,您找谁?”

    黄武德拉住一个服务员,他大喊道:“快告诉我,郑明海订的包间,在哪里?”

    “郑明海?好像没这个人。不过好像顶楼有个大老板,别人喊他什么郑总。”

    黄武德一把松开了那个服务员,然后冲进了电梯。

    电梯刚好停在一楼,不过此刻进来的人非常多,急的黄武德直接把其他人赶出了电梯。

    那些人见黄武德神情紧张,他们都不敢和黄武德这样情绪有些不正常人的纠结。

    黄武德一个人坐着电梯快速到了顶楼,当电梯门打开的瞬间,他就看到大厅里倒了一地的桌子椅子。

    黄武德往里面走了几步,他看到不远处郑明海和付心寒。

    郑明海被付心寒逼到了墙角,此刻付心寒的手正打在郑明海的肩膀上。

    黄武德以为付心寒要对郑明海动手,他大喊一声冲了过去。

    “付心寒,住手!”

    但是付心寒的手掌中那股内劲,已经拍入了郑明海的身体里。

    付心寒的内劲可刚可柔,这一股内劲,极为阴柔。

    郑明海此刻居然没有丝毫的感受。

    黄武德终于跑到了郑明海的身前,不过这时付心寒已经松开了搭在郑明海身上的手。

    黄武德望着眼前的弟弟郑明海,他不断询问着:“你没事吧?没事吧?”

    付心寒打入郑明海体内的阴柔内劲还没发作,郑明海自然不会感受身体有什么异常。

    郑明海望着忽然赶过来的哥哥,他说道:“哥,我没事。”

    郑明海见到哥哥黄武德,他心里惊恐的心情,终于平复了。有哥哥在,相信付心寒也不会再敢轻举妄动了。

    黄武德见弟弟没事,他这才惊魂未定的转过头看向付心寒。

    “付心寒,今天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付心寒说道:“好,就如你所说,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今后谁也不要再来烦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