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236n.co 后缀换成 co
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唐清懿南挚 > 正文 第543章 抵达
    老板娘见老板受伤,顿时怒从心来,对唐清懿怒道:“好你个不识好歹的小贱|人。”

    她不知从哪里取来了双刀,就要朝着唐清懿杀过去。

    唐清懿手术刀细长,却是敌不过老板娘的双刀,只能收了回去,而后抽了桌上的长剑。

    百里斥没有中药,拿起他那把镶嵌着宝石的长剑,剑锋凌厉,很快就将老板娘逼得步步紧退。

    百里斥还想再向前,却是突然觉得脑袋一晕,眼前|突然开始天旋地转,晕的他差点没吐出来。

    唐清懿上前扶住他,赶紧取了一颗药给他服下,问道:“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百里斥捂着胃部,只觉得眩晕感极为不适。

    而老板则是一脸冰冷的将燃尽了的烟随手一丢。

    唐清懿知道,就是方才那烟,所以百里斥才会这般。

    “幸好,我这里东西准备的齐全,不然的话,还真的要被你们反杀了。”老板娘被百里斥那一剑震得差点没一口血吐出来。

    现在即便是垂涎百里斥的美貌,却也还是想杀了他。

    “你们既然是夫妻,又为何这般?”男女各外各的,互不相干,偏偏在生死关头,又十分团结。

    老板娘闻言,许是觉得反正方才那些烟他们都吸进去了,没有多少力气,也就无所顾忌了。

    她看着老板的手,此刻正用手帕给他包扎着。

    “你懂什么。”老板娘一脸心疼,道:“我生来又胖又丑,只有我丈夫不嫌弃我,我也不嫌弃他,我们两个相依为命,只不过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他喜欢美人,我也喜欢俊俏的公子,这有什么错?”

    “下药,便是不对。”唐清懿面容冷漠,扶着百里斥的手,暗里已经备好了银针。

    银针被她淬了毒,瞅准时机,她就将手中的银针甩了出去。

    老板娘躲开后,却是没成想,那银针还朝着她丈夫那里去了。

    她丈夫并不会武功,这银针要是有什么,还不是死路一条?

    老板娘帮老板将银针打落,而老板那里,也已经朝着她甩出了一只飞刀。

    唐清懿脚下还软着没有力气,看着飞来的飞刀,她只交集为什么药效还没起来。

    “哈哈哈,这飞刀上头我都是泡了毒的。”

    百里斥闻言,面色微动,浑身已经恢复了不少,时间来不及,他也只能挡在唐清懿前面。

    飞刀直接插|进后腰。

    唐清懿一时有些惊慌,“百里斥,你怎么样了?”

    百里斥忍痛起身,想要杀了他们,只是老板娘窜得快,已经拉着老伴跑了

    百里斥大口的喘着气,汗湿|了后襟。

    此刻药效起来,唐清懿终于能起身,将解药一一给李虎他们分发了,才去看百里斥的伤势。

    那飞刀上是有毒,不过也不是什么太厉害的毒,就是伤口愈合要些时日。

    唐清懿把飞刀给拔了下来,道:“最近注意,别太弯腰,需要弯腰做的,可以叫我。”

    百里斥一脸古怪的看着她,摆了摆手,道:“不必,我一个男子,不需要。”

    唐清懿知道自己这个样子有点狗腿,谁让百里斥救了她呢。

    “什么不需要,你现在就是一个病患。”唐清懿不乐意听他的话,道:“你骑马的时候也小心些。”

    “哎呀,哪里有这么严重,咱们休息一会儿就走吧。”

    唐清懿只能路上多看着他点。

    走之前,她将栈里能吃的都给拿走了,反正也不打算太赶,多拿点,走的慢些也无所谓了。

    等到了边关的城池,唐清懿方一站在城门口,就瞧见上头站着季思生,他的身边还有一位姑娘。

    她喊道:“季思生,魏小姐。”

    季思生听到唐清懿的声音,朝下看,果真是唐清懿,身边还有军机处的人。

    “大小姐!”

    季思生也不管下面大门是否开了,而是直接飞身|下去。

    “你怎么来了?”季思生见她身上还有血迹,皱眉问道:“怎么了?衣服上怎么会有血?”

    唐清懿不想季思生担心,赶紧指着百里斥说道:“不是我。是他的。”

    季思生瞧见百里斥衣裳的血更多,担心问道:“你们这一路上遇到什么危险了?”

    “是遇到危险了。”唐清懿还觉得有些丢人,道:“我判断失误了,外加一时糟了算计。”

    “你来这里做什么?你来边关,小世子怎么办?”季思生实在是慌乱了,问的话说的都不在一个事情上。

    唐清懿道:“没事,我没事,倒也算是有惊无险,还是先上去吧。”

    一众人上了城楼,季思生才想要听唐清懿细细讲起路上的事情经过。

    唐清懿一一说了个清楚,季思生闻言,道:“属下和王爷也遇到了,不过许是我们人多,所以他们才没敢下手。”

    “早知道我也多带些人了。”唐清懿一时有些后悔,原本带的少些,觉得方便,也能让皇帝放心,没想到给自己找罪受。

    魏云在一旁看着,心中五味杂粮。

    这些日子,她对他如何关心,他始终都是疏离有礼,可见到唐清懿后,一开始瞧见她来了的惊喜和后来的担心,突然整个人就变得鲜活了起来。

    魏夫人也知道自己女儿的心思,尤其是在人家走后,还念念不忘,后来人家来了,还以为是给自己的机会,可季思生却是根本从未把心思放在她身上。

    她也只能去拍拍魏云的手,以视作安抚。

    唐清懿没瞧见南挚,问道:“南挚呢?”

    “王爷在城内,给大家分发褪麻疹的水。”

    唐清懿猜测应该是她走之前给他的,她道:“医治麻疹的药我已经带来了,现在就就可以拿去给大家吃了。”

    唐清懿假装去马上拿药,实则是把空间里的药给转移在了包袱内。

    季思生瞧见一包袱都是药,笑道:“这些就够了。”

    唐清懿将药都给他,道:“现在就去给他们吃吧,不能再耽搁了。”

    季思生陪着唐清懿一起去发药。

    魏云犹豫半响,还是跟了上去。

    其他人由着魏夫人安排休息,百里斥不想在房间里躺着,也跟了出去。

    魏夫人在后头喊着,“百里将军,南王妃说要您好好休息呢。”

    他浑然不听。